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第1202章 有心无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让你窝心 本章:第1202章 有心无力

    玉哇失和伯答儿虽然不忿,但是面对比之自己资历和品秩皆低上一大截的贺惟贤毫无办法,只能是哀叹自己生不逢时。

    怯薛军是蒙元前期的王牌部队,在成吉思汗、窝阔台、蒙哥等大汗的统帅下,怯薛军中自然是谁的弓箭技术好、谁的刀法好,谁就更有可能脱颖而出。而云都赤的就是蒙元大汗的带刀侍卫,只有刀法满级的高手才能充当,“四勇”之一的忽必来就是典型。

    按照蒙元的规定“云都赤,乃侍卫之至亲近者……虽宰辅日觐清光,然有所奏请,无云都赤在,不敢进”。也就是说只有云都赤在场时,蒙古大汗才会和大臣见面,可以在旁听大汗与臣僚、将领议事,但是他们的作用也仅限于此,并不能参与军机。

    不过在成吉思汗时代,也正是战争最为频繁的时期,即便是大汗同样时时有被对手斩杀的危险,且还要面对内部人的威胁,云都赤作为贴身保镖,当然深受信任,也因为勇武会被提拔重用,充当带兵将领。而转折发生在忽必烈称帝立国号之后。

    怯薛军逐步丢掉了野战功能,就连护卫权也被侍卫亲军分走了大半,变成了内廷权力机关,怯薛军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伺候好大汗。而除了玩儿刀的云都赤外,大汗身边还有专司宽衣解带、管理衣物的速古尔赤,掌管文书的必阇赤、书写圣旨的扎里赤、传译的怯里马赤等等。

    无论古今谁都愿意任用自己的身边人,不仅是了解底细,还因为日夜陪伴中有了感情。所以谁和大汗的关系近,谁就更受重用。和玩刀的傻大个云都赤相比,给大汗宽衣解带、管理衣物的速古尔赤参与朝会的次数更多,自然更了解大汗的心思,给大汗们当参谋的机会自然就多。

    贺惟贤他爹就是因为担任速古儿赤而赢得了忽必烈的信任,当然其也是有些才能的,在他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兼任了大汗的机要秘书,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不过速古尔赤们还不是元朝怯薛军中最掌实权的人,掌管文书的必阇赤、书写圣旨的扎里赤、传译的怯里马赤职权都在他们之上。

    由于早年元朝皇帝们汉语水平有限,传译的怯里马赤也成了朝会上的重要人物,他们还负责把蒙古语的诏书翻译成汉语。我们见到的那种“字都认识,就是不知道说的啥”的元朝诏书就是他们的作品。怯里马赤在元朝非常受尊重,忽必烈参拜孔子像时,就把孔夫子比作长生天的怯里马赤。

    书写圣旨的扎里赤也手握实权,他们可以“圣旨,咱家给他写一张”,直接用怯薛的名义颁布旨意,这叫做“内传旨”。他们和必阇赤们经常联手瞒着元朝皇帝颁布旨意,涉及到经济、司法等各个方面,因此惹得这些家伙们不高兴,给你弄道假圣旨,就能让你家破人亡,怨都没处诉去。

    必阇赤掌管文书,怯薛军变成了内廷权力机关后,他们也相当于明朝的司礼监公公。必阇赤的长官往往换一个身份就是元朝中书省的负责人,耶律楚材、镇海等人都是直接从必阇赤变成了中书高官官。他们还不时客串元朝御史台的官员,和怯里马赤成员一起构成了给事中的主力,等于把元朝的决策、监督、六部都掌握在手中。

    所以此时拿刀的云都赤被四种同行挤在下面,成了怯薛军中的二等公民,哪怕刀法满级也毫无办法。总之,这个世界永远这样:你再能打,也混不过跟领导关系好的!而深知内情的玉哇失和伯答儿即便外放领兵,依然在贺惟贤面前不敢造次,哪怕气得要死也得憋着。至于上奏大汗评理更是不敢,弄不好大汗还没看到,一道内旨就已经先到了……

    在定下奇袭宋军后方大营的作战计划后,主持此事的西路军达鲁花赤贺惟贤也开始忙碌起来。他首先与都帅土土哈送去书信,禀明了自己的设想,并强调了此战成功的意义所在,请求其批准。这其中既有其的无奈,也是聪明之处。

    贺惟贤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份的,知道大家供着他,不过是担心向大汗打小报告,却并非对自己敬服。其次他只有督查之权,并没有调兵的权力,否则就有擅权之嫌,因而必须得到主帅的认可。再者,他也明白打起仗来刀枪无眼,死人更是平常事,那些对自己心怀不满的军将对自己放冷箭、打闷棍也非不可能,届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有了主帅的背书就不同了,诸将遵从的是主将的命令,而非他贺惟贤。且事有万一,一旦作战失利,总需有人承担责任,自己不过是遵令行事,事败就能将责任推给土土哈,自己最多只需承担督查不利的罪过,伤及不了自己的根本。

