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潮。”嘻嘻叫的很亲切。

    小姑娘本来就长得好看, 笑起来眼睛弯弯,更是可爱得不行。

    而且她皮肤特别好, 雪白细腻中透着淡粉,桃花一般。

    桃花眼,桃花肌, 漂亮极了。

    叶春潮爱抚的捏捏她的小脸蛋,“说多少遍了,要叫舅舅。”

    “爸爸都可以叫侬侬的。”嘻嘻和叶春潮讲道理。

    “爸爸可以叫侬侬,舅舅为啥不能叫潮潮呢?”程钰帮着嘻嘻。

    “我还蛮喜欢嘻嘻叫侬侬的。”蓝侬这做爸爸的一直偏爱女儿, “再再会直接叫蓝侬。”

    再再坐在地毯上拼小房子,听到蓝侬提到他的名字, 抬起头矜持的笑了笑。

    嘻嘻拉叶春潮的手,“潮潮, 盖房子。”

    叶春潮就陪两个孩子盖小房子了。

    齐见宥和冯秀英已经出院回家,叶春潮不愿再回叶家,程钰和蓝侬竭力劝说,让叶春潮住到隔壁。

    叶春潮倒是不反对, 要跟蓝侬把隔壁的房子买下来。

    他开财务公司是赚了钱的,买栋房子问题不大。

    蓝侬不了解叶春潮的财务状况,不知道他离开叶家之后手头紧不紧, 不肯卖房子,“两栋房子挨着, 打算将来一栋给再再, 一栋给嘻嘻。现在两个孩子还小, 暂时用不着,你是他们的舅舅,可以住到两个孩子长大。”

    叶春潮好说话,“那你租给我。”

    蓝侬笑,“给你要租金,我怕小玉打我。你是她哥,她现在话里话外的意思,你比我亲。”

    叶春潮哈哈大笑,“这话我爱听,我是小玉的哥哥,可不是比你还亲吗?”

    叶春潮就在隔壁住下来了。

    齐见宥有心脏病,程钰怕他大悲大喜影响健康,一直没敢告诉他实情。叶春潮住在隔壁,经常到齐家吃饭、看望齐见宥和冯秀英,程钰也只说是叶春潮爱自由,家里管得严,所以一个人出来单住,因为喜欢再再和嘻嘻,就选中了隔壁。

    叶春潮的财务公司,是叶文辞资助他开立的。叶春潮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要把公司还给叶文辞,叶文辞不收,“阿潮,你不是我亲儿子,也是我干儿子。就算你认了亲爸,也不能和我这个干爸成陌路人了吧?你接着干,我还等着分红呢。阿潮,我的私房钱靠你了。”

    叶春潮没办法,还到财务公司上班。

    “小玉,单雪真是你堂妹吗?”叶春潮问程钰。

    程钰反应很快,“单雪的丈夫李勇,在你的财务公司办了贷款。不会是贷款还不上来了吧?”

    “还真的是。”叶春潮把情况给程钰介绍了下,“不能按期还贷款,我们可以收她家房子的。她来求情,说是你的堂妹。你不是姓齐吗,怎么堂妹会姓单?”

    程钰淡淡的,“我奶奶改嫁到单家,生下一个儿子叫单寒,就是单雪的爸爸了。单雪确实是我堂妹,不过我和她不熟,你公事公办就行了。”

    提起单家的人,程钰满是厌恶之情。

    叶春潮觉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你很不喜欢这个单雪,对不对?”

    程钰把单寒、单雪父女俩的极品事简单说了说,“……我结婚,单寒就没表示,因为他孩子多负担重,没钱;单雪结婚,单寒就好意思厚着脸皮向爸爸索要大红包。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还可以算了,可他们对嘻嘻不好,每回见了嘻嘻都是冷言冷语,背着爸妈还掐嘻嘻,虐待嘻嘻……”

    “去死。”叶春潮咒骂。

    沾齐见宥的便宜、压榨齐见宥,这已经让叶春潮很不高兴了。欺负嘻嘻,这更是不能忍。

    叶春潮是开财务公司的人,该狠的时候绝不手软。他亲自见了单雪的丈夫李勇,表示如果增加抵押物,可以延期还贷甚至增加贷款。李勇很高兴,把他自己的婚房押上了,叶春潮说不够,李勇为难,叶春潮微笑,“你不是还有岳父吗?你这只是暂时的难关,岳父会不帮你?”李勇一想这话挺对,就劝说单寒,把单寒的房子也押上了。

