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捉妖志 > 章节目录 十三、死劫


    死劫

    慈面菩萨也没有过多的纠缠,她知道,就算占了上风,对她自己也没有利。

    拟衡把我送回客栈,缓慢而稳重的步伐,踏得掷地有声。李未来跟在后面,用手捂着胸口,抵挡蜥蛊的发作。一段一段的颠簸,我又听到月寒的萧瑟之声,她的声音很低,在为我鸣唱。

    在这鬼魅嗓音里,我的身体越来越轻,仿佛自己已不是杨光光。那个叫杨光光的女子还安然的在阴月山,紫发碧眼,俯首听寒胤古老晦涩的教诲。他对她说:空气中的浮尘是信安宫的戾气,信安宫迟早会覆灭。

    她一次一次从这谶言中惊醒,看到他在旁边酿酒,心无旁骛,目光高而遥远。然后她又在酒坊安然睡下。直到第二天天明,被清新的山气唤醒。

    她试图介入他的生活,却被拒之门外,求而不得。她跟他都是鲜活的兽类,不需要彼此温暖。关系不用依偎来证明。

    所以她一次一次看着他望向远方的眼睛,那眼睛里没有她。她试图以离开来逼认她存在的事实。她却没有寻找,最后她缴械回巢,彼此对此事只字不提。她在那一刻便知道,她永远追不上她。永远。

    她也看见自己与月寒戏耍的日子,那时候月寒还是幼童的样子,她不是一只鸟。她们在昏黄的落日偷偷潜到幻梦之境的赤色湖。在那里看血一样的落日沉进血一样的湖水里,有骨骼撕裂的激情。残忍卑鄙迸发。他们偷偷的潜进赤色湖对那严实的秘密一探究竟。然后月寒的肉体烧毁,恶毒的咒语将她的灵魂封锁在紫翎那无用的身体内,日日歌唱。高兴时歌唱,悲伤时歌唱,我受伤时歌唱,她要随时提醒那个带她偷入危险女子的罪孽。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是不能心安了。

    可就是一瞬间,她又看到另一个紫发碧眼女子的脸庞。她唤她阿娘,她的容貌就是从她这里继承。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告诉她:光光,我生下你,犯下罪恶。可是我一点都不后悔。你以后也会像我,在罪恶的道路上前行。你不要怕那些虚幻的影子,他们不过是阻挡你的假面。你是我的女儿,你会赢。你要为自己活着,也不要因为是我女儿。

    光光,你要记住,你永远是你一个人的,其他人奈何不了你。你有你的使命,你不准允许自己死。

    那个女人轻轻抚摸杨光光的脸颊,直到将她抚醒。

    “你醒了?”

    “嗯。”

    拟衡的脸浸润在夜色里,皎洁着发蓝的透。

    “谢谢。”

    “不要谢我,我只是不想你被那样整死。”

    英雄惜英雄,谁说仇人就不可以为对方救回对方一条性命?一个好的对手是,他要赢就赢得光明正大。我或许该感谢我遇上了一个可以称得上英雄的对手。

    “未来呢?”

    “他中了蜥蜴蛊,不能下床,掌柜给他寻药去了。”

    我没有再多问什么,能保下命,就无需多言。

    他也看出了我的我的干脆,也了解这份干脆。他也没多说什么,简单提醒要注意慈面菩萨的话,说,不希望我死在别人手里。就依旧迈着他那沉稳却踏破山河的步子往皇宫去了。

    这次这一劫是躲不过了。

    翌日天刚破晓就又听到楼上传来的骨笛声,那声音跟它的材质一样,深深的,响得人头皮发麻。小二不紧不慢的坐在客栈的椅子上,等待客人的到来。

    掌柜那块打盹之地空缺,那个老人不知去向。拟衡昨夜告诉我,他是帮未来寻药去了。他这一去,未来的生死便担在他手上,我中了蚀气化神粉,无力援助。

    小二看到我出来对我到招呼,告诉我他口中的硬汉,李未来的情景。

    李未来从从昨夜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清醒。一边忍受疼痛的折磨,一边呼唤我的名字。

