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经典网文 > 他不好撩[校园] > 章节目录 025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沈母看着面前的少年。

    她的目光无比平静而又认真, 似乎根本没有把江燃当成一个孩子。听到江燃这么说,她的眼睛里有片刻的诧异,但还是轻轻的问:“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人都是想被需要的。”

    江燃直起身子,抬眼望向沈母的眼睛, 语气平和,“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为什么沈欢这种能和人十分融洽相处的性格, 还会患上抑郁症。”

    沈母抬了抬眼, 问道:“为什么?”

    江燃掀了掀眼皮:“我听说,她小学的时候, 曾有很多有关她以及她家庭的难听言论和人身攻击,这些事情您知道吗?”

    沈母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没有,她从没有说过。”

    江燃平静的说道:“因为她认为, 身边没有一个人,能和自己亲密到能打开心门的倾诉。所以她不愿意和人分享自己的任何情绪,所有负面的内容在心里积压而不能表现出负面情绪。”

    “这些事情, 才是促使她患上抑郁症的主要原因。”

    沈母叹了口气:“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我们毕竟是她的家人啊。”

    江燃漆黑的眼里有些意味不明的情绪,他的语气带着些坚定:“不,她对自己的家人一无所知。”

    “家人之间难道不该是互相需要的吗?但沈欢从未感受过她被需要着, 所有的人都会以‘为她好’的名义隐瞒自己的一切消息。”

    “仅仅是住在同一屋檐下, 而对彼此一无所知的人, 真的能亲密无间的相互倾诉吗。”江燃停顿片刻, 然后道, “您能感觉得到,沈欢在小心翼翼的讨您和她父亲的喜欢吗?”

    沈母不需要江燃做太多的解释,也能理解他话中的意思。

    沈欢成长到现在,沈母几乎从未见过她在自己面前有任何除了笑容之外的表情。

    她是一个令人羡慕的乖巧的孩子,从小到大,就没有做过任何令自己感到麻烦的事情。

    沈母垂下眼,然后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江燃淡淡道:“我看到了。”

    他能清晰的看到,沈欢在抗拒和任何人分享自己真实情绪时,却似乎在用另一种方式无声的向人求救。

    沈欢在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正常人。

    沈母的眸光轻微动了动,片刻后,她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们这对家长的确做的失败。”

    说着,沈母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手机,一边拨着号码,一边抬头看着江燃,眉间带着浅浅的笑意,她说道:“我会告诉沈欢这件事情的。”

    “还有,谢谢你。”

    -

    沈欢从病房的小窗处看着里面带着呼吸机的父亲,一双手紧紧的攥着,她抬头,轻声问:“我爸他……”

    沈母拍了拍沈欢的头,俯下身和她说话:“没事的,医生和我说,他的病情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这几天情况不太稳定,所以才需要再观察几天,估计后天就能转出来了。”

    末了,她轻轻补上一句:“到时候,你帮我一起照顾他,好吗?”

    沈欢眼角带着些莫名的闪光,她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开口问:“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沈母叹了口气:“我们怕你太担心。”

    沈欢:“如果什么都不知道,我才会更担心吧。”

    她的语气依旧带着些哭腔,鼻尖莫名的发涩,她咬了咬下唇,然后低下头,缓缓道:“十七年以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沈欢说到这,稳了稳自己的语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太过于波动,“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家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一样。我对你们的了解,都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

    沈母看着沈欢的样子,心里泛起一股苦涩,有些心疼地一把揽住了她,然后柔声道:“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能原谅我们吗?”

    沈欢抱住母亲的肩膀,将头埋在她的肩窝里,眼角有滴泪滑落,她瓮声瓮气的答道:“嗯。”

    沈母轻轻笑了起来,说了句:“对了,欢欢,生日快乐呀。”

    -

    因为明天要上课,沈母就让沈欢先回去休息,明天再去江燃的家里接她回来。

    沈欢走出医院的时候,没想到江燃会在大门口等自己。

    夜里的风还是有些阴冷的,江燃穿着一件薄外套,衣角被风吹起。江燃靠在路边的路灯处,灯光轻轻的照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显得无比打眼,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意外夺目。

    江燃仿佛天生就是一个吸引人注意的人。

    他看见沈欢出来,将眼一抬,手机收了起来,动作干脆地朝她走了过来。

    “走吧。”

    江燃语气淡淡的,他敏锐的捕捉到了沈欢有些泛红的眼角,但却没有多问,只是轻轻的和她说了这么两个字,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街道上,十分默契的都没有说话。