    单寒其实心里也犯嘀咕,但他巴结李勇这个女婿成了习惯,单雪又信誓旦旦说李家一定能翻身,单寒最后还是签了字。

    这个字一签,单寒惨了。

    李勇的贷款最后还是还不上,叶春潮不留情面收房子,单寒想赖账,可财务公司的账不是他想赖就能赖掉的。单寒的房子,最后还是被叶春潮收了,单寒和他的妻子、女儿,一夜回到解放前。

    单寒想向齐见宥求助,但程钰早就借口手机丢了,为齐见宥、冯秀英换了新的手机号。这新的手机号程钰没有向外透露,单寒想找人也找不着。

    单寒到清城华庭来过,不过程钰已经交待过门卫了,单寒在程钰家那是上了黑名单的。单寒到了清城华庭,门卫一查黑名单里有他,那是说什么也不会放他进去了。

    单寒打电话找不着人,亲自上门见不到人,傻眼了。

    想打秋风,打不着啰。

    李勇落魄之后坑了单寒一笔钱,跑路了。

    单寒和妻子女儿只能租了个条件不好的小房子暂住,挺惨的。

    对此,程钰只想说两个字:活该。

    原书里嘻嘻被单寒逼成了反派啊,单寒这样的人,就不配过好日子。

    这是后话了。

    叶春潮住到程钰隔壁之后,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直到祝明利来看他。

    祝明利在叶家,已经过关了。

    叶文辞在叶老爷子、叶文瀚面前竭力替祝明利说话,“换孩子的是阿媛,又不是她。她是来找孩子,结果被阿媛扣下了,没有办法。她和齐先生的离婚手续都不是她出面办的,是阿媛让律师出的面。她有什么错?”

    叶文辞把祝明利说得纯洁无辜,明明是祝明利舍不得叶家的富贵所以留下来的,叶文辞为了替祝明利开脱,硬说她是被阿媛扣下的。

    有叶文辞的辩护,又有叶平波、叶藏舟这双儿女,叶老爷子没有追究祝明利的责任。

    祝明利在叶家的地位,和从前没有太大的差别。

    唐蔓珠看她的眼神变了,不过,祝明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重新见到齐见宥,祝明利回忆起年轻时候的爱恋,觉得无比美好。

    “阿潮,如果那时候妈妈去叶家把你要回来,我、你还有你爸爸,咱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那该有多好。”祝明利脸颊泛起一阵阵晕红。

    祝明利眺望着隔壁,“你爸爸能把小玉培养成明星,还能给小玉买别墅,换做是你,当然也可以。”

    “妈,您不能这样。”叶春潮苦笑,“年轻的时候,您凭借青春和美貌嫁入豪门,享受物质生活。现在人到中年,您享受够了,又转过头想追求爱情。”

    祝明利幽幽叹气,“阿潮,你不懂。当年你爸爸如果有现在的条件,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开他的。他比叶……他比别的男人可强多了,英俊又专一。”

    “我知道,他在您心目当中,除了穷,没有别的毛病。”叶春潮说道:“不过您不要打扰他的平静生活了,他和冯姨夫妻感情很好。”

    “不会。他这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祝明利脱口而出。

    叶春潮快郁闷死了,“所以您为了那些华服美食,就把这么爱您的男人给抛弃了?”

    “我是为了你……你在叶家,可以享受最好的教育,会有最光明的未来……”祝明利弱弱的辩解。

    “不,我宁愿日子过得苦一点,也愿意和亲爸亲妈生活在一起。”叶春潮倔强的道。

    祝明利伤心的哭了。

    事到如今,她后悔了。叶文辞脾气很好,对她也算不错,可叶文辞不像齐见宥那么会体贴人,会嘘寒问暖,更不像齐见宥那么专一。如果老天给她机会,让她重新选择一次,她大概会在阿媛死后说出实情,抱着阿潮回齐家吧。

    “你爸爸在花园里种菜。”祝明利目光痴痴的,“时光如果能倒流该有多好,我和你,还有你爸爸,咱们就住在这里,你爸爸种菜,我摘菜、洗菜、炒菜,你爸爸说过,我做什么都好吃,炒个青菜都是难得的美味……”

