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经典网文 > 他不好撩[校园] > 章节目录 职业篇番外·一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暴雨过后是淅淅沥沥的小雨。

    刚刚下过雨后的天气阴冷潮湿, 从泥土里翻出来的腥味让人感到脸太阳穴都酸涩发麻。

    北关市的世茂银行发生了大型的抢劫案, 抢劫犯挟持了一位女性职员,要求其打开银行的金库。而当劫匪发现银行人员报警之后便索性鱼死网破,想要撕票。

    小雨扑簌落下的声音,加上脚步声踩踏积水的声响, 更加让人惶惶不安。

    劫匪的情绪很激动, 可能是觉得身处绝境的恐慌,濒临死亡的威胁让他用枪管紧紧抵住人质的太阳穴,将要开枪。

    负责这次人物的大队长皱了皱眉,微微退后几步,反馈道:“劫匪现在反应很激烈, 情绪快要安抚不住了, 谈判员还没有到吗?”

    事情发生的太快,加上之前与绑匪错误的沟通, 已经让他的负面情绪到达了顶端。

    狙击手还没有完全就位, 加上找到一个完美的位置来进行射击, 也需要时间的调整。

    必须要拖延时间。

    但在场的人, 没有一个人能保证, 和这种亡命之徒对话, 会不会有任何一个单词触及到他的怒点。

    “警局内的谈判小组最近刚好被调走,距离最近的谈判官现在暂时也赶不过来。”对讲机那头的人说到这,微微一顿, 然后道:“不过有个朋友能帮上忙, 估计快到了。”

    话音刚落, 大队长便听见汽车停靠的声音,携带着尾气的轰鸣。

    车门应声打开,一只纤细的手露了出来,手指修长好看。她微微挪开右手,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支黑笔,此刻熟练地在之间轻轻一转。

    沈欢下了车,微微一抬眼,一双好看的眼睛轻轻一闪,扫过四周,然后目光落在了面前的大队长身上。她笑了声,将手中的笔记本和笔随意地抛在了车座上,然后朝警长走了过去。

    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清脆地声响。

    沈欢伸出手:“您好。”

    警长皱了皱眉,打量着面前的女人,然后笑了声,和沈欢握了握手,然后侧过身对着还没挂断的电话说道:“和我闹着玩呢?我是要谈判员,不是要来演电视剧的小明星。”

    沈欢的样子,完全不像个谈判员。

    她显然和警长见过的一丝不苟或者是温和得体的谈判员完全不同。

    她太漂亮,而且招摇。

    “唔。”

    沈欢也不生气,懒洋洋地抬了抬眼,侧过头扫了扫附近的情况,颇有耐心地等待着警长通完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道:“我说老李,你可别小看人家小姑娘,她是今天刚到北关市,能同意来帮忙就算不错了。”

    “沈欢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是个难得的谈判高手,这几年参与的案子里,比这更穷凶恶极的杀人犯都应对过。”

    警长微微一愣:“沈欢?”

    沈欢掀了掀眼皮,笑了声:“是,我叫沈欢,潼南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的学生。”

    警长听说过名字。

    是在近几年突然开始有了些传闻的人。

    她在谈判方面,无疑是个天才。

    她对人性格的把控,和气氛的敏锐,都十分的一针见血,加上超高的心理素质,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温和的笑着,与人谈笑风生。

    而此刻,沈欢却轻轻抬手,微微偏头,道:“我刚刚在来的时候了解了一下现场情况,如果您对我有争议的话——”

    她翘起食指,朝着不远处的案发现场一点,然后轻描淡写地开口:“可以等那挟持人的废物死了之后再说。”

    沈欢说话时虽然笑着,但语气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她对这种易怒而又毫无理智和技术含量的罪犯,生不起半点同情心,也无法对以他人生命做要挟的人有半点共情。

    警长有些担心:“你不能激怒他…”

    “我知道。”

    沈欢笑着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朝着现场走去,然后转过头,道:“我最会演戏了。”