    两地相距不远,书信送到归德府主帅处当日便可往返,土土哈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对于奇袭宋军后方大营的计划倒是并不反对。此外也心知惹不起这位内使,将其派到符离前线说是让其立功,其实也是变相将其支走,省的给自己找事情。

    于是乎土土哈原则上批准了作战计划,但是也嘱咐此战事关重大,用兵需要谨慎,诸事要与众将多商议,定要判明敌情再行动,万不可鲁莽,以免被敌反杀。可贺惟贤却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以‘未免生变,事不宜迟’为由调兵准备行动,为保证此战成功,他将亲临前线督战。

    想法有了,背锅侠也找好了,但是贺惟贤在与两位主将商议详细行动计划时产生了分歧。按照他的设想此次行动至少要出动五千兵马,搭乘船只傍晚出航,利用暗夜接敌。待靠近敌营后,以一千火器卫为前锋率先向敌水寨发动攻击,打破水寨毁掉其中停泊的漕船。而中军弃船登陆,利用水上激战之时,向敌岸上大营发动袭击,直取南朝皇帝行营,将其生擒。而他则坐镇后军,随时增援其它两部兵马。

    玉哇失和伯答儿听罢其滔滔不绝,声情并茂的讲述了作战计划,两人脸都快变成五线谱了,皆是黑线。他们皆知既然行动定位是奇袭,那么出动的兵力就是贵精不贵多,行动隐蔽。你浩浩荡荡的出动大批兵马,只怕刚出营盘就被敌方探子发现了,待你到了地方,对方早就做好了准备。

    其次,按照贺惟贤的战法,接敌后分兵攻打敌大营,哪里还是奇袭,而是前去踹营了。即便前时敌军没有发现,此时这么大阵仗就是瞎子、聋子也能发现不对了。况且屯粮重地,位置虽远离战场,敌军也会派出巡队往来巡视,布置明岗暗哨,你这么大明大摆的前去‘偷袭’兵力远胜于己的敌行营,那就是飞蛾扑火。

    如果再退一步说,这些问题皆不是事儿,宋军都是傻子、笨蛋,就是如此也根本发现不了己方的行踪,让他们直逼水寨之下才发现,己方神勇又顺利的攻破敌营,烧了粮草,捉了南朝皇帝。那也得考虑怎么去,又去哪里寻找这么多的船只,五千大军总不能游过去吧?

    另外计划还有一个重大漏洞,行动所需的兵力必然要从符离驻军中抽调,一次性的调离五千精锐兵马对他们来说不是个小问题,防线上必然出现漏洞。而一旦被对面的宋军获知,趁机发起攻击,在对方获得援兵后兵力已经占优的情况下,符离城很可能不保。

    而依玉哇失两人,此次袭击计划至多需要五百人,先行派出哨探,查明敌军布防和巡视规律及水流、风向。然后携带火油、火药和柴草的火船,趁夜暗靠近敌营潜伏在苇荡之中。待后半夜宋军防守松懈之时,先点燃水寨周边的苇丛,造成大火围城之势,迫使停泊于水寨中的漕船驶出水寨。再趁混乱之机,放出火船,焚烧敌军船只。

    至于生擒南朝皇帝,两人都没有敢想,不说行营防守严密,其亲卫也必是精锐,且难以摸清其具体驻地。一旦发生危险定然会先行撤离,别说五百人,就是五千人也难以寻找其踪迹。说是要生擒南朝皇帝,不过是为振奋士气之言,能否成功全看天意了。

    但是此时心怀激烈的贺惟贤对于两人的建议显然难以听进去,在他看来反对者都是嫉妒,担心自己抢了他们的功劳。不过现实还是给了他重重一击,那就是是一时间难以寻找足够的船只和熟悉水情的水手。要知道符离虽然是旧运河的必经之路,且也曾有前舟云集的盛况,可是南朝迁都后,战乱不止,航运断绝百年。

    加上新运河开通后,符离再难现昔日繁华,而随之衰落的就是水运,此时运河上已经难见结队行驶的舟船了。即使陴湖上尚有人渔猎为生,但是他们使用的也多是小船,搭载不了几个人。这让贺惟贤苦恼不已……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http://www.ayaxs.com/0/230/ ) 移动版阅读m.aya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宋末之山河动第1202章 有心无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宋末之山河动第1202章 有心无力并对重生宋末之山河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