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别对我克制 > chapter 16
    16

    苏栖没想到会在这见到沈闻。

    沈闻是业内著名的独立设计师,在意大利米兰开设服装方面的课程。

    一年前在意大利,苏栖上过他的专业课,受益良多。后来她回国,就再没跟他见过面。

    “沈老师。”苏栖怔怔地开口,面上带着诧异,“你怎么会在这?”

    沈闻谦和内敛,看着许久未见的苏栖,眸内也闪过一丝复杂情绪。

    “听说有个学生的工作室在这边,就想着过来看看,没想到一来就碰上。”

    苏栖知道沈闻口中的学生是指自己,就笑了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两天。”

    沈闻回答着,欲言又止,找了个话题:“对了,今天在cosday的封面上看到你的作品了。”

    cosday——

    一提这个,苏栖就想起自己和傅时津的约,她忙说:“不好意思沈老师,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办,下回有机会再聊——”

    苏栖要投身进雨幕中,沈闻赶紧给她撑着伞,并叫住她:“雨这么大,你去哪,我送你过去。”

    苏栖看一眼前面不远停着的车,就说:“我去前面开车。”

    “我送你。”

    “……谢谢。”

    沈闻给苏栖撑着伞,两人并肩一起走进雨里。

    从远处看,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

    一直停在另一个方向的那辆车,引擎声微响,沿着这条道路,笔直离去,直至消失在这雨夜中。

    苏栖用最快的速度开车到jass wll。

    餐厅门口有专人帮她泊车,她一下车就拎着纸袋往餐厅里面走。

    虽然起先有撑伞,但苏栖的头发还是沾上不少雨丝,裙摆也湿了,和餐厅里这一群打扮精致、坐着优雅使用刀叉的男男女女相比,略显狼狈。

    苏栖的目光在餐厅里面搜寻了一大圈,没找到傅时津的身影后,抓着身旁经过的服务生问:“你好,请问晚上有一位姓傅的先生订位吗?”

    服务生不大清楚,把苏栖领到前台那边。

    前台工作人员帮她查了一下,说:“是有一位傅先生订了六点的位置,不过他在这等了一会,不久前刚刚离去。”

    “他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大概有二十分钟了。”

    二十分钟……

    苏栖看一眼现在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如果说傅时津六点准时到这,二十分钟前刚离开,那按现在时间算,他就等于是一个人在这等了近一小时。

    最后因为没等到人,所以走了——

    “小姐,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工作人员客气礼貌地问。

    苏栖心底不知为何涌上一阵怅然,摇摇头:“没了,谢谢。”

    离开餐厅回到车里,苏栖把纸袋放到副驾上,对着方向盘发了会呆。

    随后,她拿出手机点开下午那条短信,按短信上面的号码拨号过去。

    冷漠的嘟嘟声响了好久,电话终于被接通。

    沉寂冰凉的男声响起在苏栖耳畔:“喂。”

    苏栖咬了下唇,试探性地问:“傅时津?”

    电话那端停顿一会,随后是冷冰冰的一个字:“嗯。”

    苏栖有些抱歉:“那个……我今天有点事,所以迟到了,我不是故意的。”

    傅时津没出声。

    苏栖:“我刚刚到餐厅,服务员说你已经走了。你回家了吗?”

    傅时津:“没有。”

    苏栖本想问傅时津现在在哪,可却感觉这样好像怪怪的,毕竟她从来都没问过他的行程。

    正当犹豫间,傅时津冰凉凉地问:“还有事吗?”

    “……没了。”

    “好。”

    简洁有力的一个“好”后,电话挂断。

    苏栖对着嘟嘟嘟的忙音,怔愣地眨眼。

    傅时津这男人……不会是不高兴了吧?

    是因为她迟到,所以他生气了?