    很快警长就见识到了这句话。

    刚才厌恶而又冰冷的说出“废物”两个字的沈欢,在抬眼面对这穷凶恶极的劫匪时,俨然换了一副模样。

    无论是对方的挑衅还是粗鲁的责骂,沈欢都能漂亮的迁回主场,温和的拖延时间,并且一点点的安抚劫匪的情绪。

    直到,一粒子弹完美的划破空气,射入劫匪的太阳穴。

    血色蓦地绽开,就连被劫匪劫持的女职员都不由得失声尖叫。

    沈欢伸出手,扶住女职员,将她往自己的方向一拉,轻声安抚。

    她垂下眼,望向瘫倒在地上的尸体,颜色平静。

    沈欢收起了在和他谈判时的温柔,没有半分动容。

    警队收拾着剩下的残局,刚才还抱着些担心的大队长此刻也走了过来,颇有几分欣赏地拍了拍沈欢的肩膀,然后顺口问了句:“对了,你来北关市是来旅游的吗?用不用我找个人带带你”

    说着,他伸出手拍了拍沈欢的后背,然后开口道:“你看,我们局里刚来了一个新人,和你一般大,但做事挺靠谱的,这几天正好赶上休假,他对这块地方熟…”

    沈欢自然不是来旅游。

    四年的时间,警方对严晓的抓捕即将面临收网,按照可靠情报,严晓最后落脚的地点是在北关市。

    所以江燃一个星期前就已经到了。

    沈欢本没有必要来,只是今天,是江燃的生日。

    在几天前,沈欢曾旁敲侧击的试探过江燃想要的礼物。

    但是无论沈欢和人谈判的技巧,或是侦查能力多么强悍,却总能被江燃轻而易举的看穿。

    江燃笑着要沈欢不要操心这些,照顾好自己。

    但在挂断电话前,他轻轻地说:“我很想你。”

    然后,沈欢就来了。

    正当沈欢思考着怎么婉拒面前队长搭线的好意时,突然有声音响起。

    “李警官,您这不给我找事吗?”

    大队长转过头,正瞧见江燃靠着车门,懒洋洋地直起身子,朝着两人方向走来:“我这小女朋友平时本来就招人,你还给她乱搭枝。”

    一旁的李警官一抿唇,立刻从心里抹掉了搭线这个想法。

    谁都知道,江燃那个祖宗,可不好惹。

    江燃这几年,名声日益增大,甚至还破了件十几年前就被列为重大案件的案子。

    这号人物无论搁在哪里,都是闪闪发光的。

    但谁都知道他有个女朋友,宝贝到心窝里的那种。这平日里不知道天高地厚,气焰嚣张的小祖宗,也只有跟自家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才会出了奇的绵软和温和。

    李警官早就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江燃一只桀骜不驯的狮子,低下自己嚣张的头。

    原来是沈欢。

    江燃站在不远处,朝沈欢伸出手,昂了昂下巴:“沈欢,过来。”

    四年过去。

    江燃却仿佛依旧是当年那个少年,肆意而又嚣张,望向自己眼神里满是笑意。

    春风拂薄衫,少年意气狂。

    沈欢笑着走上前,搭上了江燃的手。

    江燃握住沈欢,将她轻轻一带,拉入自己的身前,低头,轻声问:“怎么来了?”

    沈欢没答话,而是轻轻地说:“生日快乐。”

    你想见我。

    我就来了。

    江燃的眼神微微一动,然后笑着垂下头,将沈欢揽入自己怀里,开口道:“走?”

    李警官喊了句:“诶?你们两个不和我们一起吃顿饭?沈欢可是帮了大忙,怎么都该请顿饭答谢一下吧。”

    江燃笑着道:“不了,小姑娘见了血,有些害怕,我回去哄哄。”

    沈欢还很配合的缩了缩脖子,故作委屈地说道:“超可怕!!一下子就死在我面前!流了好多血!我好慌!!”

    李警官:“?”什么玩意?

    谁慌?

    你慌?

    刚刚那淡定地开在人家尸体面前打哈欠的是谁?

    你们可骗鬼吧。

    -

    沈欢从酒店的浴室里洗澡出来的时候,江燃正靠在沙发上和人打电话。

    见沈欢出来,江燃和那头的人随意地敷衍了几句,然后将电话挂断,

    他站起身,朝着沈欢走来,宽松的衬衫被掀起一个角,露出结实的腹腰,再往上,是白色绷带缠绕的痕迹。

    沈欢皱了皱眉,上前一步,轻轻握住江燃的胳膊,然后问:“你受伤了?”

