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侬脸更红了。

    这时的他, 俨然纯情少年。

    程钰打岔,“再再, 嘻嘻,不可以这样。这里是公共场合,不适合问这么私人的问题。”

    “这样呀。”嘻嘻眼珠灵活的转动,“哪儿能问呀?”

    再再也问:“这里不行, 哪里行?”

    两个孩子一幅打破砂锅问到度的架势。

    程钰硬着头皮,“私人问题, 当然要在私人场合问。”

    “啥是私人场合?”嘻嘻很有勤学好问精神。

    再再已经想到了,“妈妈, 上床睡觉的时候能问了吧?”

    “上床睡觉的时候问。”嘻嘻笑弯了眉眼。

    程钰被这两个古灵精怪的小娃娃弄得没了办法, “嗯,卧室确实是私人场合。”

    费了很大的功夫, 总算把两个孩子暂时哄住了。

    程钰暗暗松了口气。

    蓝侬也放松了不少。

    再再和嘻嘻,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

    “晚上睡觉的时候再问呗。”

    “嗯, 妈妈说可以哒。”

    马云苓还在为她那一大家子烦恼,“玉姐,管管你老公呗。他那么有钱,请谁不行,为什么一定要我姐姐?我姐姐要在家里干活儿, 真的不能出来。我爸我妈, 还有我哥我嫂子, 我弟弟和弟媳妇儿, 这么多人, 家务活儿可真不少。姐姐要是走了,家里得乱套。”

    程钰怒火蹭蹭蹭往上蹿,“难道让你姐姐一辈子做免费保姆?”

    马云苓愣了,“都是一家人,为什么要说得这么难听?”

    “都是一家人。”程钰冷笑,“你爸你妈,你哥你弟,一个一个有手有脚,赚钱的本事没有,连家务也不能做?”

    马云苓惊愕,“我爸我妈都把我养大了,该让儿女孝顺了,怎么能干活?我哥我弟更不行,大男人怎么能做家务?再说了,他们要为老马家传宗接代呢。”

    “啪”的一声,程钰拍桌子了。

    马云苓这种人,让人没法忍。

    马云苓吓了一跳,“你,你,你怎么了?你别吓着孩子……”

    嘻嘻板着小脸,也是“啪”的一声,“妈妈,拍她。”

    再再是哥哥,拍得比妹妹更响,“把她拍在沙滩上。”

    程钰沉下脸,“你家的状况不改变,休想我推荐你。”

    马云苓气急了,“你凭什么干涉我家的事啊。你业内认识人,你老公有钱,你就了不起了,能管得了我了?”

    程钰语气凉凉的,“你家如果不是有一个才三岁就会扫地干活儿的小女孩儿,我确实懒得管。”

    马云苓张大嘴巴,说不出话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妞妞是还小,可姐姐没钱没工作,妞妞干点活儿怎么了?

    程钰抱起两个孩子,出了咖啡厅。

    蓝侬留在最后,招手叫来两名身穿黑衬衣的助理,“看紧这个女人,不许她再骚扰夫人。”

    “是,先生。”助理恭敬的鞠躬。

    助理要请马云苓出去,马云苓被这两个人拉着往外走,一脸苦恼震惊,“你们这些有钱人,是闲得没事干了是吧?穷人的家务事,你们非要插手。”

    助理把马云苓带出酒店,“别再骚扰夫人,否则对你不客气了。”

    马云苓不甘心,走了之后又折回来,想再溜进酒店,但才到门口,就有两个黑衣保镖黑着脸向她走过来,马云苓吓跑了。

    马云苓又想到片场想办法,但片场加强了保安保卫,她根本进不去。

    片方不再负责马云苓的住宿,马云苓的钱全打给她妈了,卡上只剩下些零钱,连酒店的钱也舍不得花,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

    回到酒店,外公外婆买了小金鱼,两个孩子看着鱼儿游来游去,开心的逗小鱼玩耍。

    蓝侬帮程钰分析,“我会让人盯紧这个艺人,不许她接戏。她没有收入来源,不能持续提供现金,她父母兄弟就没办法维持原来的生活,会发生改变的。”

    “我主要是可怜那个孩子。”程钰轻声道。

    “我明白。”蓝侬点头,“那个孩子和嘻嘻一样大,我也想帮她。”

    两人说得很投机。

    蓝侬提出结婚的事,“再再和嘻嘻,不能是私生子。”

    程钰同意,“对,孩子不能是私生子。咱们先结婚,如果将来有一天你有了喜欢的人,咱们和平离婚。”

    “不会。”蓝侬温柔摇头。

    他怎么可能会有另外喜欢的人?不可能的。

    程钰提议,“咱们结婚只领个证,不用办婚礼……”

    “不办婚礼呀。”躲在门外偷听的嘻嘻失望极了,“那我当不成花童了。”

    再再拉起嘻嘻的小手,“别躲着了,爸爸和妈妈已经听见了。”

    两个孩子手拉手跑进来,嘻嘻仰起小脸央求,“办个婚礼呗,我给你俩当花童。”

    “还有我。”再再毛遂自荐,“我很会当花童的。”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两个小娃娃唱起婚礼进行曲。

    “爸爸妈妈会考虑的。”程钰承诺。

    蓝侬在床上坐下了。

    他有点盯不住两小娃娃的攻势。

    他才坐下,再再和嘻嘻不约而同“咦”了一声,想起了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两个小娃娃爬上床,在爸爸身边坐下,殷勤的问:“爸爸,你爱妈妈吗?”

