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别对我克制 > chapter 07
    07

    “你想什么呀想这么久?”瑠夏看苏栖拿着结婚证发呆半天,托着下巴好奇地问。

    苏栖晃晃脑袋,把结婚证合好,放到一旁茶几上。

    “没,就想起上回他回来,好像也是2号。”

    “哇,”瑠夏也想起来,惊讶地说,“好像是哎,他那天回来的很突然,难不成是想跟你过生日?”

    苏栖皱起眉头:“应该不会吧,他也没跟我提过生日的事啊。”

    如果是特意坐飞机回来过生日,那至少也会提一句吧?

    可是蛋糕蜡烛什么的全都没有,连一个字都没提过。

    “那难道是我想多了?”

    瑠夏眨眨眼,她灵敏的小雷达告诉她,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苏栖想了想,确定地说:“肯定是你想多了。”

    虽然她也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往这方面想。

    “但是……栖栖,你老公生日,你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吧?虽然生日是过去了,但是生日礼物还是可以补的。”

    苏栖微愣,瑠夏说的好像没错。

    怎么也是夫妻,一年一次的生日还是得表示一下。

    可是她要送什么?傅时津应该什么都不缺吧?

    从没送过男人礼物的苏栖陷入沉思。

    想半天都没想到要送什么礼物后,她叹一声:唉,结婚可真麻烦。

    勉强把小公寓里的东西打包完,苏栖找来司机帮忙把行李送到半山西岛的别墅,自己则和瑠夏去商场购物,顺便给傅时津看看礼物。

    各大商场和高奢品牌店都跑了一圈,苏栖和瑠夏自己东西买了一大堆,早把礼物这事给忘了。

    逛到最后,苏栖累了不想走了,想找个地方坐着歇脚时,被瑠夏拽进了一家高定西服品牌店。

    一整排的西服,严谨富有格调。

    “栖栖,这些西服怎么就这么酷,反正你也要送礼物,不如就挑一套。你老公穿上保证比海报上的模特还要帅。”

    瑠夏拉着苏栖看,苏栖重新瞄了一眼西服上面的标牌,悠悠地说:“朋友,这是他自己公司旗下的牌子。”

    “啊?”瑠夏跟着看一眼标牌,“还真是。你老公怎么弄那么多品牌,走哪哪都是你们家的,全国gdp就靠你们冲了。”

    苏栖小腿发酸,看前边有小沙发供客人休息,就走过去坐下,对瑠夏说:“要不你看看吧,给你外公买一套。”

    “我外公那么大年纪了还穿这么年轻的衣服,你是想让他临老入花丛吗?”

    “要是有那个心力和体力,也不是不可以。”

    “???”

    苏栖笑起来:“开玩笑的。你随便看,反正报我名字不打折。我走累了,先让我休息五分钟。”

    这时,穿着深蓝色营业制服的营业员踩着高跟鞋走过来,礼貌微笑地问苏栖和瑠夏:“两位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瑠夏:“不用,我们随便看看,谢谢。”

    “好的。”营业员依旧是微笑着,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还顺便去倒了两杯水,端过来给她们。

    五分钟时间到,苏栖和瑠夏离开这家店。

    只是没想到,没多久,她们又在商场的女厕里,碰到了这位营业员。

    苏栖站在洗手池的镜子前补妆,瑠夏也拿着口红涂嘴唇,正巧听到这个营业员和另一家店的营业员隔着厕所隔间的门聊天。

    “哎你们今天生意怎么样?”

    营业员答:“不怎么样,碰到两个进来光看不买还蹭坐蹭水喝的,赖店里半天不走。”

    “这种客人我见多了,经常有这样占便宜的,夏天更多,省家里那点电费来蹭商场里蹭空调。对了,听说你们公司总部的总裁回国了?”

    “你消息还挺流通啊,我都不知道。”

    “我不是有个亲戚是内部职员嘛,早上看她发朋友圈,偷.拍的总裁照片,光看背影都帅。可惜英年早婚,咱们是没有机会咯。”

    营业员笑起来:“之前我们几家品牌店团建,我听他们说,好像傅总是不近女色的,身边从来没有过任何女人。本来以为是眼光高,没想到最后娶了个又矮又胖的老婆。”

    “啊?真的假的?”

    “我听他们是这么说的,说是傅太太长得不好看,没女性魅力,一点都不得傅总欢心。要不是为了弄新出的珠宝品牌,傅总才不会跟傅太太结婚呢。”

    “所以傅总结婚第二天就飞去国外几个月都没回来?”

    “是啊,哪有新婚夫妻不待在一块的,留下傅太太一个人在家里守活寡,肯定就是傅太太的原因,估计是真的很丑。”

    ……

    ……

    默默听着她们议论的瑠夏偷偷转头打量苏栖,不出所料,苏栖的脸已经完全黑了。

    苏栖是出了名的冲动脾气爆,她听到这些子虚乌有的污蔑,手指攥紧粉饼盒,转身就要往那两个隔间冲过去。

    瑠夏紧张地赶紧收好口红一把拦住她,连拉带拽地把她给拖出了女厕。

    “栖栖你冷静点,她们也许说的不是你呢!你看你长得这么娇俏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哪是她们说的又矮又丑又胖?!”

