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说网 > 经典网文 > 他不好撩[校园] > 章节目录 020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我没有安慰你。”

    沈欢知道江燃能敏锐对发现自己话中的宽慰。

    所以她毫不意外的眨了眨眼, 一双眼睛亮亮的,眼底没有任何掩饰:“无论是谁,受到了别人的帮助,都会这么想吧。”

    “所以我只是实话实说。”

    江燃掀了掀眼帘, 眼底没有任何波澜,他只是沉默的直起身子,抬起头, 目光落在列车的玻璃上, 他望着飞快晃过的花花绿绿的广告牌, 陷入了沉默。

    他记得半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黄昏。

    他参加了一场葬礼。

    一位年仅七岁女童的葬礼。

    他还记得那天傍晚下着淅淅沥沥的下雨, 可是没有一个人撑伞。

    带着黑色帽檐的女童母亲,明明才三十出头,却仿佛一瞬间苍老的像四五十岁的人,她垂着眼, 对江燃说道:“你能来真的是太好了。”

    “我听人说,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

    “其实这件事情,你不必自责, 如果不是你,我们可能到现在连孩子的遗骨都找不到。”

    妇女抬起头, 似乎是努力想撑出一个微笑, 但嘴角还未上扬, 两滴泪便滑落了下来。

    她道:“幸好有你帮忙。”

    江燃望着墓碑上脸庞稚嫩的黑白照片, 眸光暗下。

    责任并不会因为别人的谅解而减轻, 有些担子并不会因为自己没有错而理所应当的卸下。

    那三分钟, 曾有机会变成一个女孩的救赎。

    现在却变成了对江燃的凌迟。

    到底是多少人对他心怀期待呢?

    江燃一瞬间回忆起了许许多多有关他的名衔。这些沉重的称号,让江燃无法心安理得的容忍自己任何的失误。

    没有人愿意问他是否准备好了接受这些沉重的责任,他一直是在万千人瞩目的目光中被推着走的。

    “你觉得救世主这个名衔真的是一种荣耀吗?”

    江父这么对江燃说道,“在你没有准备好之前,这样的名衔,将会是对你最沉重的打击。”

    江燃突然感到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他回过神,低下头,见到沈欢在安静地看着自己,一双眼里,带着系诶清澈而又明亮的笑意。

    沈欢说:“走吧,到站了。”

    -

    这次秋游的地点是在市区外的一座踏青山。

    虽说爬山对于这些高中来说未免有些无趣,但毕竟能和彼此熟悉的同学一起出去玩,大家的热情指数还是很高。

    所以难得的,全班没有一个人迟到。

    但因为接送学生的大巴车还没来齐,所以大家都在班上三三两两的闲聊着,互相展示着自己带的东西。

    学生难得有个合理的借口可以抛开校服穿自己喜欢的私服,一时之间自然是各式各样的精心打扮。

    徐云飞向来都是不放过任何八卦的,于是他一边翘着二郎腿嗑瓜子,一边在江燃的耳旁说悄悄话:“你看今天我们许班花穿的裙子,真的仙啊,难怪追她的人这么多。”

    江燃侧过头,挪开了自己的脑袋,伸出手按住徐云飞的额头,将他推开,眼一抬,懒洋洋的开口道:“离远点。”

    徐云飞虽然是说悄悄话,其实声音并不小,离得近的人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顾筱筱这几天对许自烟根本就没了好感,听到徐云飞的话不由的翻了个白眼,拿自己的笔敲了一下徐云飞的头,没好气的说:“你什么眼光?”

    徐云飞嘿嘿一笑,揉了揉自己被敲的头,也不生气,反而是挤眉弄眼地说道:“行行行,我眼光不好。”

    “不过你知不知道,现在班上还有人在争,这班花的位置到底是给许自烟呢,还是给我们的沈欢小姐姐呢。”

    徐云飞说着,撞了一下江燃的胳膊,朝他挑了挑眉,“燃哥,你觉得呢?”

    江燃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

    徐云飞顿时怂了,投降似的举起双手:“好了好了,我不问。”

    顾筱筱撑着下巴,嫌弃似的看了徐云飞一眼,然后道:“所以我才说你们男生一个比一个闲得无聊,反正我觉得我家欢欢最好看。”

    其实按道理说,许自烟的确没有沈欢漂亮。

    但毕竟许自烟在班上呆的久,性格又温柔,所以班上大半的人,特别是男生,都挺买她账的。

    而眼下,许自烟站起身,从第一组开始发着些什么东西,前面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还有人哄笑着说些什么。

    许自烟双颊绯红,和周围的人说着话。

    徐云飞踢了一下前面寸头的椅子,问道:“这是干嘛呢?”

