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经典网文 > 他不好撩[校园] > 章节目录 061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陈警官观察到了江燃的表情, 他轻轻按了按江燃的肩膀,然后开口道:“你应该也看得出来,杨木似乎是在袒护谁。在杨木被捕之后,三位受害者的尸体已经全部在他的交代之下被找齐。”

    “尸体是最好的语言, 明显可以看出,前两具尸体的分尸方式和第三具完全不同。”

    陈警官说着,有些头疼的撑起下巴, 然后道,“可是杨木如果将罪责全部揽到自己身上,我们也很难找到证据,将他的帮手定罪。”

    江燃皱眉所担忧的问题显然不是这个。

    他无比平静地看着杨木脸上的表情, 道:“至于这一点, 你可以放心。三位受害者,后两位都在血液中检测出了安眠药的成分,所以她们都是被迷晕后带走杀害的。”

    “这件案子, 真正死于杨木之手的, 可能只有因为意外而死的邹倩。”江燃抬眼,语气无比平静:“既然杨木的帮凶愿意为了掩盖杨木的过失,而接连杀死两人。就不会默不作声的让他替自己担下所有的罪责。”

    陈警官会过意:“所以, 你的意思是,即使杨木想替别人顶罪, 他的帮凶也很有可能来自首。”

    “对, 因为如果杨木担下所有罪行, 是毫无商议的死刑。但是如果事情出现转机, 杨木也有可能获得活下去的机会。”

    陈警官点了点头,抬眼却看到江燃依旧皱着眉头,于是又道:“既然你笃定犯人会来自首,为什么看上去还是愁眉不展?”

    江燃转过身,抬头看着陈警官,然后开口道:“我在想,拔掉陆父呼吸机的人到底是谁?”

    陈警官一愣。

    江燃垂下眼,语气淡淡的说道:“这起案件,最大的受益者,到底是谁呢?”

    陈警官颅内瞬间出现一个人的名字:“你是说——陆仁城?”

    他皱了皱眉,摇摇头,道:“可是现在根据我们获得的线索,这起案件他完全不具备任何作案的动机和条件了。”

    江燃转过身,双手插兜,微微挑眉,道:“其实就算杨木的帮凶没有来自首,我们也有证据能将他定罪。”

    “而且是绝对性的证据。”

    听到这句话,陈警官明显有片刻的惊愕:“绝对性证据?你是说……”

    江燃笑了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了话,有人应该能证实这一点——”

    如果杨木没有可以的将指纹留在第三具尸体的后颈。

    警方还能顺利的获得线索,将嫌疑犯锁定在他的身上吗?

    这是记者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对警方提出的质询。

    一时之间,各式各样的言论,都严重的影响了每一个潼南市的人民。

    大家都对警察的办案力度提出了质疑。

    难道以后每一次令人胆寒的杀人案,都要等待着凶手的自首,才能获得线索吗?

    警方给出的言论是:“如果没有第三具尸体后颈的指纹,按照他们的调查方向,发现杨木的问题是早晚的事情。因为杨木这个人,早就在警方的关注之下了。”

    “至于案件的细节,我们会在结束后续调查后再完整的向格外公开。”

    但是。

    江燃发现,警方之所以关注杨木,完全是由于一个人的引导。

    那就是陆仁城。

    江燃一直思索着,陆仁城在这个故事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似乎是一个受害者,但却也似乎是一个绝对的获利者。

    为什么,陆仁城在邹倩死后,反而戴上了那枚戒指。并且特意出现在江燃的面前,向他展示出了这枚戒指的样式。

    真的是因为纯粹的悼念吗?

    但是具陆仁城同事的说明,陆仁城对邹倩的纠缠,一直都报以疏离的态度。即使这个女学生的死引起了他的触动,可两人之间的关系完全不足以让陆仁城用这样的方式来悼念。

    与学生的暧昧,是对一个教师事业上最大的打击。

    陆仁城没必要用这种令人遐想的方式去对一个并没有多少好感的学生进行悼念。

    而且,陆仁城出现的时间点,做的事情,过于巧合。

    他那一天,恰好的走了一条平时不会走的路。

    恰好救下了沈欢。

    恰好转来了江燃所在的学校。

    恰好在那一天戴上了那枚戒指。

    在沈欢和杨木认识之后,又制造了机会,让两人得到极大时间的独处。

    如果说,警方的调查是顺着陆仁城这条线一步步深入。

    不如说,警方所有的调查,都是在他的操控之下进行的。

    而最后,他也能将自己在这些罪责中撇清,让自己一干二净。同时又坐收渔翁之利,铲除掉了杨木这个随时可能威胁到自己继承权的私生子。

    沈欢自从补课之后,坐在陆仁城的车上包括和杨木单独相处时,都时刻保持着和江燃的通话状态。

    江燃记得,杨木曾无比温柔的对沈欢提到过:

    “我的哥哥是个惺惺作态的人,所以我和他的关系向来不好,如果不是因为车上有你,我是不会上那辆车的。”

    沈欢问了句:“你们兄弟俩都不交流吗?”

    杨木冷笑了声:“从不,我早就删除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江燃回忆起了这句话。

    他记得警方调查杨木时,杨木所工作的那个诊所里的李医生说:“杨木的确在我这里工作,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时常请假。而且我刚刚清点了一下东西,发现的确丢失了些药物用品。”

    请假?

