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汉之庄稼汉

第0611章 私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甲青 本章:第0611章 私刑

    离开了伤兵营,冯永来到中军帅营,里头只有张苞正在对比舆图和沙盘,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看到冯永到来,便对着他点头示意,“恢复过来了?”

    冯永走过去,看了一眼沙盘,一屁股坐下来,开口问道,“陇右目前的情况究竟如何了?前些日子我一直在山上,消息本就不大通畅。”

    “后面丞相带着人秘密行动,因为怕泄露了消息,所以遮掩了大军动向,只说陇右无事,要我紧守陇关。”

    冯永说到这里,还一脸的后怕,“那时我还道陇右当真是大局已定,没想到竟然还能出这般差错。若不是有柳将军,北伐大计只怕就要毁于一旦。”

    张苞点点头,脸上亦有庆幸之色,“此次确实是幸运,也幸好有你。”

    冯永皱眉,“所以说,此次曹贼突破了略阳,可曾对陇右局势造成影响?”

    “不必担心。”张苞摇头,“曹贼欲走陈仓道断北伐大军后路,早就被丞相料到了,此次他们在武都差点全军覆没。”

    “若不是那曹贼舍下万余人断后,只怕匹马不得回到关中。我从冀城出发时,丞相已经从武都回到陇右,过了西县,想来此时已经在冀城了。”

    “那上邽,陇西,还有凉州的曹贼呢?”

    “上邽已破,此时吴将军应该已经到了临渭城下。凉州的曹贼听闻冀城有备,转向陇西而去了。魏将军退守南安的豲道城,与曹贼相持。”

    冯永看了看舆图,“这凉州曹贼倒是识趣。”

    “怎么说?”

    “他们去陇西,一来可以帮忙守陇西郡,二来若是事有不谐,还可以从襄武城经狄道撤回凉州。”

    张苞微有些惊异地看了一眼冯永,“没想到你竟然能一眼看出来。”

    临阵指挥我不会,难道纸上谈兵我不会?

    冯永没有接这个话题,又问道,“那下一步当如何?丞相可有军令传来?”

    “安国再过两三日可能就到了,到时候他应该会带来丞相的军令,且安心等几天。”

    这一回轮到冯永惊讶了,“阿兄也要过来?”

    “是啊,你睡觉的时候,安国就已经派了快马传消息过来,说是丞相还没到冀城,就已经传令给他,让他领军前来。”

    冯永顿时有些不解,区区街亭,竟然还要用到关兴和张苞这两个人一起守?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到沙盘上,只见上头街亭、清水,乃至临渭的位置都插上了小旗子,当下便脱口而出地说道,“丞相这是打算从街亭进军清水?”

    张苞竖起大拇指,赞赏道,“你这眼光,确实厉害!”

    吴懿从西而东,关兴张苞从北至南,汇合于临渭。

    收拾完广魏郡这个钉子,那么关中进入陇右的通道就全部掌握在大汉手中,陇西没了援军,只能不战自降。

    凉州人马若是不想被留在陇右,也只能乖乖地从哪来回哪去,否则,大汉不介意一鼓而下凉州之地。

    “那略阳呢?略阳是谁在守?”

    冯永提起这个最先被破的地方。

    “句扶。别人都在传你小子会识人,看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丞相本是让那句扶协助向长史守冀城,我得了丞相之令,日夜兼程赶回冀城后,发现他领军确实有一套。”

    “再加上街亭的消息传过来,他一再请战,我看他是你的人,所以便把他带出来了,此次重夺略阳,他就是攻城先登。”

    “我看其人颇有勇略,所以便让他驻守略阳。”张苞看向冯永,“你觉得如何?”

    “若是从一开始就让句扶守略阳,张郃根本没有机会翻过陇山。”

    冯永毫不犹豫地说道。

    只是可惜,句扶的资历还是太浅。

    “既然你都这么说,那吾便是没有用错人。”

    张苞点头。

    “如今街亭有张家兄长,那我便领军回守陇关。那些伤兵,我让人带他们回冀城……”

    冯永得知了陇右的局势,诸葛老妖又回冀城亲自坐镇,看来大局当真已定,自己本就是陇关守将,还是先回去再说。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张苞连忙阻止道,“你手下这般多的将军,随意挑一个领军回陇关就成。”

    “至于伤兵,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到时你再派人领着你营中的伤兵一齐走,这些都不用你操心。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多呆几天。”

    “为何?”