    江燃知道沈欢需要时间消化情绪。

    这个时候和她说话,只不过会徒增她的压力。

    一阵微风刮过,携带着几分寒意,拍打着沈欢的肩膀。

    她下意识的用手捂了捂自己的肩膀,轻轻地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

    江燃见到沈欢的动作,顿下了步子,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转过身,微微低头,将外套披在了沈欢身上。

    沈欢一愣。

    江燃将衣服披到沈欢身上后,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准备离开。

    但是沈欢却伸出手,轻轻握住了江燃的手腕。

    江燃提步欲走的动作一顿,转过头,目光落在了沈欢的脸上。

    沈欢的眼角还泛着红,但她却弯了弯眉毛,笑了起来。

    这笑容和之前甜美客气,而又疏离的笑不一样。是不加丝毫掩饰,发自内心的笑。

    沈欢说:“谢谢你。”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江燃知道沈欢指的是什么。

    他看着沈欢的眼角,忽的笑了。

    “走吧,我们回去。”

    -

    对于多数的学生来说,星期一一般都是一周内最难捱的一天。

    江燃到学校的时候,就看见徐云飞半死不活的趴在桌子上,整个脸贴着桌面,右手握着笔,面前摆着两份作业,正在奋笔疾书的抄着选择填空题。

    这样子一看就是周末玩的开心了,完全忘记了作业这回事。

    江燃瞥了他一眼,将自己的东西从书包取出放在桌面上。

    徐云飞呜咽了一声,脸依旧贴着桌子,只是身体朝着江燃那边蹭了蹭:“燃哥,我还是你一辈子的朋友吗?你愿不愿意帮我……”

    江燃抬了抬眼:“你是谁?”

    顾筱筱在后面笑的天花乱坠:“徐云飞你就算了吧,自己昨天晚上打游戏打到凌晨,今天才想起来作业补不完了?”

    徐云飞悻悻的看了顾筱筱一眼,然后目光落到江燃裹着绷带的胳膊上,立刻大呼小叫了起来:“我靠,燃哥,你这伤那么严重啊!让我摸摸让我摸摸!”

    徐云飞这一喊,周围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边。

    江燃抬眼,目光轻轻扫过徐云飞的脸,然后笑了:“有件事和你说。”

    徐云飞总觉得江燃那这种眼神看自己的时候,百分之八十都没什么好事。于是他坐直身子,心里无比发虚地问道:“您请说。”

    江燃拿大拇指点了点徐云飞桌子上摊开的作业本,抬了抬眉,淡淡道:“您老抄串页了。”

    徐云飞整个人犹如晴天霹雳,他顿时从椅子上一下子惊奇,仔细的瞧着自己桌上的那两本作业,确定抄的页数确实不一样的时候,陷入了精神崩溃。

    徐云飞心态崩了。

    顾筱筱在后面无比放肆的嘲笑着他。

    许自烟刚好收作业收到这。

    徐云飞抬起手匆匆忙忙的朝着一串串的字母,一边喊道:“等会等会等会小姐姐等我一下我马上好!”

    许自烟也不急,将手上的一摞作业本放在江燃的桌角,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话。

    “江燃,你手上的伤是昨天受的吗?”许自烟轻声问,语气听上去温柔中带着几分关切,“昨天你不是和沈欢一起吗?她怎么没说你受伤的事……看上去还挺严重的。”

    沈欢在后面神色如常的收拾着桌上的东西。

    从许自烟开口的会后,沈欢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会被她挂在嘴边了。

    江燃抬了抬手指,漫不经心的扯瞎话:“不是那时候受伤的。”

    许自烟笑了笑,然后道:“你别骗我了,昨天下车的时候我就看见你胳膊好像受伤了,真是的,伤口怎么能拖那么久呢?”

    她说着,看了沈欢一眼,然后道:“旁边的人也应该提醒几……”

    许自烟说话的时候,江燃却歪过身子,用手懒洋洋的撑着脑袋,然后抬脚踢了踢徐云飞的凳子,道:“抄完了吗?”

    徐云飞奋笔疾书:“快了快了!别人收作业的都不急,你急什么!”

    江燃笑了声,语气带着几分懒意:“我挺急啊。”

    徐云飞哭丧着脸:“我的祖宗,你急什么啊?”