    他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不过苏栖也知道晚上确实是她做的不对,主动约他吃饭,却害他一个人在这干等。

    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把西服做好送他,她也不会忘了时间啊……

    苏栖叹气,实在拿不准傅时津现在什么想法,想着还是早点回家,把西服给他。

    说不定他收到西服,就能原谅她晚上让他干等一小时的无心之失了。

    -

    深夜,暴雨未歇。

    海城一家高档娱乐会馆。

    几个关系不错的公子哥聚在一块,手上捏着牌,身旁都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贴着。

    傅时津坐在沙发最里面,全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纵然有女人想靠近,也会被这气息吓退。

    他冷言旁观这一群朋友打牌,手中剔透的方形酒杯也渐渐见底。

    一个女人抓准时机,想凑过来替他倒酒,却被他鹰潭般的眼眸吓退。

    身旁的好友周嘉汶注意到,就丢下几张牌,喊了个“3个6”,然后调侃傅时津:“你怎么回事,都把我们小妹妹吓到了。”

    傅时津不言。

    周嘉汶笑问:“平时那么忙都不肯跟我们出来,今天怎么想到出来玩了?看你这样子,心情不好吧?”

    傅时津略烦躁地扯了下领带,皱眉道:“打你的牌。”

    周嘉汶一猜一个准,就劝:“既然都出来了,就别想那些烦心事。你说你有钱又有脸,想玩什么不行,晚上尽管尽兴,我买单。”

    他又加一句:“你就是想玩女人,我也帮你买单。”

    傅时津晃着酒杯底下最后一点酒,说:“我没那种兴趣。”

    周嘉汶跟傅时津从学生时期就走得近,关系很好。他想起以前一些事,不免笑着说:“怎么,怕家里那位不高兴?也不是我说你,我们所有人都不明白,你怎么就忽然结婚了。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咱们学校一个小学妹来着,还为了她连续三年回学校当优秀毕业生代表演讲。”

    这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再次被周嘉汶提起,浮现在傅时津脑海里的,是九月未尽的余晖暖阳,和被光线笼罩着的那个穿着校服的女孩。

    张扬,青春,肆意。

    傅时津觉得有些胸闷。

    很多情绪被勾出来,浸在心头,丝丝麻麻的疼。

    在傅时津跟朋友聚会的时候,已经在家里等了好久的苏栖困得眼皮直打架。

    马上就要睡着时,她强打起精神,用力拍了拍脸。

    都已经凌晨了,傅时津怎么还没回来……

    苏栖点亮手机屏幕,等屏幕暗了,她又戳手指点亮。

    反复了好几遍后,她郁闷地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拿被子蒙住头。

    不等了,大半夜的还不回来,她才不要当眼巴巴等老公回家的那种女人!!!

    睡觉!!!

    苏栖心怀闷气地闭眼,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没多久,门边传来动静。

    随着开门关门的声音,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浓烈的烟酒味弥漫在整个卧房里。

    苏栖从被窝里钻出来,在床上坐好后,伸手点亮壁灯。

    昏黄橙色的灯光下,刚回来的傅时津冷硬着一张脸,面庞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喝酒了?”

    苏栖微微皱着眉头,问。

    不过不用问她也知道,这么浓的酒味,傅时津估计是喝了不少的。

    傅时津没有回答她。他随手扯开领带,目光一直紧紧盯着苏栖,眸色暗沉。

    苏栖被傅时津这样看着,生出几丝茫然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这样盯着她?

    是想为晚上的事秋后算账吗?

    苏栖想想,觉得自己还是得当面道歉,是她做的不对。

    “那个……晚上的事,对不住啊。”

    傅时津终于开口,却是冷笑一声:“哪里对不住?”

    不知为何,苏栖忽然被他这冷笑弄得心里发毛。

    “我……我下午在忙,没注意到你的短信。你没有署名,我这也没存你的号码,到忙完了才想起来可能是你。”

    “是么?”