    冯永奇怪地问道。

    “若是你的人回陇关了,那街亭的可用之兵,基本也就是我带过来的两千骑军和那些羌胡。”

    “那些羌胡如今只认你,你不在这里,叫他们如何能安心帮忙守街亭?人家前晚给你烤了那么多的羊肉,你连多陪他们呆几天都不行?”

    说这话的人是有什么说什么,但听这话的人却是多想了。

    冯土鳖嘴角抽抽,却又无力吐槽,“多呆几天就多呆几天,什么叫多陪他们?听着怪渗人……”

    “本来就不用你干啥,没事你去跟他们多聊几句,比什么都好使。”

    张苞浑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也行吧。”冯永只得点头,然后随口问了一句,“张家兄长既然已经把溃兵收拢了,那有没有找到马谡?”

    “怎么可能没有找到?我可是特意派人去找的。”

    张苞脸上带了恼怒之色,“即便是略阳城有失,但只要街亭能守住,那也不至于这般狼狈,然这马谡既不好好守街亭,在与张郃相遇时又举措失当,当真是废物一个!”

    “故我派人在溃兵里找到了他,就把他关起来了,准备和伤兵一起送到冀城,让丞相处理。”

    冯永听到张苞说起这事,就想起了伤兵营里,当下心里亦是一阵窝火,点头道,“我想去看看他。”

    “有什么好看的?经过此事,他即便是不死,估计也要被贬为庶民,流放边地,永不再用。”

    张苞很是厌恶地说道,“你立下了大功,就少与那等人沾惹,晦气!”

    “只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他罢了。”

    “待会我便派人带你去。”

    “多谢兄长。”

    作为诸葛亮最为倚重的门生,马谡若是当真如张苞所说的那样,完全是一个废物,那就是假话。

    毕竟他在当汉中太守的这几年,汉中能这么快恢复元气,他也是有功劳的。

    整治水利,鼓励垦殖,甚至还亲自出面和牧场达成协议,用官府的名义租借耕牛,然后再转借给农户,这一措施就惠及不少汉中百姓。

    还有就是早早屯了粮,为北伐做准备,也算是深得诸葛老妖之心了。

    听到张郃攻打略阳,他决意出兵,其实也不算错——若是李盛能紧守略阳,马谡自己能指挥得当,未必没有机会击败张郃。

    他错就错在不识人,也不识己。

    高看了李盛,也高看了自己。

    眼高手低,不外如是。

    一面土墙,三面木头栅栏,里头再用枯草败叶铺成草榻,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这就是张苞特意划出来当作关押马谡的牢房

    冯永刚一进去,一股发霉腐烂的味道便扑鼻而来,让他不由地掩住鼻子。

    浑身散发着酸臭味的马谡披发跣足而从,听到有人走进来,抬着看了一眼,竟是急忙转过头去,举起衣袖,不敢面对冯永。

    虽然马谡抬头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但已经足以让冯永看清他的脸。

    再没有了往日的翩翩儒雅,也没有了往日的自信骄傲。

    唯有满面的污秽,与羞愧不安。

    冯永看着他这番模样,不由地叹息一声。

    “马将军,若你能在汉中好好当你的太守,何致于落到这等境地?”

    马谡袖子举得更高,头埋得更低,不言不语。

    “我与马将军初次相见,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吧?一眨眼就过了五个年头。”

    冯永也不逼迫马谡,只是坐到他的对面,缓缓道,“将军当初可记得那时,你对我的评价是什么?”

    藏在衣袖后面的马谡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言语。

    “你当时可是称我为冯颠子呢,后来我制曲辕犁和八牛犁,你还曾为此道过歉,当时我可真觉得你胸怀不错。”

    “待我去了南乡,你又成了汉中太守,还曾好几次过来探望我。南乡能有今天,其实是与马将军特意关爱离不开,对此,其实永心里是很感激的。”

    冯永眼中带着惋惜之色,“马将军治理汉中,颇有成就,所以在永看来,若是将军能安心牧守一方,以后未必不能步入朝堂成为重臣。”

    “然将军却有大志于军伍,永对此本也无资格说些什么。但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也。永有一事想不明白,欲请教于马将军。”

    “柳隐既是军中副将,既然丞相要马将军分兵把守略阳,按理第一人选应该就是柳隐,为何将军弃之不用?”