    “唔。”

    江燃反应过来,退后几步,就这沈欢的力道坐回了沙发上,他笑了声,轻拍了下沈欢的额头,然后道:“前几天出任务的时候磕了一下,没多大的事。”

    沈欢没说话,只是无比平静地看着他,眼睛轻轻一眨,像蝴蝶扑闪了一下翅膀。

    江燃叹了口气,握住沈欢的手,带着她轻轻按了按自己受伤的地方,然后低声笑着说:“不疼。”

    手掌上温热的触感。

    安静的房间里,连平静的呼吸声都变得沉重。

    沈欢坐直了身体,微微侧过头,出手将自己的头发挽到耳后。

    来时她没有带睡衣,此时穿的是江燃的一件白衬衫,肩膀处有些松大,刚好露出一对径直的锁骨。

    她松松地依靠着沙发,波浪般的长发披散在耳后,有几缕柔顺地搭在她的胸前。

    于刚从高中走出时,即使沉稳却依旧青涩的时候相比,气质上多了些脱离稚嫩的成熟和干练。

    即使是一个轻描淡写的眼神,也莫名敲动人心。

    沈欢垂眼,忽的开口:“我听我爸说,后天就会正式施行对严晓的抓捕。”

    江燃应了一声,然后道:“纠缠了这么多年,应该结束了。”

    沈欢:“可是行动的名单上本来没有你的名字,是你和上级求来的。”

    江燃对于抓捕严晓的工作,做的已经够多。

    几乎每一个关键的闭口,都是由他亲手敲开,包括这一次能够深入内部,或许严晓的行动信息,功劳也非他莫属。

    最后的抓捕过程,本不需要他的亲自参与。

    因为这项任务太过凶险,警方所派遣的,都是参与过职业训练的特警,以免造成过重的人员伤亡。

    沈欢说着,微微一顿,道:“这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严晓的组织是一群令人胆寒的恶徒,随时都可能有牺牲。”

    江燃开口,眼中带着笑意,像是在谈论一件无比轻松的事情:“因为只要我在,她就绝对不可能逃脱。”

    沈欢没有说话,许久后,她偏过头,轻轻笑了起来:“看来我是说服不了你。”

    江燃垂下眼:“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说服我。”

    沈欢闻言,将眼帘轻轻垂下,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她轻叹一声,语气带着些无奈:“你说得对。”

    就像江燃从来都不问沈欢为什么选择加入一个和恶徒交锋的谈判小组一样。

    沈欢也从不问江燃,为何要选择身处险境。

    他们对于对方,从来不会以保护的名义,限制住彼此的自由。

    沈欢思索了片刻,抬起手,用食指轻轻抵住江燃的薄唇,笑着说:“尽量不干涉对方的决定,是我们之间的一个默契咯?”

    江燃笑了:“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决定了。”

    沈欢的手轻轻按住江燃的膝盖,微微撑起自己的身体,贴近江燃的面庞。

    沈欢眯起眼睛,像只狐狸一样狡黠地笑了起来,鼻尖轻轻抵住江燃的鼻尖,呼吸轻盈温热,她说:“二十二岁了。”

    “还遭得住么?”

    在老二知道两人谈了四年居然还是个雏的时候,差点没从上铺麻溜的滚下来,惊呼道:“你开什么玩笑呢江燃?”

    “你家那小女朋友,你居然也忍得住!!”

    江燃:“?”

    老二捶胸顿足道:“那可是沈欢啊哥哥,你懂什么叫暴殄天物吗!想追沈欢的人从男生宿舍可以排一溜到篮球场上去!四年了!你们还在开婴儿车呢?”

    江燃眯着眼,眸中倒映出沈欢清晰的脸。

    刚刚洗完澡,她脸上被热气蒸出自然的红润。

    江燃能清晰的嗅到从沈欢身上传来的沐浴露的气息。

    沈欢见江燃默不作声,于是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许久后,轻轻抿了抿唇,挪开了自己的视线。

    江燃却蓦地伸出手,扣住沈欢的后脑,吻上了她的唇瓣,轻轻咬住她的下唇。

    许久后,他才轻轻放开手。

    呼吸缠绕在一起,让空气都带着几分暧昧。

    江燃的声音异常的沙哑,带着些低沉:“沈欢,你还可以后悔。”

    ※※※※※※※※※※※※※※※※※※※※

    ……卡在这我会被骂吧??一定会被骂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n_n)o哈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源子 10瓶;欣欣被月亮叼走了、是祖宗啊 5瓶;十加甜茶、seve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大家收藏:他不好撩[校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