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 > 章节目录 第1章 人皮地图
    我叫朱保银今年25岁,家里是做古玩生意的,我爸他为了让我继承他的衣钵,在我大学毕业后靠着关系跨专业的将我送进了国家文物局工作,做了一名小小的考古员。

    记得上学的时候我就一直很喜欢看盗墓类的小说,本以为进了文物局之后,自己会像那些小说中的人物一样,出入于各个帝王将相的大墓,寻遍天下闻所未闻的奇珍异宝。

    但是现实和想象实在是相差的太多了,直到有一天,我所身处的现实终于慢慢的容归到了我的想象当中……

    这一天一大早我就被王主任叫去开会了,听同事孙志强说王主任的脸色看起来十分的难看。

    见王主任脸色难看,几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老老实实的坐着等着开会。

    就见王主任看了一眼我们后便清了清嗓子开口对我们说道“那个跟大家说件事情,咱们这个小组要去新疆一趟,听说那边一个村里的百姓挖地窖挖出了东西,具体是什么还不知道,但是敢肯定的是那个村里的人已经全都死了,死亡的原因很有可能跟所挖出来的东西有关,上头十分重视这件事情,所以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出发,都回去准备准备吧。”说完王主任就转身离去了。

    都说新疆那个地方不太安生,时不时的就会发生些事情,我们几个没有一个是愿意去的。

    可是无奈这是我们的工作,谁也不敢说不去,回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坐飞机赶到了乌鲁木齐,然后又转客车赶往了位于新疆南部的博尔塔拉。

    到了博尔塔拉发现这里的人全都带着口罩,很多防疫中心的人员在四处的消着毒。

    接我们的工作人员也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个,说是叫我们一定要小心别被传染上,说是最近忽然出了一种不知名的病毒的,死亡率非常的高。

    推开了一间会议室的门,有一个中年男人满眼血丝一脸死灰的坐在那里,看他的样子显然已经好几夜没有合眼了。

    经过攀谈,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是本地文物所的所长叫吴向风。

    当王主任直奔主题谈到当地百姓所挖到的东西的时候,我在吴向风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奇怪的表情,那表情我说不上来,总之看上去怪怪的,给我一种后脑勺发凉的感觉。

    吴向风派了一个手底下的人带我们去那个百姓家,我们便又跟着走出了会议室,本来应该吴向风也跟着去的,但是他却说公务缠身脱不开身,叫手底下的人带我们去就行了,到时候有什么问题直接叫那个人通知他就行。

    那个百姓家十分的偏僻,坐车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又徒步走了近两个小时才到,这里的住户十分的稀少,巴拉巴拉手指头都能数的清,而那个百姓家就是最后面的那一户。

    据吴向风派来同行的小张说,这个地方的人已经全都染病死了,如今这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几公里外就已经布上了警戒线,这里已经被完全的隔离了。

    走进了那户百姓家,家中一片狼藉,厚厚的一层灰层就可以代表出它的荒凉与破败,我们并没有逗留,而是直奔屋后的地窖而去。

    说是地窖,其实就是刚刚挖了没几米宽的土坑,地面上散落着很多青屑。

    我弯腰捡起一小片青屑闻了闻后对王主任轻声的说道“主任是铜霉!”

    王主任闻言点了点头,转过头去对着站在身后的孙志强使了个眼色,孙志强便直接跃进了土坑里查看了起来。

    听那个小张说,这里的人十分的团结,尤其是一个族的,有点儿什么事儿大家都会帮着一起,所以这户人家当时挖地窖也是很多人帮着一起挖的。

    听说东西一被挖出来就招到了哄抢,第二天这里整个村子的人就全都死了,听说他们的死相极其的恐怖,身上的肉全都烂了,至于那些被他们哄抢的东西,竟然一件都找不到了。

    孙志强已经下去有一会儿了,我们站地面上一边的等着一边的从那个小张的嘴里了解情况,我有些不耐烦的对着身处于土坑中的孙志强大声的催促道“我说大强,你在下面到底发没发现什么啊,你倒是吱个声啊……”

    孙志强只是“哦”了一声,没多久他就从土坑里爬了出来,随手的还拿出了一个满是泥土的木头匣子。

    就见孙志强灰头土脸的将木头匣子递到了王主任的面前说道“主任,下面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了,就剩下这么一个空的木头匣子了,里面还全都是铜屑。”

    “金丝楠木!”

    王主任一把就从孙志强的手中将木头匣子夺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清理匣子上附着的泥土。

    《博物要览》记载,金丝者出川涧中,木纹有金丝。楠木之至美者,向阳处或结成人物山水之纹。木质坚硬耐腐,自古有“水不能浸,蚁不能穴”之说。

    明清宫廷皇家用材全在四川采集。金丝楠被誉为中国“国木”,又称为“皇帝木”。绝大多数人只是听过没有见过,因为自古以来金丝楠木就是皇家专用木材,历史上金丝楠木专用于皇家宫殿、少数寺庙的建筑和家俱,明清两代均严格禁止除皇家以外的人使用金丝楠木。民间如有人擅自使用,会因逾越礼制而获罪。

    因此可以看来这匣子应属皇家所有,那里面招到哄抢的东西,想必也是一些价值连城的宝物了,不然怎么会用一个金丝楠木的匣子来称容呢。

    清理了表面的泥土之后,王主任打开了匣子的盖子,果然如孙志强所说,里面除了些铜屑再没有任何的东西了,王主任又看了看匣子后便将匣子递到了我的手中。

    “先放包里,回去慢慢的研究。”王主任对我说道。

    对于这金丝楠木我也是听过没有见过,看那匣子的材质想必也已经有千年之久了才对,不免的让我有些激动,双手也跟着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可也就在我接匣子的那一刻却出了岔子。

    由于我太过于紧张,一个没拿稳,那匣子竟然直接的落在了地上,刚好就落在了一块石头上,随着一声脆响传来,那匣子应声碎成了数块。

    当时我的心就“咯噔!”一下,心说这回可完了,这匣子少说也值个百十来万,如今竟然毁在了我的手里,这王主任还能饶的了我了。

    看着地上散落的木块,我等待着王主任那劈头盖脸的责骂,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王主任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直接的蹲下了身去,一只手朝着那些木块伸了过去,竟然从一块小木板之下拿出了一样东西!

    王主任小心翼翼的将那东西一点儿一点儿的打开,竟然是一张地图,当即我们几个人全都凑到了跟前,朝着王主任手上的地图看了过去。

    只见那地图并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由千万个针眼儿大的小孔连接而成,至于地图上的内容,我们谁都没有看懂,于是我便把好奇心便转到了那张地图的材质上。

    那地图是皮制的,不薄不厚,手触碰上去异常光滑,应该是什么动物身上的皮才对,但是又有些不像,因为动物的皮肤不可能这么的细腻光滑。

    我边抚摸着地图的边角边开口对王主任问道“主任,这地图是什么动物皮做的,这么滑?”

    “这是一张人皮地图!”王主任冷冷的说道。

    喜欢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请大家收藏: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