    寸头一脸悲愤地转过头,猛地够着手拍了一下徐云飞的头,道:“我是说我凳子怎么一天比一天晃,原来全他妈是你踹成这样的。”

    在徐云飞抱着脑袋痛哭流涕的道歉之后,寸头才心满意足的坐直了身子,给徐云飞解释:“这不是过几天许班花生日吗,她想着那几天都上课,也不大方便庆祝,就提前到今天来庆祝,现在正给人一个个发小蛋糕呢。”

    江燃听到寸头的话,将眼一眯,靠着椅子的身体微微动了动。

    几人说话的功夫,许自烟的蛋糕便已经发到了他们面前。

    许自烟今天穿着白色的裙子,头发精致的盘起来,留了一半披散在肩上,显得整个人有一种古典美人的感觉,温和而又有气质。

    许自烟笑眯眯的将手中的蛋糕盒子递给了徐云飞,然后道:“我听人说你挺喜欢吃巧克力的,就特地给你买了这种口味的,希望你能喜欢。”

    徐云飞站起身接过蛋糕,双手合十道了声谢,然后扣了扣脑袋道:“生日快乐啊。但是我不知道你今天生日,所以也没准备礼物,要不然明天……”

    “没事,礼物我已经收的够多了。”

    许自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睛弯弯的,语气柔和:“你再给我礼物,我反而不好带回去呢。”

    “哈哈哈,果然我们的许班花就是受欢迎啊,生日都嫌礼物多。”

    寸头在前面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回头看着许自烟,多嘴问了句:“诶,不过为什么今年特地提前十多天来过生日啊。”

    许自烟听到这话,眼神似有似无的朝着沈欢瞟了一眼,但很快笑着说道:“生日还是和朋友一起庆祝比较好,自己一个人的话,会很孤单吧。”

    江燃听到这句话,头微微一偏,眸光暗下,狭长的眼里情绪意味不明。

    许自烟低下头,看着江燃,然后将自己手中的蛋糕递了过去,道:“江燃同学,这份是你的,我……”

    “不用了。”

    江燃开口,语气平静,他甚至没有抬眼:“我不喜欢吃甜的,送给别人吧。”

    徐云飞冒了个头,“咦”了一声:“你怎么就不喜欢吃甜的了?我之前要你把沈欢分给你的那份糖给我,你哪次同意了?”

    江燃抬眼,轻飘飘的将目光放在徐云飞的脸上,然后眼睛一眯,带着几分寒意。

    徐云飞自知自己又多嘴了,于是伸出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小心翼翼地缩回了头。

    许自烟递出东西的手一僵,脸上的笑容有些苍白了起来。她咬了咬下唇,然后开口道:“我都是按照份数买的,别人都有啦。”

    江燃的语气依旧十分冷淡:“那就自己留着,我不大喜欢浪费东西。”

    江燃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许自烟毕竟脸皮薄,于是只得将手中的蛋糕收回,迈开步子,走到了沈欢面前,强撑着一张笑脸,把蛋糕递给了她。

    沈欢将许自烟刚才的话和小动作,都观察的一清二楚。

    在许自烟若有若无的瞟向自己时,她那双饱含着温柔笑意的眼底,全是嘲讽。

    唔。

    沈欢撑着下巴,手指漫不经心的敲击着桌面。

    看来是和自己杠上了。

    沈欢知道许自烟认识些自己以前的同学,可能或多或少的知道,自己的生日就是今天这件事情。

    所以才会特地把自己的生日朝前移了十几天。

    沈欢接过了许自烟递来的蛋糕,然后偏过头,将自己书包上的挂链取下来,递到了她的手里。

    沈欢眉毛一弯,大大方方的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呀,我才知道你今天庆祝生日,所以也没准备什么。这个挂链先送给你,当预支的礼物啦。”

    许自烟接过挂链。

    跟在她旁边拿蛋糕的女生凑过头一看,“哇”了一声:“沈欢你好大方呀,这个款式可是限量版的,我当时在官网守着都没抢到呢。”

    沈欢笑着摇摇头:“我还挺不好意思的呢,不过听说许同学是提前了十几天过生日,那生日当天我再准备一份新礼物。”