    “那是你做饭的次数太少,所以我爸会说难得。”程钰带着嘻嘻来了,“祝女士,请你不要频繁的抛头露面,我爸爸或许会看见的。你不要忘了咱们的约定。”

    祝明利沉下脸,“放心吧,没忘。”

    她要来看望叶春潮,叶春潮一开始是不答应的,要和她另约地方见面。但祝明利执意要求在这里见面,叶春潮和程钰商量了,祝明利来是可以来的,不过只能待在这边,不能到隔壁去,也不能向隔壁张望。之所以这么约定,就是不想让齐见宥和祝明利见面。

    祝明利不喜欢程钰,也不喜欢嘻嘻,拎了她精致的限量版包包,就要走了。

    嘻嘻冲她扮鬼脸,祝明利不快,“小孩子要讲礼貌,懂吗?”

    嘻嘻笑咪咪,“你好丑。我外婆说,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你勤快一点,就不会这么丑啦。”

    祝明利:“……”

    这小丫头总说她丑,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玉,管管你女儿。”祝明利命令,“你不管孩子,我可不答应了。小玉我告诉你,叶家上上下下都惯着你,我可不怕你。当初换孩子的是你妈,我是受害者,我在你面前能挺直腰杆儿……”

    叶春潮黑着脸打断她,“你够了。换孩子的是小玉的妈妈没错,可是,如果不是你贪图富贵隐瞒真相留在叶家,怎么会是现在的情形?”

    “阿潮你骂我,我是你亲妈,你居然骂我……”祝明利哭着跑了出去。

    跑出门,祝明利像木雕一样呆在那里。

    齐见宥脸色苍白站在门外,显然,刚才的话他听到了。

    他的身躯不复挺拨,脸色也不好,但依然是位儒雅英俊的中年人。

    “见宥。”祝明利轻轻两个字叫出口,泪水滑落。

    “明利,换孩子是怎么回事?”齐见宥低声问。

    祝明利什么也顾不得了,对叶春潮的承诺抛诸脑后,“见宥,当年咱们生的不是女儿,是儿子!咱们儿子你见过的,就是阿潮,他知道你是他爸爸,所以特地搬到这里来照顾你。见宥,阿潮是个好孩子,他真的很孝顺你……”

    程钰和叶春潮听到声音,同时跑出来。

    程钰看到齐见宥脸色不对,心慌了,“爸,你没事吧?”赶忙翻齐见宥的口袋,拿出药,喂到他嘴里,“爸你先把药吃了。”

    程钰扶齐见宥坐下,“爸,你是有心脏病的人,不许瞎激动。”

    齐见宥目光一直停留在叶春潮身上,“阿潮?我的儿子?”

    叶春潮再也忍不住,蹲下身子,轻轻叫了声“爸爸”。

    齐见宥和叶春潮同时热泪盈眶。

    程钰也蹲下身子,红着眼圈解释,“爸,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我是怕你突然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受不了……”

    “爸爸有什么受不了的。”齐见宥抚摸着程钰的头顶,“小玉,爸爸早就知道你不是我亲生的……”

    程钰和叶春潮都惊呆了,“早就知道?”

    不只他俩,就连祝明利也傻了。

    冯秀英远远的过来了,见他们聚在一起说话,嘻嘻站在不远处看着,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忙把嘻嘻揽在怀里,“我们嘻嘻怎么不高兴了?”

    嘻嘻摇摇小脑袋,“没有不高兴。”

    她就是看不懂这是怎么回事,纳闷啊,着急啊,所以有点不满意。但也谈不上不高兴。外婆抱着她呢,花这么美,天气这么好,她为什么要不高兴?

    齐见宥微笑,“爸爸当然知道了。小玉两岁那年生病发烧,我带她上医院,发现她是ab型血。我是医生,当然知道我是o型血,无论如何也不会有ab型血的女儿。”

    齐见宥望了祝明利一眼,“那时候我想,明利一直嫌我穷,和我结婚后还曾经因为对家里的经济情况不满,赌气离家出走,到她小姐妹住过几晚。我就想,或许小玉是她离家出走的时候怀的。那时候我和明利已经离婚了,我没有明利的联系方式,找不到她,没有办法证实这件事。”

