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经典网文 > 华盖集续编的续编 > 第五章
    所谓"思想界先驱者"鲁迅启事《新女性》(2)八月号登有"狂飙社(3)广告",说:"狂飙运动的开始远在二年之前......去年春天本社同人与思想界先驱者鲁迅及少数最进步的青年文学家合办《莽原》......兹为大规模地进行我们的工作起见于北京出版之《乌合》《未名》《莽原》《弦上》(4)四种出版物外特在上海筹办《狂飙丛书》及一篇幅较大之刊物"云云。我在北京编辑《莽原》,《乌合丛书》,《未名丛刊》三种出版物,所用稿件,皆系以个人名义送来;对于狂飙运动,向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如何运动,运动什么。今忽混称"合办",实出意外;不敢掠美,特此声明。又,前因有人不明真相,或则假借虚名,加我纸冠,已非一次,业经先有陈源在《现代评论》上,近有长虹在《狂飙》上,叠加嘲骂,而狂飙社一面又锡以第三顶"纸糊的假冠"(5),真是头少帽多,欺人害己,虽"世故的老人"(6),亦身心之交病矣。只得又来特此声明:我也不是"思想界先驱者"即英文forerunner之译名。此等名号,乃是他人暗中所加,别有作用,本人事前并不知情,事后亦未尝高兴。倘见者因此受愚,概与本人无涉。

    注释:(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十日《莽原》半月刊第二十三期,又同时发表于《语丝》、《北新》、《新女性》等期刊。

    (2)《新女性》月刊,妇女问题研究会编辑,一九二六年一月一日创刊,上海开明书店发行。

    (3)狂飙社高长虹、向培良等所组织的一个文学团体。一九二四年十一月,曾在北京《国风日报》上出过《狂飙》周刊,至十七期停止;一九二六年十月,又在上海光华书局出版;并编印《狂飙丛书》。

    (4)《乌合》《未名》即《乌合丛书》和《未名丛刊》,是鲁迅在北京编辑的两套丛书;《乌合》专收创作,《未名》专收译本。《弦上》,是狂飙社在北京编印的一种周刊。

    (5)第三顶"纸糊的假冠"指狂飙社广告所加于鲁迅的"思想界先驱者"的称号。这里说"第三顶",是因为在这以前已有人称鲁迅为"思想界的权威者"和"青年叛徒的领袖"。

    (6)"世故的老人"高长虹在《狂飙》第五期(一九二六年十一月)发表的《1925北京出版界形势指掌图》内曾毁谤鲁迅为"世故老人";对于鲁迅在女师大事件中反对章士钊的斗争,又加以嘲骂说,在"实际的反抗者(暗指女师大学生)从哭声中被迫出校后......鲁迅遂戴其纸糊的权威者的假冠入于心身交病之状况矣!"厦门通信(三)小峰兄:二十七日寄出稿子两篇,(2)想已到。其实这一类东西,本来也可做可不做,但是一则因为这里有几个少年希望我耍几下,二则正苦于没有文章做,所以便写了几张,寄上了。本地也有人要我做一点批评厦门的文字,然而至今一句也没有做,言语不通,又不知各种底细,从何说起。例如这里的报纸上,先前连日闹着"黄仲训霸占公地"(3)的笔墨官司,我至今终于不知道黄仲训何人,曲折怎样,如果竟来批评,岂不要笑断真的批评家的肚肠。但别人批评,我是不妨害的。以为我不准别人批评者,诬也;(4)我岂有这么大的权力。不过倘要我做编辑,那么,我以为不行的东西便不登,我委实不大愿意做一个莫名其妙的什么运动的傀儡。(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