    伤口处触目惊心,刚包扎好,又因他在梦中的动弹,撕裂开来。好多血,流出的血将整个前胸都映得鲜红。乍一看就如一句被爬齿犁垦过的荒地,凸的冒出血来,散发恶臭,令人作呕。

    天下开始动荡起来,叛逆基因潜滋暗长。

    那个体型肥胖的男子,跳了一只胡舞,执意要认杨玉环做干娘。年纪轻轻的干娘,同样爱舞。李隆基理所当然的收了个干儿子。

    唐朝诗风进入鼎盛,那个来自碎叶的高傲男子,也循着酒香,被聘入宫。风云变幻,爱恨莫测。

    动荡的气息,让虽然身在病床上的我兴奋良久。

    掌柜是傍晚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衣服已经被划破,身上带了湿漉漉的山林气息。背上的竹篓空空荡荡,只有几株丑陋的小草蔫蔫的耷拉在竹篓底。

    但是这样就够了。

    “这个草是地仙养的神兽响蛇的蛇蜕所化,能够克制剧蛊,但是要全部祛除,恐怕是有点麻烦了。”

    “前辈,那他这个蛊要怎样才能去除得掉呢?”

    “没办法,解铃还需系铃人。谁下的,谁来解。”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用花灵的花蕊入药,而且是化毁时没有恐惧的花灵。”“这位李公子是山灵,只有这个办法能够保他周全。”

    这个办法……几乎也无可能,,这些方法似乎都昭示着未来的死亡。因为办不到。

    在我懊恼的时候,李未来艰难的翻了个身,欲将身子蜷缩在一起,但随着胸口肌肉的疼痛又将身体摆直。床板被这样的翻动弄得嘎嘎作响。这种痛,我懂。

    九岁那年,我还小,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女娃,没有长头发,也没有现在的灵力。有次我们的天敌,在破梦之刃里生活的那帮妖怪闯到幻梦之境。境内上下守护森严,我却在那时不知被哪里冒出来的叛徒,进献给破梦之刃的妖怪。

    不过他们不相信我就是唐藏觉罗杨家的传人。我太丑!而且没有标志性的紫色头发,我的眼睛也不碧绿。一个太平凡的小孩。然后,那个叛徒被杀了,我成了个无缘无故的受害者,受尽他们的恐吓,并一再被认证到底是不是唐藏觉罗家的传人。

    这样的辨认持续了四五天,最后他们放弃,在我身体埋下剧蛊。然后将我放行。我已威胁不到他们。不管我是唐藏觉罗杨家的传人,还是只是一个柔弱小卒,我都无法在继续生存下去。我会在弦月之时剧痛无比,蝉食同类。再在大家怨恨的目光下,体肉腐烂,尸骨无存。无法获救。

    那一次我被关在天笼三天三夜,长辈东奔西走,望我获救,保全族周全。

    也是在那一次,我体会到了被亲人放弃的滋味。三伯父,那个帅气且风流的男子,到处散布谣言,说我将变成厉尸,血洗捉妖界。

    那时我就呆在那个冰冷的铁笼里,看他们对我心灰意冷。听他们欣喜的埋怨。其实,那时我不过是一个还没有灵力的小孩子,无法危及他们的安危。他们却要将我置于死地。

    全族上下都在为屠杀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小女孩,做准备。只有我的母亲无动于衷。她知道我不会死,就算别人死了,我也不会死。

    我就这样活了下下来。吸食为末新晴姑姑的血,抑制体内躁动。

    直到将姑姑榨干,我才得摆脱蛊毒。

    我深刻理解未来现在的痛苦与争扎。

    我深深的望着他,看他在床上痉挛。

    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我强烈的眼神。

    “雅卡,我不会死的。”

    “我不会让你死。”

    “我不会让雅卡以外的人将我杀死。不然我不甘心。”他的眸子变得寒冰般清冽,身子蜷缩在一起,回复我们尚在母体的形状。由于剧痛,他不断地用头顶着榻,头皮已被蹭去一块,身上开裂。像孩子,还未成形就强行被从母体拿出的孩子。

    喜欢捉妖志请大家收藏:捉妖志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