    傅时津冰冷的笑意凝在唇角,他走近苏栖,一身的酒味有很强的压迫性。

    苏栖的上半身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下,却没想到被他用力捏住下巴。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无名指上的婚戒泛着一层冷冽的光。

    苏栖被迫跟傅时津对视,脖颈仰起,落下一个漂亮的弧度。

    傅时津的眼底黑得像蕴藏着一卷风暴,他紧紧盯着苏栖,开口:“我可以纵容你所有的一切,但只有一点,不允许。”

    下巴被捏疼,苏栖蹙起眉头,同时也听不懂傅时津的话,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她尝试推开他:“你干嘛——放开我——”

    她略显抗拒的表情,更勾起傅时津深压心底的怒意。

    他确实可以纵容她很多事。

    结婚后,他不给她添加任何压力,给她绝对的自由,无论她做什么,他都只默默看着。

    如果她出了事,他会第一时间帮她处理。

    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不会生气。

    晚上让他等的这一个小时,他并没觉得有什么。

    甚至还担心雨太大她过不来而特意去接她,却没想到原来早就有人给她撑了伞。

    就这一点,就这一点他绝对不能忍。

    他能允许她不爱他,能容忍她不爱他,但是绝对不允许也绝对不能容忍她和别的男人靠近。

    强烈的占有欲让傅时津暂时失掉理智,他不由分说地吻住苏栖,深切而用力。

    气息里缠着酒味,无从可躲。

    唇畔微痛,苏栖想偏头躲开他,却被他抵住后脑。

    苏栖不喜欢傅时津这种霸道,这种霸道就让她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她不喜欢被钳制的感觉。

    苏栖第一次有了反抗的想法,用力伸手去推他,试了几次,才终于将他推开。

    傅时津被推得侧坐到床边,可下一秒,她又被傅时津揪住按在床上。

    这次苏栖更加用力挣扎,手脚并用。实在推不开,就偏头用力咬住傅时津的胳膊。

    疼痛感让傅时津暂时冷静下来,他没让苏栖松口,也没再对苏栖做什么,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不知过了多久,苏栖咬的累了,渐渐松口。

    当转头与傅时津的眼神碰上时,她的心猛地一沉。

    傅时津如深海般的眼眸波涛汹涌,有隐忍,有怨怒,有悲伤,有很多复杂的情绪。

    而这些,全是她看不懂的。

    苏栖突然从这刻才真实地明白,她一点都不了解傅时津。

    他们结婚几个月,真正相处的时间只有那么点,甚至连单独的一顿饭都没好好吃过。

    纵然做过无可再亲密的事情,但是他们,始终是陌生人。

    这种想法让苏栖意识被不知情的情绪席卷。

    而后,她听到傅时津用一种强硬却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苏栖,不许拒绝我。”

    ※※※※※※※※※※※※※※※※※※※※

    男主没有白月光!喜欢的一直是女主!!下一章就甜啦!

    明天入v啦,零点会更新万字新章!请大家多多支持!老规矩,留言均有红包!

    下面为预收文求个收啦,戳专栏可见,最好也能收藏一下下我的专栏啦~么么啾~

    《别咬我呀[娱乐圈]》

    文案:

    阮初初的暗恋对象突然爆红,

    选秀节目c位出道,一夜之间成了九亿少女梦。

    看着喜欢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远,阮初初憋着小眼泪,

    披马甲在网上洋洋洒洒写了八百字小作文,不料小作文忽然红遍粉丝圈,成为人手一份的追星典范。

    演出后台,刚下台准备休息的席喻看到这篇小作文,

    眉眼微敛,淡定如常地给他家小姑娘发信息:

    “怎么,暗恋哥哥?”

    -

    为了更接近席喻,阮初初参加了一档明星素人恋爱节目。

    第一期内场录制,人人都不知作为特邀观察嘉宾的席喻怎么就突然黑了脸,眼神冷冽肃杀,似乎是要把显示屏里的那对男女给戳出个洞。

    一小时后,阮初初正在化妆间看今日份综艺剧本,席喻突然出现,直接把她像拎兔子一样拎走。

    躲开摄像头,席喻低头咬着阮初初耳骨,声音低凉,充满危险意味。

    “敢在我眼皮底下谈恋爱,当我是死的么。”

    娱乐圈/青梅竹马小甜文感谢在2019-11-10 22:19:58~2019-11-11 20:20: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篱舞 4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别对我克制请大家收藏:别对我克制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