    “你放开我,看我今天不撕烂她们的嘴!!”

    “栖栖冷静!一定要冷静!”

    瑠夏知道苏栖生气起来是真的可能动手的,毕竟高中那会她可是称霸学校无人敢惹啊。

    她费了老大的劲才把苏栖给拖出商场,找了个咖啡店坐着消火。

    “别生气了,你就当那两个人嘴贱好了,气坏自己多不值当。来,喝点水,消消气。”

    瑠夏劝着,给苏栖递上一杯柠檬水。

    苏栖接过来,咕噜咕噜一口气就给喝完了。

    可是喝完一整杯水,她还是满肚子火。

    “到底是谁在背后乱说,我到底哪里胖哪里丑了?!还没女性魅力?!老娘好歹36e好吧!!!”

    “嗯??36e??你确定??”

    苏栖清一下嗓子,低头看看自己的胸,找补着:“虽然离e是有那么点差距,但是四舍五入一下也是有了。”

    瑠夏偷笑:“问傅总,傅总应该知道有没有。”

    “……他知道个屁。”

    “啊?他是你老公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摸过肯定知道啊!你们不会真的是无性婚姻吧?难道你们结婚后就没有过性.生活?”

    苏栖脑子里闪过某些画面,一时出神。

    傅时津斯文矜持,就连在床上,都像是一尊精美的雕刻品。尤其是额上沁着一层薄汗的时候,更是性感勾人。

    他的每个动作都很讲究力度,一点都不粗鲁,温柔却强势。

    ……

    咖啡馆服务员送上来两杯现磨咖啡,咖啡的浓香瞬时扑在鼻尖,苏栖赶忙掐断自己思绪。

    “快点,喝完咖啡我要回工作室,还有好多事没做。”苏栖非常生硬地转移掉话题。

    瑠夏又是用一种非常同情非常怜悯的眼神望着苏栖,最后叹气:“唉,其实没有性.生活也没有关系,你还是可以自娱自乐的。”

    苏栖一口咖啡差点全喷出来。

    她现在手上要是有针线,就一定会把瑠夏的嘴巴给缝起来。

    -

    晚些时候,苏栖和瑠夏分别。

    她先回了一趟工作室处理一点事情,在天黑了后,才回别墅。

    意外的,傅时津并不在家。

    佩姨说他临时有应酬,可能夜里才会回来。

    苏栖没太在意,回楼上去整理自己先前让人送过来的几个箱子。

    从一个箱子里拿出绘稿的工具时,她稍微晃了一下神。

    一个想法在苏栖脑海里渐渐成形,她顺势坐在衣帽间的地板上,把画本打开,手拿铅笔在空白的画纸上快速描绘着。

    迟来的生日礼物……

    嗯,反正都迟了,那就再迟一点吧。

    傅时津回来时,已经是深夜。

    晚上是以前玩得好的几个朋友聚会,他们听说他回国,硬是把他拉出去给他接风。

    一场聚会下来,他身上的烟味酒味一样没少。

    傅时津放缓脚步走上二楼,原本以为苏栖已经睡了,没想到卧房隔壁的衣帽间还亮着灯。

    他下意识地往那边走,在门口就看到躺在地板上睡得正香的苏栖。

    身旁是没来得及整理的行李箱,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

    傅时津看着,稍稍蹙了下眉,抬步走至苏栖身边。

    他蹲下来,伸手碰了一下苏栖的胳膊。

    “苏栖,醒醒,别在这睡。”

    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苏栖迷糊地睁眼,当看到眼前放大数百倍的傅时津的脸后,她瞬间清醒,反射性地把身旁画稿翻过来,正面朝下压在地板上。

    傅时津没注意她这个小动作,只问:“怎么在这睡?”

    些许是晚上喝了点酒,傅时津此刻的衬衣领口微敞,整个人带了几分难得的慵懒。

    他眸色很深,侧脸线条流畅而性感。

    身上好像还有种甜甜的红酒香,混杂着他衣服上原来的浅淡温绅,使得苏栖不自觉地朝他靠近。

    苏栖像小狗一样,在傅时津的脸上嗅嗅。

    傅时津垂眸望着她,眼底幽暗。

    她离他很近,鼻尖轻碰到他脸颊,嘴唇也快要碰上。

    嗯,没有女人香水味。

    苏栖确认傅时津没出去鬼混,正要退开时,脑袋忽然被扣住,唇上落下一片温热。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x☆★jh 10瓶;你的小甜豆 9瓶;糖醋排骨-x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别对我克制请大家收藏:别对我克制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