    蓝侬脸又红了,“举行婚礼的时候,爸爸会回答这个问题的。”

    “婚礼,婚礼。”两个孩子乐疯了。

    跳下床,两个孩子唱着婚礼进行曲,向外公外婆报喜讯去了。

    外公外婆乐得合不拢嘴,“结婚好,结婚好。”

    嘻嘻高兴得都等不及回家,让外婆给她拨了号,打给果果。

    两个三岁小娃娃奶声奶气的讲电话。

    “果果,我爸爸妈妈要结婚啦。”

    “嘻嘻,我爸爸妈妈早就结过婚啦。”

    ……

    “那,那你给你爸爸妈妈当过花童吗?”

    “……没有。”

    “我有呀,再再也有。”

    “……”

    嘻嘻挂了电话,神清气爽,走路总是昂着小脑袋,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

    再再觉得妹妹这样很幼稚,但是,并没有批评她。

    妹妹还小嘛。

    再再和嘻嘻吵着要庆祝一下,这样的要求爸爸妈妈当然不能拒绝,晚上定了月亮弯的包间,一家人一起吃个饭。

    才进到饭店,嘻嘻就咧开小嘴笑了,“潮潮,你好。”

    叶春潮也在。

    叶春潮风度翩翩的走过来,笑得有点不自然,“嘻嘻小宝贝,又见面了。再再你好,小伙子越长越精神了。”

    程钰见到叶春潮挺高兴的,但是也有点奇怪,“海岛上就见过你,在这里又见到你,你和我的剧组真有缘份。”

    这话蓝侬不爱听了,慢吞吞的道:“或许,他是和你剧组的某位未婚姑娘有缘份。”

    程钰忽然全想明白了,笑容狡黠,“叶春潮,我知道你今晚约了谁。”

    未婚姑娘,上回的剧组,这回的剧组,都有一位未婚姑娘,曹欣欣。

    程钰果然没猜错,不久之后,曹欣欣轻盈的身姿出现在大家面前。

    见到程钰一家人,曹欣欣有些意外。

    叶春潮笑得很不好意思。

    “潮潮。”嘻嘻扳过他的脸,认认真真的发问:“你和欣欣好了?”

    叶春潮狼狈极了。

    他偷眼看看曹欣欣,不知该如何回答。

    “嘻嘻,你这样不对。”再再批评。

    嘻嘻小脸蛋上全是惊讶,“不能问呀?”

    再再不满,“这里人太多了。”

    再再的爸爸妈妈,外公外婆,竭力忍着笑。

    不是不能问,是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问,懂吗?

    嘻嘻发了会儿呆,拽过叶春潮的耳朵,“潮潮,人太多,就不能问啦?”

    叶春潮硬着头皮点点头。

    嘻嘻恍然大悟,“潮潮你怕羞了呀。”

    叶春潮抬不起头,捂着脸靠到曹欣欣肩膀上了。

    程钰笑得不行,“既然遇见了,一起一起。”大家一起进了包间。

    嘻嘻热心的安排座位,“爸爸妈妈坐一起,外公外婆坐一起,我和再再坐一起,潮潮和欣欣坐一起。”

    “嘻嘻小宝贝,你怎么这么能干啊。”曹欣欣夸奖。

    叶春潮趁机套近乎,“你也喜欢嘻嘻啊?我是一见嘻嘻就喜欢,恨不得立即结婚生女。”

    曹欣欣低眉浅笑。

    程钰和曹欣欣一起上卫生间,在镜子前补妆的时候,程钰有意无意提起,“有些地方的风俗习惯比较怪异,女方怀孕了才肯求婚,甚至是生了儿子才能进门。叶家的习惯似乎就这样。上次在会所见过叶家二太太,二太太以为我和她儿子有些什么,脸色不大好。”

    曹欣欣笑,“叶家的习惯,叶二太太的为人,与我无关。谈个恋爱而已,又不结婚。”

    “现在的小姑娘真想得开。”程钰一下子就放心了。

    “你和我年龄差不多呀,听听你这语气,长辈似的。”曹欣欣笑话她。

    “有娃了嘛。”程钰笑。

    两人并肩出来,曹欣欣低声问程钰,“你家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剧组现在传得神乎其神的。”

    程钰呵呵笑。

    说出来大概没人相信,她也不知道再再和嘻嘻的爸爸,到底是什么人。

    ※※※※※※※※※※※※※※※※※※※※

    明天继续。

    明天只有一更了,晚上六点。

    谢谢大家,明天见。

    喜欢女配养娃日常请大家收藏:女配养娃日常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