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经典网文 > 他不好撩[校园] > 章节目录 074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警方按照江燃给出的位置, 进入这间屋子的时候,里面是空无一人的。

    但是房间内的摆设和气氛,显得让人莫名的毛骨悚然。

    整个房间几乎是毫不透光,窗帘将整个屋子遮挡得严严实实, 一旁老式的收音机,还在播放着歌曲,咿咿呀呀的女声, 让整个屋子都有着一种不安的气氛。

    江燃在房间内挂着的一块白板面前停下了步子。

    房间的白板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都是近几年来骇人听闻的案件,里面写着详细的受害者资料。

    包括杨木一案。

    其中沈欢的照片贴在正中心, 看角度, 似乎是偷拍的。

    密密麻麻的箭头指向了她的照片。

    “这么看来,她记录的每一起案件,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 沈欢都很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江父走到了江燃的背后, 伸出手按住江燃的肩膀,眉头紧锁着。

    而就在这时,播放着音乐的收音机突然卡顿, 在片刻的停止后,突然响起一个带着些笑意的女声。

    她说:“好久不见。”

    这个女声却让在场的几人都愣在原地, 江父转过头, 和沈父几人对了一个视线, 脸上的神情瞬间更为严肃。

    紧接着, 便有警员从其中一个卧室走出,皱着眉头道:“沈警官,我们从卧室发现了一台电脑,打开游览器,发现上面是一个暗网。”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网站就是之前一直在调查的‘毒狼’网站。据说这个网站是用于买凶杀人,或是出售制定犯罪计划,以及些肮脏的交易。”

    “我们调取了系统信息,发现这几年,这间屋子的主人近期曾接取过几个悬赏。一个是刚刚结案的杨木事件,一个便是半年前那场骇人听闻的绑架案。”

    警员说到这,微微一顿,目光看向江燃,然后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江燃当年的推测是没有错的。”

    “当年那场绑架案,的确不止一个凶手。”

    江父闻言,抬了抬眼,语气平静:“果然是这样。”

    说着,他轻轻抬手,止住了警员的话,然后说道:“江燃,你应该知道,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们曾参与过一起案件,案件的主谋是为毒枭的儿子。”

    “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将他抓获,并且清除了他所留下的势力。可是,偏偏有一条落网之鱼。”

    “这个人叫做严晓,是他安插在警局内的卧底。这么多年来她销声匿迹,我们也猜到,她可能并不会放弃向警方的复仇。”江父说着,走到了收音机旁,伸出手调取了刚刚播放的那段录音。

    播放出来的依旧是那个无比温柔的女声,带着些笑意地说:“好久不见。”

    江父抬眼:“这是严晓的声音。”

    “她回来了。”

    严晓在当年逃脱之后,就从没有放弃向警方,以及向当年抓捕毒枭之子的沈父江父他们进行报复。

    只不过她没有用无比激进的方式来进行报复,而是这么多年一点点的建立起了‘毒狼’这个网站。

    她通过操控交易的方式,在潼南市制造了多起案件,并且一点点将矛头引向江燃他们。

    严晓知道,最能造成伤痛的报复,反而不是直接向沈父他们发起宣战。而是一点点的侵入他们最重要的人身边,反而更能让他们溃不成军。

    而现在,她准备动手了。

    江父说完,眸色一沉,然后握紧江燃的肩膀,道:“这件事情既然和严晓有关,那么案件的重要级别会很高,你不用操心这件事情,现在赶快去医院要紧。”

    江燃从刚才开始,虽然在一直听着江父和警员的话,但是目光却从没有移开那块白板。

    江燃被江父拉了一把,但整个身子却稳稳地站在原地,没有动。

    许久后,江燃才开口,道:“如果是这样,她早就有机会下手抓走沈欢,为什么是现在?”

    江燃说这,微微抬眼,伸出手轻轻掰开了江父的手,道:“她观察了我们很久,能够清楚的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击溃我们每一个人。”

    “她绑架了沈欢,其实是在报复我。”

