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侬一上台, 祝明利先晕了, “怎么会?不是一直不承认吗, 怎么今天突然上台了, 公开了?”

    “孩子爸爸肯承认就好。”一位胖胖的贵妇故作大方,“先上车后买票,总比不买票要强。”

    “孩子爸爸这么帅, 应该是个演员。”有人自作聪明,“长这么帅,但没什么知名度,还得靠齐珵玉带他呢。”

    “就是, 他肯定是靠着孩子妈妈的。”

    这些人正在高谈阔论,却见台上有些混乱。

    景盛惊疑不已, “何鸿侬先生?请问何氏集团的何总裁, 是您什么人?”

    “家兄。”蓝侬答得简短。

    景盛呆了好一会儿, 惊喜的大声道:“小何总,你叔叔在这里!”

    “叔叔?小何总的叔叔?”台上不少人听到了,莫名其妙, “小何总还有叔叔吗?”

    李静一家人在景盛旁边,听到景盛的话, 心里一颤。小何总的叔叔?那不就是何总裁的弟弟吗?这怎么可能……

    大家的目光刷的一下子投向蓝侬, 又刷的一下子, 投向何霁峰。

    何霁峰慢吞吞的, “诸位知道吗?我比我小叔大两岁, 小的时候, 我很不服气,说什么也不愿意叫他叔叔,因为这个,没少挨我爸的打……”

    大家哈哈哈的笑起来。

    何霁峰叹了口气,叫过五岁的叶启航,和三岁的顾盼盼,“航航,如果盼盼比你辈份高,你要叫他叔叔,你服气吗?”

    叶启航瞅了瞅顾盼盼,伸出手比了比,嫌弃的摇头,“不要,他都还没我高。”

    何霁峰摊手,“大家看到了吧?小孩子就是这样,不服气的。我五岁的时候,我小叔才三岁,我比他高半个头,被逼无奈要叫叔叔,心里什么滋味,可想而知……”

    蓝侬向何霁峰招手。

    何霁峰乖乖的就过去了。

    蓝侬把何霁峰叫到跟前,和他比了比个子,“现在我比你高。”

    何霁峰微笑鞠躬,“小叔。”

    哄堂大笑声,吹口哨声,起哄声,此起彼伏。

    “小何总的小叔终于比他个子高了,小何总终于心甘情愿叫叔叔了,哈哈哈哈哈哈。”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小何总反省一下,为什么你比你小叔大了两岁,现在还没他高?”

    “小叔,我曾经真的很不服气……”何霁峰现在说起来还有点委屈。

    “你把我叫老了,我还没计较呢。”蓝侬把他推一边了。

    何霁峰忙撇清,“大家看见了吧?不是我不肯叫他,是他嫌我把他叫老了。”

    何霁峰眼尖,看到他爸爸何鸿畴在台下,赶忙喊话,“爸,您全都听见了吧?这可不怪我,您不能因为这个打我!”

    大家又笑得不行了。

    有几位笑点低的姑娘,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何总跟这位帅得出奇的再再爸爸居然是侄叔,太好玩了。

    何霁峰蹲下身子,笑咪咪的自我介绍,“再再,嘻嘻,我是大哥。”

    再再客气的伸出手,“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嘻嘻好奇的打量着何霁峰,露出满意的笑容,“你还蛮好看的。大哥,你能陪我去果果家玩吗?”

    “可以啊。”何霁峰虽然不大明白嘻嘻的意思,但小堂妹笑得这么可爱,他也不忍心拒绝不是。

    再再在心里叹了口气。

    妹妹也太幼稚了,不管什么时候,总忘不了和果果比。

    蓝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嘻嘻总忘不了和果果比较。”

    程钰温柔解释,“因为之前嘻嘻一直比不过果果啊。果果有爸爸,有哥哥,嘻嘻没有。”

    蓝侬内疚,“以后我要对嘻嘻好,非常非常好。”

    程钰微笑,“你对嘻嘻已经很好啦。”

    主持人和来宾们一样有好大一会儿没反应过来,终于回过神,主持人惊叹,“本来以为何家只有一个家庭参赛,现在看来,是两个啊。”

    “不好意思,我纠正一下。”蓝侬打断了主持人,“我家不是以我为主导的,而是以孩子们的妈妈为主导。您可以认为,我家是齐家代表队。”

    “爱妻模范。”主持人感动极了。

    “爱妻模范。”许多来宾热烈鼓掌。

    祝明利和她身边的几位阔太太,憋了一肚子的气。

    同样声称是齐家代表队,如果蓝侬只是个小演员,那不是抱齐珵玉的大腿,吃齐珵玉的软饭;如果蓝侬是何总裁的弟弟、何氏集团董事会成员,那就是爱妻模范了。

    “早就听说何总裁有个弟弟,一直在国外生活,总不见他回国。原来就是他啊。”胖太太讪讪的说道。

    “听说老何总去世之前平分家产,何总裁的股份和他弟弟的股份,是一样的。存款、不动产、古董艺术品等等,也是兄弟均分。”顾蘅芳生在顾家长在顾家,对四大家族的事知道得最多。

    “这可真好。”阔太太们的目光齐刷刷落在蓝侬身上,妒嫉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像蓝侬这样的年纪,不管是富二代也好,富三代也好,一般来说掌握不到家族的财政大权,人生大事不可避免的要听从家里长辈的指挥。蓝侬可好,二十出头的年纪,手中掌握着数目可观的股份、现款、古董,他的人生,完全可以自己作主。

