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捉妖志 > 章节目录 二十二、安河往事


    暮色四合,雀子归巢。

    “她跟那里有联系?”

    “有。”

    “你怎么会这么了解她?”

    “我不仅了解她,我也了解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甚至连看我一眼也无。夕阳将他的背影拉的很长,确实是一个琢磨不透的战士。他不说,我也就不再问。

    这一路很长,比去皇宫长。

    一路上也没多少人,走得到是宽敞。大约是越入黄昏,小吏便出来游荡,街上也不能再有闲人,倒腾出位置来让我俩横行。

    不过他显然不这么想,身体始终绷直,一直保持在准备战斗状态,给人一种压迫感。

    “有敌人?”

    我会这样问并不是感受到周围有特别灵力或杀气,只是他的姿势让人实在放心不得。

    “没有。”

    “你这样到那里会累死。”

    “我难道这样不得?”

    “不是。”

    ““朝菌不知朔,我们随时都会死。”

    “但不会是现在死。”这一句话是我接上去的。他没有说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未知的命运,纵是不剥夺你的性命,但到底它会给你怎样的苦难确是未可知的,他也无从猜测。没有任何人能细致的测出天命,否则它会跟你开各种各样的玩笑。

    他没有搭理我,只向着他在宫里指出的那个方向前进。

    那是片开阔地域,却很荒凉,偶尔有风刮过,带动一声呜咽。前面流淌着一条宽河,河中间被围出一块岛,仔细一看却是座荒宅,房梁已经朽败倾斜,好似一阵呜咽刮过就会倾塌。大门还能依稀辨认出样子,现在虽已腐朽,但从占地方圆,很容易看出这里以前是一座大宅邸。

    “这就是安河?”

    这里居然是安河,那这传说中的杀人凶地。

    “没错。”他面色凝重的答道。

    “你在害怕?”

    “这条河这样宽了。”

    他似乎以前来过,所以才说出这句话。

    “你到过这里?”

    “到过。”“很多年前。”他说完又补充道。

    “这条河虽宽,但御剑还是能过去的。”

    “过不去。”

    “??”

    “这里的水是天河弱水。”

    “天河弱水?”

    天河弱水,鸿毛不浮,飞鸟难过。

    “你说这里的水是弱水?”我再问了一遍,以确认这个事实。

    “想不到这些年她杀人这么厉害。”她指的是慈面菩萨,只是杀人跟这条河有什么关系呢?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安河之水可以驻颜,你听说过吧?”

    “嗯。”

    “那并不是梦的结晶,而是婴孩的尸骨沉积而成。当年慈面菩萨就是这里的姨太太。”

    我震了一惊,并没有打断他.

    “那还是六七十年前,她本是西海无念神尼座下弟子。当年无念神尼也是为情所伤,剃度出家。但她早已超脱,并不反对座下弟子谈恋爱。但有一个条件,嫁为**后,便要将在本门修习的法术剃除干净,断了仙筋,永做凡人。是以,虽然无念神尼对恋爱之事不加阻止,却也很少有弟子愿意放弃自己的修行,跟一个凡人私奔。”

    “但慈面菩萨这样做了?”

    “没错,那时她还十七八岁,正当青春韶华,遇见风华男子自当有所倾心。所以当在西海边看到从长安出来的翩翩公子也就一目倾心了。”

    “后来她就跟他走了?”这样实在太过草率。

    “没有,她虽是情窦已开,但并不是会被感情冲昏的人,她也深知自己这些年练功修气的不易,所以一直将这份感情压在心底,直到那个公子走了,她也没有对他表露心迹,甚至从始至终都没让他看自己一眼。”

    “可是最后她还是嫁给了他。”

    “嗯。在三年后,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忘了他,但当他再次出现在西海才发现一切只是徒劳。这一次来,他是奉命来寻一颗蛟珠,给皇帝治病。蛟珠乃是她无念神尼一派的震派之宝,平时虽只有无念神尼可以接触,但在每月十日之时会举行一个祭珠仪式,杀了蝴蝶鱼,来祭祀宝珠,来保证西海神尼一派永世安定。那一天所有的弟子都要来参拜祈福。”

    “所以她在十日那天把蛟珠偷了?”

    “没有。”

    “??”

    “她深知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在那么多师姐妹下把蛟珠夺过来,何况还有她们的师傅在那。”

    “那后来她是怎么跟那个公子走了呢?”