    江燃这么说着,突然上前一步,伸出手,将白板翻了个面。

    这是面双用的板子,正面是白板,反面是黑板。

    而此刻,黑板上写着一串数字,看上去似乎是手机号。

    而在黑板的一角,写着一个小小的批注,上面还画了张笑脸。

    【从看到的第十个小时开始拨打。】

    【江燃,你还记得半年前的游戏吗?:)】

    当黑板上的字完整地呈现在大家眼前时,在场的警察都不由地轻轻倒吸了一口冷气。

    大家能轻而易举的联想到,半年前的案件。

    当时的绑匪,也是用如出一辙的方式。

    每隔十分钟时间,会让警方和受害人通话,限时一分半。

    而警方必须根据通话内的内容,来确定受害者所在的地点。

    在四十分钟内,如果警方没有确定地点的话,受害者就会死亡。

    当年江燃失败了。

    他迟了三分钟。

    许度的妹妹死了。

    而半年后的今天,一切似乎和当年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筹码,变成了沈欢。

    严晓无疑是个无比聪明而且狠辣的人。

    她用半年的时间,让江燃从当年那场案件的阴影中身受重创。

    然后在看见江燃终于一点点从当年的阴影中走出时,再一次让他面临这样的绝境。

    江燃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接受沈欢出事。

    他甚至不能去设想最坏的打算。

    一旁的警员当然看得出来江燃此刻的身体状态,几乎是濒临极限。

    从高处坠落的支架,这样巨大的冲击力,造成的伤势并不可能是普通的撞伤。

    在医务室的处理显然可能并没有用处,更何况那位校医甚至还是帮凶。

    所以江燃所受的伤,可能比预想中的要严重很多。

    但是从刚才到现在接近两个多小时,他几乎没有任何处理,反而一直在保持着高强度的动作。

    这让周围的人都无比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但江燃的父母却没有再开口劝他。

    自己儿子的执拗,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这种关头,他是不可能抛下一切的事情,去医院好好休养。

    但一旁的警官却上前,劝道:“江燃,还有十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你先好好休息一下。”

    “这十个小时不是给我休息的。”

    江燃抬眼,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这是给我最后的机会。”

    -

    沈欢被带上车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

    虽然自己的双眼被黑布蒙住,双手也被绳子紧紧的捆住别在后背处,但却依旧保持着高度紧张的意识。

    严晓坐在她的身边,伸出手轻轻弹了弹她落在脸侧的头发,然后笑着说:“要玩一个游戏吗,孩子。”

    接着,严晓并没有给沈欢回答的机会,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你记得三年前,江燃参与的那场案件吗。”

    沈欢无比平静的听着严晓的话,听到这里,她几乎已经能猜出女人要说些什么。

    果不其然,严晓轻笑了一声,然后道:“现在,轮到你了。你不妨可以记住我们的行车路线,给江燃些提示。”

    说到这,严晓微微一顿,佯装遗憾道:“啊,对了。差点忘记了,你看不见。”

    沈欢没有任何反应。

    她知道,自己的反应越是激烈,只能越引起严晓的报复欲和兴奋。自己只要开口说话,身旁的人就会猜测自己的情绪来应对。但相反,如果自己一句话也不说,反而给严晓的成就感才会越少。

    沈欢伸出手指,轻轻摩擦过车椅。

    车子上没有任何气味,很干净,甚至座椅处还铺着毛茸茸的毯子。

    车子平稳地开着,但在人流量密集的城市,却感觉没有遇到几次拥堵,仿佛一路上都很畅通。

    在行驶了大概三十分钟后,沈欢听到了从工地传来的挖土机的声音。

    她没有感觉到车子有明显的加速。

    但从挖土机声开始听见,直到消失,一共持续了半分钟左右。

    然后在十五分钟以后,她听到了下课的铃声。

    经过了学校?

    然后,汽车在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周围变得逐渐安静了下来,车鸣声也遇见减少。

    看来是开到了较为偏僻的地方。

    沈欢下车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大约是过了两个多小时。

    她被人扶着走进了一个小屋子。

    感觉有点不对。

    沈欢用拇指的指甲紧紧的抵住食指,一边向前走,一边咬紧牙齿用力。直到指甲盖划开自己的指尖,有明显的血液渗出感才稍稍松手。

    进了门,沈欢眼前的黑布被扯了下来,她环顾四周。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摆设的房间,窗户很小,房间内几乎没有一点光。

    只有一盏吊灯,以及灯下摆着的一个孤零零的椅子。

    沈欢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却猛地感到身旁的女人突然伸出手,将一块布蒙住自己的口鼻。

    是迷药。

    女人笑了声,在沈欢的耳边说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是先睡一会儿吧。”

    沈欢感觉到意识在一点点流失,但还是咬紧舌尖,手指轻轻按在自己背后的墙壁上。

    等到沈欢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她还是在那个屋子内,身旁是那把椅子。

    沈欢撑起身子,目光四处一扫,然后停留在自己胳膊处的一道红印上。

    而就在这时,她感到背后有人接近,紧接着,有一块布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在意识即将再次消失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在自己胳膊处的红印上,努力睁开眼去辨认。

    这很明显的点状印记,似乎是压着什么东西许久才产生的。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大家收藏:他不好撩[校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