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三九四章 生死夜把盏贪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梅远尘 本章:第三九四章 生死夜把盏贪欢

    折腾了大半夜仍旧一无所获,橘州政司兰庭樾很生气!

    笑呵呵地辞了萧璞后,他几乎转头就回了驿馆外临时征用的用于衙兵们歇脚的地民宅中,气呼呼地低声暗骂:“坏坯子的南蛮,惯会消磨人!方圆周遭都查遍了,哪里有甚么恶人?不久前才下过迷蒙雨,地上还有些潮气,倘使真有人走动,怎会连个脚印也不曾留下?”

    跟下面的几个百夫长交待了几句,兰庭樾便卸了官袍歇息去了。他是一州首官,事不躬亲,鲜少像今日这般忙碌,早已累得不行。

    兰庭樾走后,萧璞便把几个近侍叫了过去。

    “大华的人已经替我们搜过周边,但仍不可放松警惕,你们机灵着些,要时不时地敲打敲打值夜的大华衙兵。太安静了,这可不像厥国人的做派。”

    很显然,这是一个知己知彼,时刻保持警醒的人。审慎的性子亦是他能从冼马国数百皇亲中脱颖而出,深得皇帝信任的重要缘由。

    冼马靠向大华,这是厥国极其不愿看到的,萧璞料定他们一定会从中阻扰。而其间,最好的法子莫过于在路上设伏狙杀特使团嫁祸给大华一方,使两国盟结不成,反而因隙结怨。

    萧璞看来,自己是这般想的,端木玉没有理由不这么想。

    本质上,他们是同一类人。

    他们都肩负着家国兴衰,宗族存亡的大任,都怀揣着兼济天下,开疆辟土的抱负;皆有一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辣,亦皆有一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心。

    几个近侍都是平康王府从小培养的,不仅忠心耿耿,眼界也都非同寻常,自然明白少主的意思,当即各自领命行了下去。此行,于他们而言既是无上荣光,亦是刀山火海。

    离府前,亲兵们皆对天起过誓,就算他们这一百五十人中还有一个能喘气的,也一定要把世子平平安安带回王府。

    夜黑,起风,远处隐约起了犬吠。

    ... ...

    屈不叫与断离忧相识多年,既是袍泽又有同乡之谊,何况皆是身处异国,本该互敬互助才是。然,潜入九殿后,他们却抛开了往日交情,隐姓埋名,一直故作不识。尤其在同升大师傅之位后,更是数次在菩提心面前相互攻讦,冷语相向,给人造成二人不合的假象。

    “舒兄,一会儿必定是一场恶战,临行,不如我们喝几杯?”断离忧提起案桌下的酒坛,清声笑道。

    言毕,又取出了两个高腰宽口杯,斟满了酒。酒浑无气,显然浅薄无余温。

    正事已经谈完,待下面的人来报,他们就要出发了。

    两千人之中取敌首级,便是九殿也不是轻易能为。更别说,对方是一国亲王的世子,随从里不乏府上的精锐高手。

    这一战,以寡击众,就算大事能成也必是一场殊死之战。

    何况,二人带着九殿三百多死士出来,决瞒不了多久。甚么时候事败了,也就是他们的死期。背叛九殿的人,从无活口。

    哦,要说活口,也只有一个,那便是正往汉州疾行的恨红尘了。

    “哈哈,除了你,世上谁还知我舒清卢!”屈不叫引颈笑道,“来,今夜生死难料,你我暂苟且偷欢,畅饮几杯!”

    的确,世上已没有几人知晓屈不叫的真名叫舒清卢了。他说完那话便急急伸手取过酒杯,朝断离忧敬了敬,再一口喝干。

    酒才下喉,便流下了一抹涕泪。

    断离忧深吸一口气,提眉笑了笑,将案上另一杯酒喝完。

    杯盏尽,再蓄满。

    常日里,他的笑容总是阴冷而诡谲,搭配着那张俊秀的脸,教人难免心生提防。而适才那个笑,虽然无奈的意味浓厚了些,却又分明透着一股子洒脱与豁达,乃是断离忧身上从未显现的阳刚。

    “韩陌,这些年,苦了你了!”屈不叫摇头叹道。

    他也不去抹眼脸上的泪痕,只不停地轻摇其首,也不知他说的“苦了你”是指断离忧还是他自己。

    “哈哈,我孤家寡人一个,在哪里不是过活,有甚么苦的?倒是你,算时间,家里那两个娃子当已到了嫁娶的年纪了罢?”断离忧呵呵笑道,“此间事成,你便可以回去抱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咯!”

    这是二人在大华最后的一个任务。

    若能活着,便是重拾新生!

    “我离家时,男娃子十四岁、女娃子十一岁,倘使没病没灾的早该嫁娶生子啰!”屈不叫咧嘴笑道,又是两行泪被挤出了眼眶,顺着眼角的褶皱流满了脸。

    一别已是十一年!

    自别了婆娘、子女,这十一年间他从未踏足厥国半步,没见过他们一面。这些年,家人不知他去了甚么地方,甚至不知他究竟是死是活。他又何尝有半点家里的音讯?

    “婆娘,莫要怪我... ...娃子,莫要怪爹爹... ...”

    笑,他分明是在笑。然,他的笑又分明在哭。

    是笑着哭,也是哭着笑。

    活着... ...活着便能回去了。

    三百人去偷袭两千多人佑护下的特使团,这是九死一生,近乎十死无生的事。就算侥幸事成,也必定会招致大华朝廷不遗余力的追杀。

    还有九殿... ...

    还有冼马... ...

    无论今夜成败,他们都已穷途末路,半只脚踩进了棺材。

    “来,不说了,喝酒!”

    一声清脆的撞击后,二人相视一笑,捧杯痛饮。无论今夜是生是死,他们都一直在期待这一日的到来。

    能有一线生机固然好,但即便明知是死,那也是一种解脱。

    肩负如此重任,他们承受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压力,除了大业得成,便只有死亡能将他们的身心彻底解放。

    一切便在今夜。

    “来,干!”

    “倒满,干!”

    ... ...

    酒虽冷,却未败兴。

    大限至,尤不见悔。

    几杯冷酒非壮胆,为效故国死何惧?

    门外走近了一个人影,是信报来了。

    舒清卢、韩陌互鞠一躬,并肩走出了房间。

( 大华恩仇引 http://www.ayaxs.com/3/3601/ ) 移动版阅读m.aya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华恩仇引》,方便以后阅读大华恩仇引第三九四章 生死夜把盏贪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华恩仇引第三九四章 生死夜把盏贪欢并对大华恩仇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