    “爸爸。”程钰像做梦一样。

    原来在她两岁那年,爸爸就知道她不是亲生的了……

    齐见宥眼神柔和,“那时你烧得迷迷糊糊的,小胳膊圈着我的脖子,奶声奶声的叫了声‘爸爸’。我就直骂我自己,是亲生的怎么了,不是亲生的又怎么了,我养了两年的孩子,一把屎一把尿亲手养到两岁的孩子,就因为不是亲生的,我就舍得不要了?不,我舍不得。”

    “爸爸。”程钰眼泪夺眶而出。

    齐见宥爱惜的替她擦着眼泪,“从那以后,爸爸就决定把你当亲生的孩子一样养大,也不想再找着明利,问所谓的真相了。”

    程钰深受感动,“您是世上最好的爸爸!”

    叶春潮眼神中满是仰慕之情,“爸爸,我如果从小和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这样的爸爸,他一定很爱孩子,很爱很爱……

    “阿潮,爸爸对不起你。”齐见宥满怀歉疚,“你妈妈生你的时候,爸爸出诊,不在家。那天雨下得很大,山里的路被水淹了,我出不了山。如果爸爸在家,陪着你妈妈一起去医院,咱们一家人就不会分开了。”

    祝明利心情激动,“见宥,咱们现在也可以一家团聚啊。我可以搬过来跟阿潮一起住,咱们每天都能见面……”

    “你好丑哦。”嘻嘻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不过她就是看祝明利不顺眼,气咻咻的,“我看见你,饭都吃不下了。”

    祝明利:……

    嘻嘻搂着冯秀英的脖子,“我外婆美,你丑!”

    程钰忍笑,悄悄向嘻嘻伸出大拇指。

    嘻嘻小宝贝,干得好,祝明利脸都白了,哈哈。

    蓝侬带着再再来了,再再手里拿了两朵新鲜摘下的红色玫瑰花,一朵送给齐见宥,一朵送给冯秀英,“外公,外婆,相配。”

    “我爸我妈最相配。”程钰替齐见宥把玫瑰花插在衣襟上,替冯秀英把玫瑰花插在头发上。

    玫瑰花热烈如火,映红了外公外婆的脸庞。

    冯秀英原来有些显老,但程钰一直给她喝兰花茶,肤质得到了极大改善,又白又亮,比同龄人至少年轻十岁。被玫瑰花一映,更美了。

    齐见宥清清嗓子,“那个,小玉妈,咱俩年轻时候也没拍个婚纱照,要不补一个吧?”

    “婚纱照,我要拍!”嘻嘻最爱凑热闹了。

    “我也要拍。”再再牵牵嘴角,“我和嘻嘻,给爸爸妈妈当过花童,还要给外公外婆当。”

    “当花童,当花童。”嘻嘻乐坏了。

    她可喜欢当花童了,尤其是给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当花童,多好玩呀。

    蓝侬牵起程钰的手,“爸爸妈妈拍婚纱照,我们管摄影。”

    叶春潮积极踊跃,“我摄影技术好,还是我来吧。”

    祝明利木木的站了许久,也接受不了现实。

    见宥和那个保姆冯秀英不是凑合过日子吗?难道还真的对冯秀英有感情了?

    再再和嘻嘻把外公外婆拉在一起,怂恿外公吻外婆,“亲一个,亲一个。”

    齐见宥笑着亲了亲冯秀英,再再和嘻嘻拍手叫好,叶春潮和程钰吹口哨、尖叫。

    热闹是这家人的,祝明利一个人孤零零的,被遗忘了。

    祝明利呆呆站了许久,失魂落魄的一个人走了。

    走吧,这里没有她的地方了。

    她曾经以为齐见宥会一辈子爱着她,永远在家里等她,可是她错了,没有人会在原地等她,大家都要向前走的。

    ---

    齐见宥、冯秀英伤好之后,和乐幼儿园正式营业。

    齐见宥是医生,自告奋勇做了幼儿园的校医。

    “爸,您当校医务室的领导,领导小梨。”程钰早就给安排好了,“小梨工作一直不顺心,不如到幼儿园跟着您干。”

    “叔叔,以后我归您领导了,请多关照。”杜梨殷勤的给齐见宥倒水。

    齐见宥乐呵呵,“叔叔太乐意了。不过小梨,你在幼儿园医务室,恐怕水平一直提不高啊。”