    江燃轻描淡写的说:“因为不大想和不熟的人聊天。”

    许自烟脸上的笑容一凝,咬了咬下唇,没有再说话。

    而徐云飞也抄完了作业,“唰”地一下站起身,将作业本塞在许自烟手上的那堆作业里面。然后用一副解脱了的样子瘫在了椅子上。

    老何就是这个时候走进班上的,他抬手敲了敲黑板,清了清嗓子:“来,我要说一件事,站着的同学赶快回位置上坐好。”

    刚刚还在大声讲着话的同学瞬间安静了下来,然后就听见椅子桌子碰撞的声音,所有人都回到了位置上,端端正正的坐了起来。

    老何满意的点点头:“大家应该都知道,两个星期之后就到了我们学校校庆的时间,按照惯例,每个班都要出一个作品去参加校园庆节目的选拔,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前排有女生举手:“演话剧吧,我听说这几年话剧表演的节目选上的都比较多。”

    对于班上的同学来说,唱歌跳舞之类的表演都不大能够激起他们的参与度,反而是话剧这种带有趣味性的节目,能引起强烈的参与激情。

    这个提议提出来之后,几乎是全班都在热情相应。

    老何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但是他有些犹豫的摸了摸下巴:“可是这话剧的剧本不大好写啊,如果演那些老故事,别人不是一眼就都看过了吗?”

    “老师,我们班的陈婉音可以写剧本!”有个同学站了起来,指着班上一个角落里的女生说,“去年学校里评的最优秀节目里面的话剧剧本就是她写的呢!”

    沈欢下意识的朝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

    一个剪着厚厚的刘海,带着圆框眼镜的女生坐在班级的最后一排,和自己只有一组之隔,她此时正在认认真真的写着些什么。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陈婉音不旦没有抬头,反而将脑袋压的更低了。

    老何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陈婉音,你愿意写剧本吗?”

    虽然老何是真心实意的征求她的意见,但是在这种场合下,拒绝老师的请求无疑会引起非议。

    于是陈婉音缓慢的点了点头,细声细气的说了声:“好。”

    陈婉音的声音很小,而且位置又坐在最后一排,老何自然是没有听清她的话,于是歪着头问道:“你说什么?大点声啊?”

    老何一追问,陈婉音便将头低的越低,声音也变得越细小了起来,样子仿佛十分难堪。

    沈欢偏过头,举了举手,然后道:“老师,陈同学答应了,可能您和她离得有点远,没有听清。”

    老何听完,欣慰的点了点头:“那这件事情就交给陈婉音负责了,希望各位同学也踊跃参与,积极报名参演角色,毕竟这是我们班分班以来的第一次节目表演!”

    下课之后,顾筱筱和沈欢一边在接水池旁排着队,一边继续和她商讨着表演节目的事情。

    “你别看陈婉音那么腼腆,但是她写的东西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去年她好像是写了一个龙与少女的故事,看哭了很多评委呢。”顾筱筱努力回忆着,然后道,“不过感觉她的性格好像有点阴沉,班上好像都找不到和她关系好的人。”

    沈欢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记得很清楚,陈婉音在听到有人提起自己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

    陈婉音抖得很厉害,就连握笔的手也不停的颤着,眸子里是深深的恐惧。

    那绝对不是简单的性格内向。

    “为什么老何会让陈婉音负责话剧啊,你看她的样子,土的要命,怎么可能写的出好东西。”

    前面突然传来了女生的说话声,音量没有太大的掩饰,让沈欢和顾筱筱两人听的清清楚楚。

    女生接着道:“说实话,我觉得她看上去就不大正常。一天到晚跟着了魔一样在位置上写写画画,整个人看上去怪里怪气的。诶,你们说,她那些故事真的是自己想出来的吗?该不会是抄的吧?”

    “啪”

    水杯掉落的声音。

    沈欢转过头,见陈婉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队伍的后面。

    她一定是听到了那些女生的话,手上的水杯也一个不稳,掉落在地上。

    陈婉音飞快的把头埋下,样子仿佛是自己才是那个做错事的人一般局促不安,她整个人都在抖动着,一边小声的和周围的人道着歉,一边离开了队伍去捡自己的水杯。

    “哎,陈婉音是不是听见你说的话啦。”

    刚刚说人闲话的女生仿佛不以为意,不仅没有半点被抓包的尴尬,反而嘴硬道:“听到又怎么样,本来就是这样嘛。”

    沈欢看着陈婉音的样子,眉头一皱,抬眼看着不远处说话的女生,然后迈开步子走到她的前面。

    沈欢看着女生的脸,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清冷,她的脸上带着笑意,语气却让人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她说:“道歉。”

    ※※※※※※※※※※※※※※※※※※※※

    呜呜呜呜终于可以让江然然和沈欢欢表演话剧男女主了!!!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大家收藏:他不好撩[校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