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档亲子节目追求的风格就是温馨和谐,没有什么撕逼的内容。

    这天晚上只有蓝侬和妻儿团聚了, 其余的四位爸爸都在大厅睡, 四个人刚好凑了一摊牌, 边打边检讨自己,“连老婆爱吃什么也弄不清楚,完蛋了, 老婆大人秋后算账咋办?”

    林开轩一个人到外面露营,节目组给他配的音乐特别凄凉。林开轩也很会配合表演, 把他自己演得特别无助, “实习爸爸不好当啊。”

    蓝侬到了桂园, 摄影师拍了一小段, 就收工了。

    蓝侬和程钰都觉得轻松了不少。

    没有摄影机跟着,舒服多了。

    再再和嘻嘻以小主人翁的姿态,带着蓝侬在桂园参观,“爸爸, 这是中式园林, 风景很漂亮的。”

    嘻嘻摇着蓝侬的手,“爸爸, 我喜欢这里, 你喜不喜欢呀?”

    “喜欢,非常喜欢。”蓝侬哪会让嘻嘻失望。

    程钰呼吸着空气中的甜香, “我也很喜欢这里。房子嘛, 还是中式的最好。”

    蓝侬眸中现出笑意, “好, 回去咱们就换房子,换成中式园林庭院。”

    “换房子啰,换罗子啰。”嘻嘻振臂欢呼。

    再再觉得妹妹这样挺傻的,不过他和妹妹是龙凤胎嘛,有难同当,不能让妹妹一个人犯傻,他也和妹妹一样傻呼呼的又蹦又跳。

    “什么事啊,这么高兴。”齐见宥和冯秀英来了。

    老夫妻俩是怕蓝侬和程钰要录节目,带不了两个孩子,特地来帮忙的。

    “外公,外婆。”再再和嘻嘻见到外公外婆,颠儿颠儿的就跑过去了。

    外公抱再再,外婆换嘻嘻,外婆打量着嘻嘻,一脸心疼,“孩子怎么瘦了?”

    程钰忍笑,“妈,您才和再再、嘻嘻分开几天呀,两个孩子就是真瘦了,能瘦到哪儿去?”

    外婆不好意思,“反正你就是带不好孩子。孩子嘛,还是得我们来带。”

    外公大力赞成,“孩子就得老人带。年轻的爸爸妈妈经验不足,事情又多,容易忽视孩子。”

    外公外婆得意洋洋的抱着孩子进去洗澡换衣服了。

    给两个孩子收拾好,孩子在客厅玩耍,外公外婆站在窗前往外张望。

    蓝侬和程钰从桂花树旁经过,飘落的桂花落在程钰头上、肩上,蓝侬伸手替她摘下,“这桂花我要泡茶喝。”

    “摘新鲜的吧。”程钰指指桂树,“节目组说了,咱们可以摘桂花。”

    “不要新鲜的,就要你肩上的。”蓝侬微笑。

    他一定没有说惯这些话,脸红了。

    程钰脸也红了,“爸爸妈妈,再再和嘻嘻都在,小心被他们听见。”

    蓝侬低笑,“爸爸妈妈,再再嘻嘻,一定愿意看见咱俩谈恋爱,你说是不是?”

    外公外婆偷看又偷听,笑出了一脸皱纹。

    “爸爸妈妈还不回来?”嘻嘻拍着个皮球,向门口张望。

    “我陪你去找。”再再要陪嘻嘻出去找爸爸妈妈。

    “乖,咱们不去。”外公外婆忙拦着两个孩子,“爸爸妈妈忙,再再乖,嘻嘻乖,咱们不捣乱。”

    “忙啥呀?”嘻嘻仰起小脸。

    “忙啥呀?”再再也奇怪。

    又不录节目了,有什么可忙的。

    外公有点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外婆实在,“乖娃,爸爸妈妈在谈恋爱呀。”

    “哦。”两个孩子明白了。

    “我们不捣乱。”两个孩子懂事的表示。

    嘻嘻为了表示自己是个好孩子,特地跑到门前,笑嘻嘻的向外喊话,“爸爸,妈妈,你俩谈恋爱吧,我和再再自己玩!”

    再再脸部表情不像嘻嘻那么丰富,很淡定的样子,“你俩谈,我和嘻嘻不捣乱。”

    蓝侬和程钰转过头,一儿一女,正殷切看着他们。

    “谈吧,谈吧。”嘻嘻甜甜笑。

    “好好谈。”再再挺严肃。

    蓝侬和程钰哭笑不得。

    小宝贝,你俩这么盯着,爸爸妈妈还谈什么呀?

    外公过来把两个孩子抱走了,外婆伸手关门,“好好谈啊。”

    门关上了,然后窗户前现出两个小脑袋。

    程钰紧张了,“再再和嘻嘻肯定是搬了凳子,踩凳子上了。安全不安全啊,别踩空了。”

    蓝侬和程钰一样的想法,两人别的顾不上,赶紧回屋。

    屋里,再再和嘻嘻各踩着个小板凳,外公外婆一人守着一个,两只胳膊张开,母鸡护小鸡似的。

    蓝侬和程钰放心了,再再和嘻嘻却很失望,“谈啊,你俩咋不谈了?”