    “放心吧。小玉都替我想到了,每年她会替我安排两次到三甲医院学习。”杜梨笑声爽朗。

    “那太好了。”齐见宥高兴极了,“小梨,你积累几年经验,以后再到大医院找工作。”

    齐见宥积极要求当校医,冯秀英也不甘心在家里忙活了,要出去工作,“我要到幼儿园当厨师,保育员也行。”

    “妈,你是真离不开孩子们啊。”程钰服了。

    冯秀英这些年来一直在家待着,再再、嘻嘻和妞妞上了幼儿园,她就要工作了。

    “反正我不在家待着。”冯秀英下定决心了。

    于是,齐见宥成了校医,冯秀英成了厨师,负责给孩子们做饭。

    齐见宥和冯秀英各带有几个兵,相互调侃,“恭喜恭喜,成领导了。”

    和乐幼儿园开园的这一天,何家当成一件大事,全体成员都到齐了,连小洽洽也来了。

    叶家也很重视,虽然程钰没邀请他们,但除了叶老爷子,也都来了。

    叶轻兰、叶藏舟这对堂姐妹平时关系一般般,今天当着众人的面却是团结友爱的,姐妹情深。

    叶藏舟倚小卖小,“小玉姐,我和你是一个爸爸生的,我比你小,你得让着我。有什么好东西、好人,都得先仅着我。”

    叶轻兰揭发,“小玉,我检举揭发,藏舟觊觎你先生,你可要把再再爸爸看好了。”

    “实不相瞒,在没有得知小玉姐的真实身份之前,我真的想抢姐夫来着。”叶藏舟半开玩笑半认真。

    程钰很大方,“抢啊,只要你抢得走,我就让给你。”

    “真的吗?真的吗?”叶藏舟激动万分。

    程钰把蓝侬叫过来,故意打了两下,“不过呀,再再爸爸对我太忠心了,打都打不走。”

    蓝侬满目深情,“嘻嘻妈妈,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叶轻兰和叶藏舟播白眼,“有你们这么秀恩爱的吗?有你们这么撒狗粮的吗?”

    沈家派来参加剪彩仪式的是沈浩昌,沈浩昌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真不是滋味。他的儿子沈琋为了能娶叶家的大小姐叶轻兰,急于摆脱小玉,才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谁知道小玉其实是叶家的女儿,你说沈琋这是折腾什么呢?

    唉,沈琋命不好啊。

    剪彩仪式开始了。

    再再,嘻嘻,妞妞,还有小洽洽,四个娃娃负责剪彩。

    四个小娃娃身后各站着他们的爸爸或妈妈,帮着小娃娃剪断彩带。

    四个小娃娃眉花眼笑。

    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何鸿畴的掌声尤其响亮,“和乐,何家的和乐,这幼儿园办得好。”

    何鸿畴的两个儿子何霁峰、何霁泽站在他身后,何霁峰满面春风,何霁泽脸色苍白。

    “哥哥,过来陪我们玩!”嘻嘻招手叫他。

    何霁泽的脸更白了。

    小玉的丈夫是他的小叔,他要叫小玉婶婶,这让他怎么受得了?小玉是他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他最爱的女朋友……偏偏他爸爸何鸿畴一点也不体谅他的心情,硬逼着他来参加这剪彩仪式,这不是往他的伤口上撒盐吗?

    剪彩仪式结束,客人先后告辞,叶藏舟悄悄告诉程钰,“你不回叶家,爷爷也不着急了。爷爷说,反正你不知道怎么得到雾荪,最后还要求他。哎,嘻嘻是不是很神奇呀?你让嘻嘻发个威,把雾荪弄出来呗,爷爷就要胁不到你了。”

    程钰客气的谢过叶藏舟。

    她也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呢,虽然她也相信嘻嘻是小锦鲤,很可能会得到雾荪,但万一得不到呢?蓝侬四年前已经开始流鼻血,随时有可能会用到雾荪。

    晚上,程钰一个人冲着雾兰发呆。

    雾兰花开得正好,一团团如白色迷雾,美不胜收。

    “怎么才能让雾兰结果呢?”程钰冥思苦想。

    嘻嘻今天剪彩了,非常得意,背着外婆偷偷着小剪刀出去跟果果吹了吹牛,吹过瘾了,才得意的回家。

    回到家,就见外婆在客厅看电视。

    嘻嘻小鬼灵精,把手背到背后,悄悄溜进妈妈的卧室,想把小剪刀藏起来。

    小孩子不能背着大人偷偷拿剪刀,外婆知道会着急的。

    嘻嘻进了卧室,见妈妈蹲在地上看着小叶子发呆,“咦”了一声,把小剪刀的事给忘得干干净净,也蹲到妈妈身边,“妈妈你看什么呀?”

