阿雅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捉妖志 > 章节目录 二十三、祸因我起


    “那后来她遭遇了什么?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看了看这浩荡奔去的安河,缓缓的讲。

    “后来…..她遇见了你。”

    “遇见我?她确实是遇见过我。”

    “你还杀了她的孩子。”他说这句话带着批判的眼光。

    是了,我曾经遇到过她,真的是很多年以前,那时我才到阴月山,刚习得一些法术。一日一个粗麻布衣的男子上山来找寒胤,他脸上带着焦急愤恨之色,恶狠狠的说着这些天山下村民的遭遇。我认得他,他是山脚镇上由记当铺的老板,我曾在他那里典当过我从幻梦之境带来,但对我毫无用处的梦之花,他也上过阴月山,求玫瑰酒。

    寒胤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他说,山下出现专吃婴孩怪物的妖,我必须担负起捉妖师的名称与职责。

    我相信我可以做得很好,事实是,我真的做得很好。在下山的第三天我就在一条充满破败气味的逼仄巷子里遇到了那个专吃婴孩的妖。她的唇是艳艳的红色,婴儿血的红,肤色白皙,实是绝世美人。然而她在干着令人发指的事,婴儿的残骸还在她的手里没有生命的扭动,脸上的血顺着她的手掌滴落地面,画出艳艳红色,她的嘴唇的红色,这一抹红一直蜿蜒到夕阳。

    我下山之时寒胤给了我三道符咒,说是火符,在必要的时候它可以将敌人焚裂。所以这件事解决起来并不难,我只肖稍稍念动咒语,她诡媚的念就会在火焰下化为灰烬。但是事实比我想象的复杂些,在我准备将她送入幽冥地狱时,出现了她的同党,一个看起来一样美丽的妇人,只是在细看下还是能看到她眼角爬上的罪恶细纹。看来她才入这行不久,容颜还未来得及还春。

    她几乎是闯进来的,手中抱着的婴儿不住啼哭,身上衣衫褴褛,在看清巷子里的形式之后,转身撒腿呕吐,怀中的婴儿被颠簸啼哭。可恶!对于这种事情简直难以容忍!

    她眼中充满恐惧,或是诡计被撞破的尴尬。我也顾不得,救小孩要紧,在将她逼到巷子角落再无法行动之后,运起灵力,用这股力隔着空气将小孩吸过来,类似隔空吸物之法。她似是没有反抗能力,小孩被吸得轻而易举。奈何在半空中,婴孩还没到我手里之时,被先前在巷子里的食婴妖半空夺了去。此时我也被激怒了,莫说此时发生在我眼皮底下,就算是一般人对于孩子之事也不讲道理一些。也不管被逼到角落她的同伙,就直接丢了火符,向她念咒。终于,世界回归平静。再,撕心裂肺的嚎叫,是她,食婴妖的同伙,她死命往火里窜,可是她挤不进去。她是人!我的判断失了误!

    我拖着疲惫的山顶,回到阴月山。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不凭自己的意气用事,这件事也一直成了我心头的疤,一想起就会觉得愧疚。可是那时慈面菩萨的样子跟现在全然不同,我全想不到她就是那个孩子的母亲,当初被我错伤的妇人。但是十多年之后,东海一个女子扬言要追杀我,不死不休。至此,我再次跟慈面菩萨见面。

    “她的孩子被你杀害之后,她就去了东海拜东海疯怪为师。”

    “为何不回西海?”

    东海疯怪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一个疯一个怪,其武功亦正亦邪,但是所用招式阴毒龌龊无比。最重要的是,东海疯怪与西海无念神尼向来不和,彼此帮派之间也进行过多次挑战。

    “因为那时候无念神尼一派,已经被东海疯怪一派灭了。”

    !!!

    这便是她去拜东海疯怪为师的原因!她需要足够的力量来复仇,她要报复,她要致我于死地,为此她竟然拜杀母仇人为师!这是需要多大的耐力?!以江湖道义,就算只是简单的师徒,当自己一派被灭,也断然不会在仇人门下学艺。

    “她在东海所受的苦是你想不到的。”

    他眼色有些黯然,也有些怜惜,这样一个女子本该让人心疼。

    可是,人总是太容易失去疼爱别人的能力,最后最后也造就了这样一出令人叹息的悲剧。

    “所以以后她也容不得婴孩落入她眼里”

    这一切都像轮回,先是被自己的丈夫设计,失去两个孩子,后又因为我,连唯一的希望也没保住。现在她又开始去害别人的孩子,让别人恨。

    “是我对不起她。”

    “没有谁对不起谁,天行有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

    “我们现在怎么过去?”

    怎么说都是空谈,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渡过安河,才能将一切解决。

    安河水依然盲目无知的流动,也许是心里作用,偶尔还能闻到尸臭。荒野里没有一颗小草,奇异的黑色的河水诱惑着人一去不返。唐归命往河里丢了一块石头,没有弧线,自由落体,激起一阵回响。回响和着风的呜咽,上演人间真实的修罗场,那些亡魂仿佛就在眼前,掐着你的脖子,告诉你他死时多痛苦,还伸出舌头,在你身上舔舐。

    我打了个寒噤,唐归命绕着安河河岸踱步。

    “将掌柜的那块毯子拿出来。”

    他环视一圈之后说出这句话。

    毯子似乎是普通的毯子,还能看出不小心泼洒在上面的茶迹。

    “把它折成花的形状。”

    “…….”

    万分怀疑他是故意的,毕竟在幻梦之境与信安宫,我都没学习过剪纸折花的工艺,这活要是交给可可或许还能得到满意的作品,给我真是大难了。

    “你不会不会吧?”

    他质疑的看着我,露出简直难以置信的表情,,手下却已经将毯子接过,开始忙活起来。

    “这有什么用?”天河弱水,莫说毯子,连毯子上的细线都飞不过。

    “自然有用。”

    他说完这句就再没有说话,我也认真的端详起对面的老宅。虽已腐朽,但并不算太破旧,当初那个要卖这家大宅的小子肯定是被慈面菩萨做鬼逼疯的。她对这里的感情这么深。也不知现在她在里面干嘛。

    “好了。”再我发呆时,唐归命已经麻利的完成了他的成果,有点搞笑,这哪是花?简直就是一团肉卷,旁边没扎牢的毛边软嗒嗒的垂下地下。这样的技术,居然也质疑我!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被他一记白眼。他手一指,示意我跟他向河岸西边走过去。

    难道凭着这莫名其妙被编成肉卷花的毯子向西就能过河?

    喜欢捉妖志请大家收藏:捉妖志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