    “那个,谈完了。”程钰脸上发烫。

    “暂时谈完了。”蓝侬补充。

    恋爱怎么能谈完呢?永远也谈不完的。

    外婆怕程钰不好意思,拉扯起别的事,“遂心和妞妞两个人在家,也不知道晚上害怕不害怕。”

    嘻嘻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妞妞不怕,妞妞胆子很大的。”

    再再举例子,“妞妞敢捏蚯蚓。”

    妞妞在齐家住得可开心了,没有了骚扰她的人,没有了骂她打她的人,妞妞胖了,脸上有笑容了。

    齐家,齐遂心知道家里没人做晚饭,和妞妞在外面吃了饭才回来。

    进了家门,打开灯,看到客厅里站着个人,齐遂心吓了一跳,“你你你,你是谁?”

    妞妞抱紧妈妈的大腿。

    张希月又恐惧又难堪,“齐小姐你别喊了,是我呀,我是张姐。”

    “张姐?你怎么会在这儿?大晚上的。”齐遂心认出这是家里的小时工,放松了不少。

    张希月慌乱的解释,“我,我太累了,打扫完卫生,就在沙发上躺了躺,谁知一觉睡到这时候……我家里还有孩子要养,我妈年纪大了,女儿还小,丈夫把我抛弃了,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太累了……”

    “是这样啊。”齐遂心脸色缓和了,“你也挺可怜的。”

    齐遂心一个人养过孩子,知道一个单亲妈妈带孩子有多难,对张希月很同情,“你快回家吧,以后注意啊。”

    “是是是,以后我一定注意。”张希月一迭声的答应。

    张希月出了齐家,开车出了清城华庭,把车停在路边,心烦意乱的给叶慎安打电话,“安安,你说话方便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齐家今天没人,那个讨厌的、天天在家的冯秀英出门了,但是我打不开齐珵玉卧室的门,门被锁了,钥匙不知道在哪。”

    叶慎安关切,“那她卧室里面有没有兰花,你从窗户外面能看到吗?”

    “看不到。”张希月摇头,“她卧室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看不到。”

    叶慎安冷笑,“她卧室里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否则不会这样。妈妈,以前我只是怀疑,现在我几乎可以断定,雾兰就在齐珵玉卧室!妈妈你先回来,我会找一个可靠的、能开锁的人,雾兰我非弄到手不可。”

    张希月惴惴不安,“安安,我在齐家逗留太久,就在刚才,我撞上齐珵玉后妈带来的那个拖油瓶了……”

    叶慎安冷静冷酷,“你先回来吧,咱们见面细说。我也往家赶,估计和你前后脚到家。”

    叶慎安神情狂热。

    齐珵玉的卧室,一定有秘密。

    这个秘密,她一定要揭开。

    这天晚上张希月给齐遂心打了电话,哭哭啼啼的诉说她上有老下有小的是多么不容易,央求齐遂心不要把她在齐家逗留的事说出来,唯恐因为这个被辞退。齐遂心同情她也是单亲妈妈,就答应了。

    不过,齐遂心和冯秀英通电话的时候,还是把这件事说了,“……张姐也真不容易,她怕公司知道了罚款,怕小玉知道了辞退她,我就答应她不说出来。”

    冯秀英心肠好,“上有老下有小的,累得在咱家睡着了,也怪可怜的。”

    母女俩说了几句闲话,快要挂电话的时候,齐遂心迟疑了下,问:“妈,小玉是不是有洁癖呀?她不在家,卧室关得那么严实,我说我替她打扫卫生,不让小时工进去,她也不答应。小玉不是嫌弃我吧?”

    “不是不是,小玉绝对不是嫌弃你。”冯秀英忙解释,“小玉对你多好呀,要不是小玉,我一辈子也找不着你。”

    齐遂心叹气,“不是就好。妈,我在齐家白吃白住的,心里不踏实,就怕小玉嫌弃我。”

    冯秀英怕齐遂心多想,“没有没有,小玉的卧室,我和她爸都不让进。”

    齐遂心安生多了,“那小玉就不是嫌弃我。”

    挂了电话,冯秀英坐在床上发呆。

    不对啊,小玉的卧室以前一直是她打扫的,小玉连桌子也不会擦一下的。后来小玉变了,自己的卧室自己打扫,不让她进去……

    小玉的卧室,不会藏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吧?

    那个小时工张姐,是真的在客厅睡着了,还是在齐家找什么东西?

    ※※※※※※※※※※※※※※※※※※※※

    谢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票票5瓶;┎騰№澈∮3瓶;油菜花与玫瑰2瓶;亦恋忧伤、蓝眼泪、蓝妮妮、森1瓶。

    先到这儿,晚上六点继续。

    喜欢女配养娃日常请大家收藏:女配养娃日常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