    程钰抬起手,“妈妈在看雾兰……”

    嘻嘻手随着妈妈一起抬起来,忘记手里还拿着小剪刀,刀掠过程钰的手指,一道鲜血溅了出来。

    嘻嘻吓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程钰忙安慰孩子,“嘻嘻小宝贝,妈妈没事,就留了一点点血,不疼的。真的不疼。”

    冯秀英听到声音忙进来了,知道嘻嘻闯了祸,到底没舍得骂孩子,只是心疼程钰,“小玉你摁着手,我去拿创可贴。”

    齐见宥闻声过来,给程钰消炎、包扎,虽然是小伤口,也没敢大意了。

    嘻嘻哭得很伤心,外公外婆和妈妈舍不得骂她,还要哄她。

    再再也来哄妹妹,“不哭了。妈妈说没事,是小伤口。”

    嘻嘻把再再叫过来,小小声的传授技巧,“再再,你要是闯了祸,你就哭,你哭得可怜,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就不骂你啦。”

    再再挺起小胸脯,“我是小小男子汉,敢作敢当。”

    嘻嘻不同意,“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程钰侧耳倾听,哭笑不得。

    小屁孩儿才多大,就懂这么多啦?

    表面看来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过后程钰才知道,嘻嘻小锦鲤太了不起了,无意中划了妈妈,立了大功。

    程钰“受伤”之后没几天,发现有一朵雾兰起了变化,开始结果了。

    程钰把蓝侬叫过来一起看,惊喜万分,“阿侬,我知道怎么才能得到雾荪了!那天嘻嘻划伤我,我的血流到这朵雾兰上,它就结果了呀。”

    蓝侬亲吻着程钰的手指,激动得说不出话。

    程钰快活得不知如何是好了,“早知道我的血能让雾兰结果,我早就划伤自己了,我流多少血都可以……”

    她的话被蓝侬的亲吻堵住了。

    “小玉,只要你的一滴血,我已经心痛得不行了。”蓝侬歉疚又心疼。

    两人凝视对方许久,温柔的、深情的笑了。

    遇到程钰,是蓝侬的幸运;遇到蓝侬,又何尝不是程钰的幸运呢?他是最体贴的丈夫,也是最慈爱的爸爸,还是孝顺的好女婿。

    相遇太美,有你真好。

    (正文完)

    ※※※※※※※※※※※※※※※※※※※※

    番外

    小孩子上幼儿园,最初的时候一般免不了哭闹,再再和嘻嘻却没有。

    早上,再再和嘻嘻开开心心的爸爸妈妈挥手告别,然后由外公外婆带着上幼儿园。

    对了,车上还有妞妞,偶尔隔壁的男主人有事,还会再带上果果和颗颗。

    果果本来是在一家声誉很好的私人幼儿园就读的,后来她的妈妈冷青发现和乐幼儿园请的全是名师,就读的孩子不乏名家子弟,就把果果也送过来了。

    和乐幼儿园离得近,果果爸爸上班的时候,就可以顺便把孩子送过去。

    几个孩子一路唱着歌,就到幼儿园啦。

    幼儿园小班今天开了泥工课,嘻嘻看见彩色的橡皮泥,眉花眼笑,“我可喜欢做手工了。”

    小班的老师江燕长相甜美,头戴厨师帽,身穿白围裙,“小朋友们,我是高级点心师,我做出了世上最美味的点心,你们想看看吗?”

    “想!”小朋友们声音拖得长长的。

    嫩嫩的小声音,非常动听。

    江燕端出一盘麻花,“小朋友们认识这是什么吗?”

    “我知道我知道。”嘻嘻踊跃举手,“是麻花!我昨天才吃过的!”

    “嘻嘻小朋友真聪明,答对了,是麻花。”江燕笑着表扬嘻嘻。

    “我昨天也吃了,就是麻花。”好几个小朋友不甘落后的补充。

    小孩子嘛,有时候分不太清楚事实还是幻想,不管昨天有没有吃麻花,反正就要这么说。

    “好乖哦。”江燕笑咪咪的夸奖孩子们,“那这么漂亮的麻花,小朋友们想不想自己动手做一做呢?”