    “逃出西海?”

    “逃出西海。她自知根本没有可能得到蛟珠,所以在趁大家都去祭祀典礼的时候,她从西海逃了出来。”

    “可是她也并不能帮他完成皇帝的命令。”

    “能。”

    “慈面菩萨在无念神尼那里修习了一门封行术封行术,此种法术可以令人起死回生,但也是大忌,因为一旦运用此种法术,自己所修练的其他法术就会毁于一旦。无念神尼也并未教她的弟子此术,可能是她偷练功谱,修行过来的。”

    “可是她怎么会有功谱的?”

    “相传无念神尼入佛门前就收她为弟子了,你说呢?”

    “那她知道么?”

    “她不可能知道,因为在那之前无念神尼已经把知道的人都杀了。”

    “也是孽债啊。女儿跟母亲要走同样的老路。”

    “嗯。”

    “后面她功力废了就嫁给了那个公子?”

    “没错,但是他家里是有妻室的,悍妒,将开始失去功力遭尽**,后来公子变成员外,心疼她,就在安河买了块地,将她迁到这里。”

    “那后来的满门屠杀是怎么回事?”

    “唉~~”他谈了口气,似要压压自己的情绪,半响才开口说:“就是员外杀的。”

    “员外杀的?”说什么我也不相信,当初的患难之情,最后却只剩一场屠戮。

    可是唐归命接下来的话证明了他说的是事实。

    “刚开始他们在安河的日子也算是琴瑟和谐。但色衰爱弛,喜欢新鲜是每个男人的通病,他自然也不例外。”

    “那也不至于就要将她杀了。”

    “没错,可是若听得吃了婴孩的肉可以长生就不一定了。”

    “你是说…….?”

    “没错。那时候慈面菩萨已为他育了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孩子尚在腹中。他也不知是从那听来的谣言,说吃了有仙骨的婴孩肉,可以长生,自己又才得了稚嫩新欢,自然希望能够永葆韶华,自然的也就把注意打到了自己两个孩子身上。”

    “虎毒尚不食子,想不到他如此狠。但当时慈面菩萨已经失去灵力,算不得有仙骨了吧。”

    “她是没了仙骨,可是她的孩子有。就像你们唐藏觉罗杨家,祖先虽被贬为捉妖师,但你们体内一直流着蛟龙的血。”

    “嗯。”

    “当时慈面菩萨虽没了灵力,但起码的感知还是有的,她也隐隐约约感到有些恐惧,又不知道这恐惧在哪里。知道她撞破员外居然诱拐着自己的儿子去北南房。北南房是这座宅子烹饪的地方,君子远庖厨,平时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许自己两个儿子去厨房的。所以她跟踪,居然发现南北方正中赫然立着一口大锅,里面的水滚得精透,一沾着酒会被化为血水,渣都不剩。这样的汤最有营养。”

    “她撞破之后就跟他翻了脸,所以他恼羞成怒就连着他一块杀了?”

    “没有。她撞破之后并没有戳穿,而是反复骗自己这是假的。但员外已经忍受不下去了,看着她日渐老去的容颜,索性摊了牌,告诉她自己在外面已经有了如花小妾,自己需要有仙骨的婴孩肉来保持年轻。”

    “然后呢?”

    “慈面菩萨还是忍着,请求他不要离开自己。”

    “想不到慈面菩萨也如此痴心。”

    “这也是她现在容不得时间有情人的原因。”

    “可是最后为什么连全家都被杀了?”

    “被杀的并不是全家,只不过是府上的家仆而已。慈面菩萨看挽留员外不过,最后也是心灰意冷,只盼望好好保护两个孩子,谁知道她那员外贼心不死,看得不到竟动了祸害全府的杀机。那天慈面菩萨搂着两个孩子正在午睡,忽听得惨叫声,跑出去看全府上下竟被鲜血布满,她马上跑回去看孩子,哪里还见人影,身后倒是有个高大的男人,身穿夜行装,遮了脸。照着她身上就劈。慈面菩萨心也一死,也就没躲,就迎着刀刃,扬起头来,让自己也随着孩子去。谁知道那黑衣人突然收了刀,看也不看,就跳墙离开了。”

    “那后来她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喜欢捉妖志请大家收藏:捉妖志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