    江燃在回忆中,无比敏锐的捕捉到了这句话。

    陈警官拍了拍江燃的肩膀,道:“如果你对陆仁城存疑的话,恰好隔壁审讯室马上就要录一段陆仁城的口供,说是让他说下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你如果感兴趣,可以过去听听。”

    江燃道了声谢,然后离开了房间,推开了隔壁的门。

    从单向玻璃里,可以看到陆仁城坐在桌子后,面对着文化的警察,眸子里带着些悲伤与叹息。

    陆仁城:“即使我与我的弟弟再为不和,也一直觉得他是个好孩子,他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我没想到,他会是这场案件的凶手,还恼羞成怒的失手杀害了我的学生邹倩。”

    “我真的很惊讶,他会将邹倩推下楼。但是如果当时,他主动自首,或许就不会到如此的地步。”

    陆仁城的嫌疑被撇清后,警察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陆先生,我知道您作为兄长的情绪。您可以详细的说说对自己弟弟情况的了解吗?”

    陆仁城思索片刻,然后叹了口气,道:“我只知道,他没什么朋友。唯一一个有交往的朋友,只有他一直以来的同学,周正南。周正南直到现在,还经常会去我弟弟的住所找他聊天。”

    警方相望一眼,然后记下了这个名字。

    江燃的眉头微微一皱。

    果然。

    陆仁城明明什么都知道。

    -

    今天警方在抓到杨木后,开了个大会。

    陈警官作为负责人,也参与到了这场会议之中,无暇顾及江燃。

    而江燃独自离开了警局,来到了诊所门口。

    老李正在收拾着东西,脸上仿佛顿时苍老了许多,他一边整理着办公室里的东西,一边频频叹气。看到江燃站在门口,苦笑了片刻,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道:“进来吧,江燃。”

    江燃走到老李面前。

    老李碎碎念道:“我一直觉得杨木是个挺好的孩子,没想到……这件案子出来,有不少记者来我们诊所询问,看来我也要关门一段时间了。”

    说到这,老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江燃点了点头,抬眼,目光落在诊所门口的监控上,开口道:“方便让我看一眼监控吗?”

    老李闻言,便知道江燃恐怕是发现了什么事情,于是他点点头,道:“这一个月的监控记录都还在,我现在去给你调出来。”

    江燃跟着老李来到了监控室,看着他熟练地调转除了监控。

    江燃垂下眼,问道:“杨木请假有规律吗?”

    老李摇摇头,顺口回答道:“哪有什么规律?他一个复读的学生,只是来这里体验一下而已,也帮不上什么忙,经常有事不来,我也没放在心上。”

    江燃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您和他的哥哥陆仁城有联系吗?他有像你询问过杨木吗?”

    老李思索了一下,然后再一次摇了摇头:“我只是和他认识,也没有多熟。况且杨木和他关系也不好,他倒也不常像我询问杨木的事情。上一次联系——大概已经隔了半个月吧。”

    说话间,老李已经将监控视频调取了出来,他将鼠标往江燃的方向一推,道:“喏,要看什么自己找找吧。”

    江燃俯下身。

    从监控视频中可以清楚的观察到,陆仁城一直都会在杨木结束工作之后来诊所门口接他。

    即使杨木多次熟视无睹,他也风雨无阻的等着他。

    老李在一旁感叹道:“不得不说,陆仁城这个人还是很有风度的,即使杨木是他爸的私生子,他作为哥哥,也挺尽职尽责。”

    江燃却发现了倪端。

    江燃直起身子,一双眸子里渐渐暗了下去,许久后,他开口道:“可是您没发现,杨木请假的时候,陆仁城也十分有默契一样的,没有一次来接过他吗?”

    老李一愣,随机也发现了不对:“是啊,陆仁城也没问过我杨木今天在不在之类的问题。按道理来说,也不可能是杨木告诉他的,他们两个可是水火不容……”

    陆仁城和杨木的交友圈,没有半点重合。

    甚至从陆仁城对沈欢说的话来说,他对杨木也几乎是一无所知,所以才希望沈欢多和杨木沟通。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陆仁城还能做到对杨木作息时间,以及动态的如此了解,就是十分不正常的了。

    他能清晰的知道杨木来没有来诊所。

    在不在家。

    江燃垂下眼,思索了片刻,然后对老李道了声谢,继而飞快的推开诊所的门,快步离开。

    老李看着江燃的背影,有几分无奈的笑了声,道:“还真是和他爸一样,做事雷厉风行的。”

    杨木居住的地方,是一处人流量很少的偏远小区,但是环境却做得很好。

    据陆家所说,这个地方还是陆仁城着手替杨木找的,环境和条件都十分优良。

    江燃来到了杨木家的单元楼下,像一旁的保安询问监控。

    或许是警察早就调查过这附近的监控,保安一看江燃,便知道了他的来意。于是懒洋洋地挥了挥手,回答道:“一个月前就坏了,恰好是那个凶手住的单元楼附近。警方早来问过了,根本查不出什么线索。”

    “不过也蛮奇怪,我们的监控最近才换新,按道理不该坏的这么快啊。”保安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挠挠头,无奈道,“不过凶手都抓住了,这些也不是很重要,不是听说都承认了吗?”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大家收藏:他不好撩[校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