    “想!”小朋友们争先恐后。

    江燕就开始教宝宝们做麻花了:拿到橡皮泥,给它拉拉长,再放到木板上搓搓长,搓成亮亮的红圆棒,然后把它折过来两端放在一起,双手持两端轻轻拧一拧,麻花就做好了。

    还有另外一种玩法,是搓两根细圆棒,然后两根细圆棒放在一起,拧成麻花果。

    宝宝们开心的搓起橡皮泥,江燕教他们唱儿歌:

    橡皮泥儿拉拉长,放在板上搓搓长。

    搓成亮亮细圆棒,捏起两端轻轻拧。

    小小棒儿变了样,变成麻花的模样。

    嘻嘻一边唱歌一边搓橡皮泥,玩得兴高采烈。

    再再不爱说话,但是手很巧,麻花被他拧成了很多种形状,都挺漂亮的。

    做完手工,江燕老师和保育员一起给宝宝们洗干净手脸,让宝宝们围坐在一起,评选最漂亮的麻花,不少小朋友选了再再,“再再做的麻花好看。”

    评选嘻嘻的也有,但是没有再再的多,嘻嘻就不服气了,“再再,她们暗恋你。”

    “不许胡说。”再再捂住妹妹的嘴巴不让她说,“这是幼儿园,乱说话会被人笑的。”

    嘻嘻眼珠灵活的转了转,“那我回家说。”

    嘻嘻说到做到,真的不在幼儿园说了。

    放学回家,嘻嘻好像忘了,也没有跟外公外婆说。

    晚饭的时候,餐桌旁坐满了人,外公外婆,蓝侬和程钰,齐遂心和她的男朋友顾芃,叶春潮和曹欣欣,再加上再再、嘻嘻、妞妞三个小朋友,总共有十一口人。

    曹欣欣和叶春潮还没结婚,不过两人已经定了婚,也住在一起了,随时可能领证。

    吃饭的人多,菜做得就多,满满一桌子菜,很丰盛。

    顾芃是个性格内向的设计师,和齐遂心是在宠物店认识的,一见钟情,已经在准备婚礼了。

    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很热闹。

    外婆给顾芃夹菜,“你和遂心下个月办婚礼,然后就度蜜月了吧?妞妞留下来,我照顾。”

    顾芃斯斯文文的,“妞妞离不开妈妈,我和遂心商量好了,度蜜月带着孩子。”

    齐遂心脸红扑扑的,一脸幸福模样。

    “这不好吧?带着妞妞不影响你们吗?”外婆又是高兴又是担心。

    高兴的是顾芃很喜欢妞妞,一点也不嫌弃,担心的是带上妞妞一起度蜜月,会影响新婚夫妻的感情。

    “不影响,我们以后是要带着妞妞一起生活的。”顾芃彬彬有礼。

    大家都关注这件事情,“带着妞妞也行,妞妞是个省心的好孩子。不过,你们到底是度蜜月,新婚燕尔的,真不觉得妞妞碍事?其实妞妞留在家里也可以的,她平时也会跟惯外公外婆了。”

    大家这么一议论,嘻嘻已经忘了的事又想起来了。

    嘻嘻激动的拍桌子,“诸位,诸位!”

    “嘻嘻小朋友,你请说,我们洗耳恭听。”大家都笑。

    嘻嘻表现欲很强,大家都熟悉她的性格了,含笑看着她,等着她高谈阔论。

    嘻嘻得意的、兴滴滴的环视一周,奶声奶气的宣布,“你们知道吗?再再早恋啦。”

    ……???

    早恋?再再早恋?