    冯永今日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马谡当初究竟是怎么想的,才能做出那些脑残操作。

    马谡沉默了许久,这才放下袖子,却是仍然低头,看着地面,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声音嘶哑无比,“军中令出多门,冯将军以为可否?”

    “自然不可。”

    “然那柳隐,先是不同意驻军于山上,非要自己领军扎营于城中。后又私下里向丞相禀报,害我不但被丞相斥责了一番,甚至连手中兵力都被夺走三成。”

    “冯将军,我知他与你的关系非比寻常,他能有今日,皆是受你举荐之故,但说句掏心肺的话,换了你来做这一军主帅,遇到这种事情,你心里会舒坦?会对此等事情视而不见?”

    马谡终于抬头看了冯永一眼,但见他目光黯淡,“某没有趁机寻他的麻烦,只是冷落了他,不算过份吧?”

    冯永一怔,自己当初只顾着保全后路的安全,却是没想过贸然插手他人统领的军中之事,乃是犯了忌讳。

    让马谡误会了柳隐不说,同时也为略阳失守埋下了隐患。

    只是想起历史上马谡不听王平劝阻,若是自己让赵广去跟他说,只怕他也同样听不进去——所以这个事情最后还是得跟丞相告黑状来解决。

    冯永有所遗漏的,就是没有事先跟马谡沟通,然后若是他还不听取意见,再行禀告丞相。

    只是这等关系自己生死存亡的事情,又是在战场上,哪有时间和心情去走这些流程?

    想到这里,冯土鳖干咳一声,“那柳隐劝你在山下扎营,总有理由吧?我亦曾在那街亭驻留,街亭南山,虽然有地利,但山上并无水源。”

    “若是曹贼围而不攻,断你水源两天,只怕大军就要不战自溃,你就没想过?”

    人不喝水三天则死,所以没人会傻到在山上死等三天,只要两天内冲不破山下断水之敌,大军则必然自己败逃,根本用不着等到第三天。

    马谡张了张嘴,又垂首默然不语。

    “你也不服气。”冯永却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贼未至前,谁都觉得自己可以退贼。但你也是领军与贼相持的人了。”

    “你扪心自问,可当真有把握居高而下,杀败张郃所领的贼军?”

    说着用手扫了一下地面,又在周围找了找,找到一块小石子,随意画出一个方框,“这是街亭。”

    然后又画了一个三角形,“这是南山。”

    再画一条粗线,“这是流经南山脚下的河水。”

    马谡所倚仗者,不过是设想曹贼过来,为了尽快打通街亭,会着急攻山,却是没想着对方会围而不攻。

    只要围而不攻,再断你水源,你居高而下有个屁用?从山上冲下来,人家只要再让出一大块空地,你的冲势早就没了,反而会白白耗费体能。

    到时候骑兵再迎头一冲,别说冲破敌人的包围,自己只怕就得被反冲回山上去。

    冯永分析完,然后问道,“马将军觉得然否?”

    马谡只觉得脸上发烧发烫,羞愤欲死。

    冯永吐出一口气,说道,“我说得没错吧?其实说起来,你山上扎营的事是我向丞相说的,与柳隐无关。”

    马谡惊讶地抬头,觉得有些不对,冯永却是没有给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但不管如何,略阳街亭之事,你的所做所为,令将士死伤无数,此乃是不争的事实。”

    “我不知道丞相将来会如何处置你,虽说将士战死沙场,乃是宿命。但你让我手下的将士白白牺牲那么多,我的念头总是不通达。”

    念头不通达,就得想法子通达了。

    冯永站起来,一手揪住马谡的衣领,把他提起来,猛地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咬牙道,“烦请你让我通达一回!”

    马谡闷哼一声,弓下腰去。

    冯永又是一膝重击上去,直接把他撞到墙上,“告诉丞相你在山上扎营之事,是我考虑不周,就少打你两拳吧。但剩下的,你总得要补偿我才是。”

    “我让你饱读兵书!”

    “咚!”

    “我让你兵法有云!”

    “砰!”

    “好好治理汉中不好吗?”

    拳拳到肉,脚脚带风。

    “非要跟过来添乱!”

    ……

( 蜀汉之庄稼汉 http://www.ayaxs.com/2/2886/ ) 移动版阅读m.aya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蜀汉之庄稼汉》,方便以后阅读蜀汉之庄稼汉第0611章 私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蜀汉之庄稼汉第0611章 私刑并对蜀汉之庄稼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