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武争锋

第两千三百五十八节:既生有方,何生秦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情殇孤月 本章:第两千三百五十八节:既生有方,何生秦枫

    这一下崔巍这点没笑出声来。

    本来法正这般胡搅蛮缠,让崔巍等人的地位非常尴尬。

    没有想到的是,秦枫居然主动要求与荀有方一战。

    这简直就是自己找死啊!

    崔巍赶紧说道:“既然秦枫你主动请战,那今日就算你输了,你也无话可说,是不是?”

    面对这个崔巍明显给自己挖的坑,秦枫并不着道,他沙哑声音,轻声说道:“千秋功过,后人评说。”

    秦枫目光盯住面前的荀有方,竟是让后者有一种被秃鹫盯住的难受感觉。

    “既然有人不怕千秋后人悠悠之笔,我若退后一步,他便得寸进尺百步,不若毕其功于一役!”

    荀有方听到“毕其功于一役”顿时就气得七窍生烟,他厉喝道:“秦枫,你屡屡激我,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这是自己找死,须怪不得我了!”

    秦枫淡淡一笑,依旧抬起手来,手掌向上,只说了一字:“请!”

    荀有方怒极反笑,他大声说道:“好,那我问你,你可知读书人的三不朽是哪三件?”

    秦枫淡然说道:“立德,立功,立言,是为读书人的三不朽。”

    荀有方见秦枫从容开口,不禁冷笑道:“你既知如此,当知立德是在第一位,你经世家却主动将第一位定为立功,凡事讲究经世致用。”

    他见秦枫不说话,言辞便是更加跋扈嚣张起来:“这等自甘下贱的行为,如何能登大雅之堂,如何在诸子百家之中作万世师!”

    秦枫听到荀有方的诘问,眼睛余光又看见了微微点头的言一诺,心中顿时了然。

    这最后一问,必然不仅仅是荀有方自己参悟出来的,至少也是经过了言一诺的点拨,甚至这等拿读书人的最高追求“三不朽”来抨击经世家的狠招,本身就是言一诺自己参悟出来的。

    甚至有可能是当初他对抗于林时就一直留着没用的胜负手。

    此时此刻,便交由言一诺在曲水流觞文会上提出,用以一锤定音。

    秦枫看向面前的荀有方,他淡淡一笑说道:“好,那你问我一个问题,我便也问你一个问题,如何?”

    荀有方微微一愣,秦枫却是声音沙哑,缓缓问道:“孔圣在《论语》中曾言,以一言说尽读书人之远大抱负,你可知是哪一句吗?”

    荀有方本来还以为秦枫要故意问一些偏门的旁经,来让自己答不上来,削弱他的气势。

    须知气势上若是输了几分,在如今这种最关键的辩论上,的确是会影响到胜负的。

    只是,此时此刻,他听到秦枫居然问的是《论语》中的字句,荀有方心中大定。

    他当即冷笑,略一思量,张口便说道:“这有何难?”

    没等秦枫追问,荀有方便冷笑说道:“读书人之最高抱负便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就是所谓的‘修齐治平’,这是坊间蒙童都知道的话,你竟拿来问我?是你自己学艺不精,还是故意想来笑死我?”

    面对荀有方的挖苦,秦枫丝毫不为所动,淡淡说道:“你既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当中修身是在第一位,如不修身,便不可齐家,如不齐家,便难以治国,一国难治,天下治更是痴人说梦,对也不对?”

    荀有方微一思量,似是确认秦枫所说并无什么阴险陷阱,他便朗声说道:“本就如此。先修身,然而齐家,齐家然而治国,治国然后平天下。怎么,你经世家对此还有异议不成?”

    秦枫见荀有方这般说了,他淡淡一笑,嗓音沙哑说道:“我经世家并无异议,只不过荀有方,你所说与所知,似乎不太统一啊!”

    没等荀有方意识到秦枫所指的究竟是什么,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说错了话,被秦枫抓到了把柄,秦枫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发动了胜负手。

    “既然连你都知道,修身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等等一切读书人未来大大小小功业的基础,如何会有我经世家只崇立功,不管立德,自甘堕落,自甘沉沦的谬论!?”

    秦枫一言落下,坐在上首的言一诺登时眼神一变,轻声自语:“不妙!荀有方着了这小子的道了!”

    他旋即用传音入密对一旁的崔巍道:“崔巍,一会如果荀有方不利,你可出言助他!”

    崔巍听得这话,心头骤然一紧。

    看上去好像是言一诺要崔巍助荀有方一臂之力,实际上是言一诺不惜一切代价要让荀有方赢下秦枫,一切后果则都要崔巍来承担了。

    这哪里是叫崔巍出言指点,这是要崔巍亲自断掉自己的文路去助荀有方一臂之力啊!