    “我才没有。”再再小脸红了。

    程钰忍笑把嘻嘻抱到她和蓝侬中间的椅子上,“嘻嘻小宝贝,再再和你一样还是小宝宝,不会早恋的。”

    嘻嘻快活的摇头,“不,再再会早恋的。”她伸出小手指一个一个数来,“果果,晶晶,蒙蒙,还有小法拉小茉莉,都跟再再好。”

    “那你也早恋了。”再再小脸更红了,“然然,颗颗,兜兜,还有小凌,都跟你好。”

    “我可爱呀。”嘻嘻陶醉的捧起她的小脸蛋。

    “爸爸,妈妈,你们管管嘻嘻。”再再抱怨,“她乱说话乱用词,说我早恋,还说有人暗恋我。”

    大家都笑得不行了,早恋,暗恋,哈哈哈,小屁孩儿们生活得丰富多彩啊。

    嘻嘻向前探着小身子,热烈的劝说妞妞,“妞妞,姨姨和顾叔叔要谈恋爱的,你别去了。”

    “那好吧,我不去了。”妞妞很好说话,“我跟外公外婆也蛮好的。”

    “妞妞不去了,你们谈恋爱吧。”嘻嘻笑咪咪的告诉齐遂心、顾芃。

    齐遂心脸红得快要烧起来了,顾芃还挺镇静,“谢谢,我们会好好谈的。”

    又是一阵畅快的笑声。

    幸声屋顶高,要不然这笑声简直要把屋顶给掀开了。

    叶春潮握了曹欣欣的手,“宣布一下,我们也要结婚了。”

    “恭喜恭喜。”所有的人一起鼓掌。

    外公大喜,“阿潮,欣欣,你俩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日子定了吗?日子要是定了,跟爸爸说,爸爸替你们定酒席。”

    “爸,酒席能不能省了?”叶春潮笑着指指曹欣欣的肚子,“她这个身体状况,办酒席的话我怕她累着。”

    “欣欣有了?”外婆又惊又喜。

    “欣欣,几个月了?”程钰忙问。

    曹欣欣笑容温柔,“才两个月。我们也是今天下午才确定的。”

    “你们要有弟弟妹妹了。”外公外婆高兴地告诉孩子们。

    再再、嘻嘻和妞妞都溜下椅子,围到曹欣欣身边,好奇的看来看去,“弟弟妹妹在哪呀?曹阿姨的肚子里吗?”

    嘻嘻伸出小手在曹欣欣肚子上摸了摸,“妹妹在哪?”

    叶春潮听得认真,“嘻嘻,你舅妈肚子里是弟弟还是妹妹?你说是妹妹?好,妹妹好。”

    叶春潮挺开心的。

    他喜欢闺女。

    曹欣欣既不重男轻女,又不重女轻男,“弟弟好,妹妹也好,只要孩子健康聪明,就很好。”

    再再不开心了,“不要妹妹。妹妹太让人操心了。”

    嘻嘻伸出小手,“来,石头剪刀布,我赢了是妹妹,你赢了是弟弟。”

    把大家伙给笑的呀,再再、嘻嘻,弟弟妹妹是这么定下来的吗?

    三局两胜,再再输了。

    再再实在不想要妹妹,要求改成五局三胜,嘻嘻很大方的同意了,不过最后还是嘻嘻赢。

    再再扶额,小大人一般叹气,“天生的操心命啊。”

    他的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舅舅舅妈,姨妈姨父,一起笑喷了。

    嘻嘻忽然跑到程钰面前,小手放到妈妈肚子上,“妈妈,咱家的弟弟妹妹呢?”

    舅舅家要有妹妹了,咱家的在哪。

    外公外婆激动又喜悦的相互看了看,不约而同去哄嘻嘻,“嘻嘻想要弟弟妹妹,那晚上就要和外公外婆一起睡,好不好?”

    你和再再一直要跟着爸爸妈妈睡,弟弟妹妹打哪来。

    外公外婆好不容易跟嘻嘻讲通了道理,嘻嘻总算同意暂时跟外公外婆睡了。

    再再要保护妹妹,也上了外公外婆的床。

    这天晚上,蓝侬和程钰破天荒的清净了,可以享受二人世界了。

    两人甜蜜亲吻,享受这难得的美好时光。

    “侬侬,你想再要个孩子吗?”程钰温柔的问。

    蓝侬微笑,“都可以。再要一个孩子也好,只有再再和嘻嘻也好,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无论怎样都好。”

    只要有你,此生足矣。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完结啦。

    这章的2分评送小红包,一周之内吧。

    下个文我想把《晚春》更完,这个文目前有三章,感兴趣的话可以先收藏(重新写的话会修改,男女主还是余晚春、盛凯风)。

    作者专栏也请收藏一下,开新文不会错过。

    谢谢大家的支持,下本再见。

    喜欢女配养娃日常请大家收藏:女配养娃日常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