    沈欢越是不以为意,许自烟越是胸腔里有一口气咽不下去。

    之前在地铁站偶遇江燃,却因为沈欢被硬生生甩了脸之后,许自烟便对沈欢的观感更加迅速的直线下降。

    打听到沈欢今天生日之后,特地准备了许多份蛋糕。为的就是当面让她知道,无论装得多乖巧,为自己庆祝生日的人,远会比她多。

    但是没想到沈欢却似乎完全不在意一般,还能大大方方的送她礼物。这让许自烟感到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整个人都不是滋味。

    于是她只能僵着一张笑脸,道了声谢,然后转身离开了。

    大巴车也没有迟到多久,很快老师便来班上通知学生有序的按照一大组一大组的顺序下楼排队上车。

    江燃他们的位置刚好是最后一大组的最后两排,所以上车时,只剩下了最后一排的六人座位。

    几人坐下后,徐云飞看着旁边四仰八叉摊在座椅上的胖子,以及自己被他站了一半的椅子,可怜巴巴地朝着江燃那边挪了挪屁股。

    后面的六人坐向来都是有些拥挤的。

    加上徐云飞的挪到哦女,导致江燃和沈欢两人之间的距离是从未有过的贴近。

    因为车子颠簸的原因,沈欢的胳膊会因为惯性轻轻的碰撞着江燃的手臂。

    江燃甚至隐隐约约可以嗅到沈欢身上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气味。

    江燃低下头,正好可以看到沈欢瓷白的脖颈,以及浓密卷翘的睫毛。

    江燃的喉头轻轻一动,下意识移开自己的视线,从背包里抽出耳机,塞进了自己的耳朵。

    坐车是很容易犯困的事情,可周围的人都在三三两两的讲这话,嬉笑玩闹着,的确不是个适合睡觉的氛围。

    沈欢揉着惺忪的眼,偶尔打几个哈欠,眼角渗出些水光。脑袋一点一点的,时不时会撞上江燃的肩膀,然后又捂着自己的太阳穴支棱起脖子。

    江燃掀了掀眼帘,轻“啧”了一声,偏过头伸出手取下自己的耳机,轻轻递给了沈欢,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戴上?”

    沈欢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或许是困劲上来了,她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声音带着些软软糯糯的感觉,乖乖的道了声谢:“谢谢。”

    然后伸出手接过了江燃的耳机,然后轻轻的塞到自己的耳朵里。

    耳机带着点温热,播放着柔和的纯音乐。

    大巴上的喧闹声仿佛突然被削弱了音量一般。

    车子在开的过程中,信号总是不怎么好,于是徐云飞缠着江燃要他陪自己一起玩联机连连看。

    江燃经不住徐云飞的聒噪,于是靠着座椅,歪着头懒洋洋握着手机,拇指在屏幕上飞快的按动着。

    身旁少女的呼吸逐渐均匀了起来。

    沈欢的头靠在座椅上,因为脑袋找不到一个支撑点,似乎是睡得并不安稳。

    江燃侧过头看了沈欢一眼,然后收回了视线,没有动作。

    沈欢的脑袋一寸寸的向下滑动,她的眉毛轻轻拧起,脸上带着几分深深的倦色。看上去似乎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整个人恹恹的。

    江燃无声地叹了口气,沉默着换了只手拿手机,腾出自己靠近沈欢方向的胳膊,然后轻轻的扶住了沈欢的脑袋,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找到一个固定的支撑点。

    后座一排人都睡得东倒西歪,唯一一个清醒着打游戏的徐云飞目瞪口呆地看着江燃的动作,脑袋上冒出了一排的问号。

    他将手机愤怒的放下,刚准备开口说话,却被江燃用冷冰冰的眼神吓得噎了回去。

    江燃低声道:“小声。”

    徐云飞:?

    我睡觉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让别人小声?

    徐云飞气的差点喘不过去,他努力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平静呼吸,然后愤怒的拿出手机,给江燃发消息。

    徐云飞:!!!你是个感情骗子!!

    徐云飞:!!你和我说你不喜欢沈欢那种类型的!!

    徐云飞:!!你给我解释!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的钱怎么办!一周的零花钱!

    ※※※※※※※※※※※※※※※※※※※※

    徐云飞:作为男配我真的好惨啊

    徐云飞:我也会有甜甜的恋爱吗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大家收藏:他不好撩[校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ay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