    言一诺见崔巍不说话,语气略有了一些怒意:“怎么了?你的一切都是本夫子给的,你舍不得?”

    崔巍只得用传音入密回答道:“弟子不敢,弟子不敢!”

    此时此刻,荀有方听到秦枫的辩论,心内骤然一沉,自语道:“不好!”

    荀有方眼神一动,以攻代守,登时大喝道:“秦枫,你这是混淆是非黑白!齐家,治国,平天下乃是君子之功,岂可与你经世致用鼓吹的事功,等同视之!你这是信口雌黄。”

    秦枫嗓音沙哑,此时语气却已是比较之前充满了更多的信心,他笑道:“古往今来,成彪炳千秋之大功业者,谁不有令人交口称赞的大义大德?你何曾见过卑鄙小人得以立下千秋功名?”

    秦枫吃力地抬起手来,指向兰溪对面的荀有方:“立德、立功、立言,此为读书人之三不朽,立德第一,其次立功,无从立功,只得立言。无论立功还是立言,在我经世家看来,立功必然是致用,立言还未必是致用。”

    他笑着说道:“若不立德,无以立功,若不立德,更无从立言。即便能够下笔千言,也不过是误人子弟,千百年后自被人弃之如弊履,嗤之以鼻。所以……”

    秦枫所言郎朗,飘荡于兰溪之上,竟是让旁听的一众法家、兵家之人都微微点头。

    更有甚者,上清学宫儒家居然也有人听着听着,不自觉地点起头来。

    但很快就有旁边的同窗或拉袖子,或掐胳膊,让他们回过神来。

    毕竟他们的屁股还坐在上清学宫儒家这里,若是对经世家秦枫的理论心悦诚服,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秦枫语气层层递进,语速也是越来越快,竟是如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声势骇人至极。

    “譬如学宫稚童,需要每日学习句读,默写章句,成年读书人要否?因为寻章摘句不过蒙童所学,而立之后的读书人对圣贤经典已可信手拈来了。同理,能够立下经世之功的读书人,必然已经立德,否则根本无从立功……”

    秦枫没有给荀有方争辩的机会,他一指点向荀有方,一声低喝,声音不高却如当头棒喝:“所以,我经世家讲究立功,非是自甘堕落,乃是更高的要求。荀有方,你还有什么话说!”

    最后一句,秦枫乃是将浑身文气彻底抽空激荡,在一浪高过一浪的酝酿之后彻底迸发,浑身浩然气以这最后一句为引,全盘压上。

    原本平流无波的兰溪之上,罡风骤然起,秦枫身上白袍猎猎作响如旗帜,狂风劲吹。

    一霎那,仿佛天地加持在秦枫身后,一语落下,让对手举世皆敌,如遭千夫所指。

    “千夫所指!”

    法家传人法正大声惊叫道:“秦枫居然使出了学宫祭酒才有可能施展出来的‘千夫所指’异象!”

    不止是法正,端坐于兰溪之畔,一直作壁上观的兵家传人,号称“小兵圣”的楚惜白也出声道:“一言可判定生死,辨善恶,可千夫所指,可万民称颂。正是‘千夫所指’异象,错不了!”

    听到“小兵圣”都为秦枫开口了,所有还在场的人心头陡然一惊。

    谁都不曾想到,秦枫在此等绝境之下,居然能够跨越文位,甚至无视上清学宫的文位,直接施展出“千夫所指”异象。

    此时此刻,被“千夫所指”异象笼罩的荀有方,只觉得普天之下,所有的文人都在对自己口诛笔伐,都在历数着他的种种错谬与不堪。

    原本就因为秦枫今日在曲水流觞文会上风头出尽而大受压抑的文心,竟是有了开裂的迹象!

    文心开裂,则大道崩碎,几乎再无成为圣人的可能!

    除了极其少数的妖孽,破而后立,还能够一举入天人,成为圣人。

    大部分天才在文心开裂之后,无一不是泯然众人。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荀有方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

    他知道,言一诺当然也知道。

    可就在言一诺频频向着身边的主持人崔巍使出眼色,要他点醒荀有方,帮助他保持文心完整和念头清明的时候……

    令言一诺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

    崔巍自始至终,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对于言一诺的频频暗示,他置若罔闻,一言不发!

    霎那之间,荀有方就好像是

( 儒武争锋 http://www.ayaxs.com/1/1470/ ) 移动版阅读m.aya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儒武争锋》,方便以后阅读儒武争锋第两千三百五十八节:既生有方,何生秦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儒武争锋第两千三百五十八节:既生有方,何生秦枫并对儒武争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