    所以,他可以公然和齐珵玉站在一起;他甚至可以说,他家是以齐珵玉为主导的,用这样的方法来讨好心上人。

    “买票,我也要去买票。”胖太太精神焕发,“他不只帅得惨绝人寰,还是何总裁的弟弟、小何总的叔叔。我觉着吧,这辈子也就今晚有机会亲亲他,抱抱他。”

    “花多少钱都值。”另一位太太也决定了,“买票去。”

    她俩开了个头,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全排队去了,就剩下祝明利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你们矜持点行不行啊。”祝明利被这些人气坏了。

    刚才还在鄙视齐珵玉呢,现在排队为齐珵玉家投票,你们是不是有病。

    台上,沈珑笑着打趣,“霁峰,你怎么不带洽洽去见见你小叔?”

    何霁峰气派的叉着腰,“不去。省得他又说,把他给叫老了。”

    大家都笑,顾俨更是笑得蹲下了,“再再,嘻嘻,有位小朋友是你俩的侄女,要叫你俩叔叔、姑姑,你俩愿意不愿意?”

    “长啥样呀?”嘻嘻是外貌党。

    “可爱吗?听话吗?”再再和嘻嘻的关注点不一样。

    说实话,他照顾一个妹妹已经很操心了,如果再来一个更小的、更不懂事的,他真怕照应不过来。

    顾俨把小洽洽抱到他俩面前,“介绍一下,这是小洽洽。你们大哥的女儿,你们的侄女。”

    顾俨教给小洽洽,“乖,这是叔叔,这是姑姑。”

    小洽洽发音还不太准,乖巧的叫道:“嘟嘟,不不。”

    嘻嘻打量过小洽洽,很快相中了,“小侄女还蛮好看的。”抱了抱小洽洽,觉得小洽洽软绵绵的一身奶香,更加喜欢。

    再再见小洽洽好像很听话,也很满意。

    蓝侬本来就吸引了很多来宾,身份一公开,更成了哄抢的对象,“这么帅,又是何公子,一定要抱抱他亲亲他。”

    买票的人不仅排长队,而且买得多,少则一百张,多则上千张,助理都替蓝侬犯愁,“这不得累坏了吗?”

    助理想到这一点,蓝侬的大哥也想到了。

    何鸿畴不许再卖票了,“其余的我全包了。诸位,请体谅一下,做哥哥的不想弟弟太累。”

    何鸿畴这一阻止,怨声载道:“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何总裁就让我们为慈善事业出份力呗。”

    “够了,已经够了。”何鸿畴笑。

    虽然何鸿畴包圆剩下的票,蓝侬还是累得够呛。

    来给他投票、索要亲吻拥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礼貌性拥抱、礼貌性亲吻,也是很花精力的。

    最后,没有悬念的,程钰蓝侬再再嘻嘻一家四口,得到了第一名,得到了杰出贡献奖和最受欢迎家庭奖。

    何鸿畴亲自为他们颁奖。

    来宾们掌声如雷。

    叶慎安、何霁泽,失魂落魄的站在大厅门前。

    叶慎安感觉被父亲、男朋友同时抛弃,哭了许久,之后托人给何霁泽带了口信,说她发高烧了,一直在叫何霁泽的名字,何霁泽被感动,就抽出时间去看她了。

    叶慎安见到何霁泽,楚楚可怜的诉说衷肠,不许何霁泽离开她。

    叶慎安正享受着何霁泽的陪伴,听说了小何总和小叔在晚宴上的事,像被雷劈了一样。

    两人惊慌失措的到了宴会厅,看到何鸿畴在颁奖,“阿侬,恭喜你。”

    蓝侬和何鸿畴拥抱,“大哥,谢谢你。”

    “恭喜小叔,小叔魅力太大了。”何霁峰嘴很甜。

    何霁泽站不稳,失神的跌坐在椅子上。

    小玉的丈夫,居然是小叔,居然他的小叔……

    难道他以后见了小玉,要叫婶婶吗?

    不,这太荒谬了。

    叶慎安哭都哭不出来了。

    霁泽那嫌贫爱富的前女友,最后还是嫁到了何家吗?

    她叶慎安如果真和霁泽结了婚,还要叫齐珵玉婶婶?

    这是个什么世界。

    掌声中,欢笑声中,晚宴圆满结束。

    蓝侬把程钰和再再嘻嘻带到何鸿畴面前,何鸿畴看到再再和嘻嘻还是很高兴的,对着程钰就实在笑不出来。

    再再和嘻嘻叫“大伯”,何鸿畴弯腰摸摸两个孩子的小脑袋,“乖。”

    程钰礼貌的叫“大哥”,何鸿畴勉强看看程钰,嗯了一声。

    蓝侬挑眉,显然是生气了,何鸿畴心里咯登一下。

    再再和嘻嘻聪明敏锐,立即觉察到不对。

    再再谴责的看着大伯,嘻嘻直接多了,清脆的说道:“这个大伯我不喜欢,退了吧。”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静 5瓶;

    谢谢大家,晚上还是六点。

    喜欢女配养娃日常请大家收藏:女配养娃日常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